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25章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
    薄九又是一顿。

    男人弯下了腰杆,嘴角还带着笑:“躲在这种地方是在做什么?”

    薄九偏头,看那个动作是想要将屏幕上的画面遮住。

    男人眸低一深,点点的危险从眼底掠过,当他的视线落在笔记本上出现的画面的时候,那抹危险也跟着隐了下去:“看来你还是个网瘾少年。”

    薄九就像是个被老师发现偷玩的学生一样,站起来的时候,笔记本就放在了那旁边,耳机被她的动作一带,直接掉了下来,连带着游戏的音效也从电脑里散了出来。

    这时候,薄九才看清楚了男人穿着打扮,白大褂里面衬的是毛衣,很斯文的长相搭配上金边眼镜,很容易就会让人失去戒备心。

    男人看到少年在打量自己,又是一笑:“放心,我不过是个校医,不像你们的老师,会管你们打游戏这种事,不过这里有表格你必须要填了一下,每个学生都要一份体检报告要上交,你这个时间转过来,也得有一份,先走吧,跟我去医务室。”

    薄九并没有完全的配合:“老师,现在是放学时间。”

    “就是放学了,才有时间填。”那校医往前面走着。

    薄九薄唇像是撇了一下,直接伸手将书包一拎,又甩在了背后。

    这时候的她,就像是一个纨绔子弟,甚至还有一点坏学生的痞气在那里。

    薄九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她呆的这个地方,并不容易被人找到。

    在这样的一所学校里,她也必须要时刻打起全部的精神来应对。

    就连薄九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风和日丽的模样,可只要她在这所学校里,就会觉得气氛不对。

    那样的气氛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而是非常细节的微妙。

    又或者是,刘佳宁的事情再给她警钟的同时,也让薄九在一定程度上感觉到了压力。

    所以对任何人,薄九都没有放松过警惕,眸子垂下去的时候,手指一动,抄进口袋里的左手,牢牢的攥着一个u盘。

    除了u盘之外,就是刚才的型。

    实际上,薄九最先察觉到有人来,并不是听到了脚步声。

    而是闻到了空气中的味道。

    那样的味道,她像是在哪里闻过,偏偏她又忘了,那是从哪里闻过的味道。

    两秒的时间差,如果坐在这里的不是薄九,而是其他人根本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一切痕迹都清扫干净,并且看上去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都到了这个点了,医务室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住校的学生在拿药。

    “坐吧。”校医一边着一边将笔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抽了出来:“就是这份资料,先填一下,一会做个基础体检。”

    体检?

    薄九的双眸一顿,以她现在的情况,如果做体检的话,也就意味着一切都会被曝光。

    这个体检她不能做。

    薄九双手撑着桌面,向前倾了倾:“老师,你刚刚可没有要做体检,我不想做,并且我也没有任何的病史,档案上都有写。”

    校医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眸光放深,接着笑了起来:“可以不做体检,但是有一点,把其他资料填好,我是负责所有学生心理辅导的,除了要知道你们身体的情况,也要清楚你们每个人现在的状态,这是学校要求的,不填也可以,明天把你爸妈叫过来好好谈一谈。”

    “真的是好严。”薄九一脸不情愿的态度。

    反而让校医的嘴角扬了起来,在他看来这个时候转学过来,本身就有问题。

    如果是真的出现问题,他一定要将人解决掉。

    现在看来,好像还有待观察,最起码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上去就只是一个不喜欢上学的大少爷。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转学,都已经快年末考了,不怕影响学习?”这话问的随意。

    薄九慵懒懒的答道:“家里给安排的,大概是觉得这里天高皇帝远,就算我犯点什么事都给帮我摆平吧,呵。”

    校医又推了鼻梁上的眼镜一下,接下来,他没有了问题,一时之间,医务室里只剩下了沙沙的写字声。

    那样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竟让薄九有了一种很想要睡觉的感觉。

    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震起来。

    薄九才将那种感觉甩开,手指划过屏幕,抬眸道:“老师,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有同学约了我。”

    “刚来就能认识到新同学,看来你应该是不会遇到问题了。”校医将笔放下,一语双关。

    薄九也问的漫不经心:“会有什么问题?”

    “这要看你们学生自己了,有些人融入集体的时候,多少会遭遇到一点困难。”校医一笑,话到这,就停止了。

    薄九心里想的还是那个没有来上学的人。

    并没有看出眼前的这个校医有什么异样来。

    只是她明白了一点,在这里,不要随便乱问问题,即便是她对校医口中的那些困难很感兴趣,薄九也没有让自己表现出丝毫,反而看上去很赶时间,带着少年特有的不耐烦。

    校医将所有资料都封档之后道:“单纯的同学关系没事,谈恋爱的话,学校不允许。”

    着,那校医朝着薄九摆了摆手,大概意思就是你可以走了。

    薄九刚要将书包拎起来。

    那边的人就又开了口:“对了,也不让带笔记本,你书包里的这个笔记本,就先留在我这里,我会交给你们的班主任。”

    薄九遁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那校医的手已经压在了她的书包上,

    “连笔记本都管?

    校医手指半弯,敲了敲桌面上的校规,那上面确实有一条写着不允许携带任何电子产品入校,点名了笔记本和手机。

    作为一个学生。

    最起码表面上是学生的人,薄九很清楚,一些东西必须要去遵守。

    而且,那样的时间差里,薄九并不确定,这个校医是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

    即便是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撤销了一切东西,但……

    “怎么,是笔记本里有什么秘密不能被发现?”校医又笑了起来。

    薄九抓了一下头发,像是非常苦恼的样子:“我晚上还要打游戏,现在已经放学了,我明天不带过来了就是。”

    “看来是真的有秘密了?”校医一边着,一边拉开了少年的书包,直接将笔记本抽了出来:“你刚刚应该不只是在打游戏吧?”

    薄九放在口袋里的那只手紧了一下,另外一只手伸了出去,那样子好像是想要阻止校医的动作。

    但很显然,不会来得及。

    笔记本被掀开,屏幕顿时亮了起来。

    那校医在扫了桌面上播放的视频之后,眉头挑了一下:“原来是在看这种东西?”

    薄九伸手,将笔记本一合,脸上多少带了点红润。

    校医笑了:“也正常,谁没年轻过,笔记本上有这种东西确实也不适合交给你们班主任,多看看校规,最近查的严,以后这种电子产品还是不要带进来了。”

    薄九嗯了一声,书包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在那一瞬间,校医也有没看到的东西,比如预览器记录。

    薄九合上笔记本的时机很对,并且那一段视频,足以让很多人,忽略掉屏幕低端的标志。

    墙上的钟表划过六点。

    这时候的医务室是真的没了其他学生。

    昏黄的光打进来。

    离开的薄九并没有注意到她身后那个校医的目光。

    深沉中带着浅浅的探究。

    接着,是电话响起的声音。

    校医把手机拿起来,放在了耳边:“喂。”

    “繁嘉回来了,资料都查过,这边已经没有问题了。”是毒蝎:“我要不要去和那个太子接触一下”

    校医踱步走到了窗边,眸光并没有从离开的少年身上收回来:“可以接触,拖对方两天,我这里很快结束,两天之后,我们就会多很多帮手,很快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救人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人只会让他们感觉到地狱的存在……”

    校医的声线比起刚才来,明显有了不同。

    在面对学生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倾听者。

    然而实际上,只有当你倾听之后,你才能更好的掌握每个人的心理。

    那些来做调查的人,想了太多的办法去调查校医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联络这些学生,又是用什么模式来进行的心理暗示。

    可是调查半天,却没有一点结果,就是因为卡王本身就在学校里,并且他的身份,根本不会被人觉得有任何的问题。

    有谁会想到,一个看上去温和无害的校医,会是所有阴暗的制造者。

    卡王的伪装,浑然天成。

    与其是伪装,倒不如是他的本职就是一个医生。

    教授出身的他,本身就很清楚每个学生是怎么想的,再加上他主攻心理学。

    这样的他在校园里,一点都不违和。

    所以,不仅仅是部队里的人没有将卡王找出来。

    就连薄九,也没有往这方面想。

    这才是最危险的……

    此时,一千多公里开外,一片凌乱的居民区的市场里,一个面积颇大的大棚附近,不时的有几个拿着半自动冲锋枪的人,来来回回地四处巡视。

    大棚里面,各式各样的赌博项目应有尽有,每种赌博项目桌前都围满了赌徒,在场的赌徒们,一个个扯着脖子大喊着自己想要的数字,奢望着自己能在这里赢的盆体满钵。

    但在这里,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放在桌子上的筹码,而是烟雾缭绕的味道,随处可见。

    “你确定对方约在的是这里?”装了一天暴发户的太子爷侧过头去,问着身边的猎人。

    猎人偏头:“对方联系的是,那个卖军火的从中间牵的线,你呢?”

    太子爷压低了声音:“让我,这和身陷狼窝没区别,为什么会答应,就算答应,也得准备点武器啊。”

    “你以为让你穿这身衣服的目的是什么?”猎人错身,保镖定位找的非常好。

    太子爷反问:“难道不是想要让我富的更明显一点。”

    就这里,放眼望去这么多人里,只有他穿着大皮衣,衣服上叮叮当当的都是金属制品。

    只是,很快,太子爷就发现,或许连这件大皮衣,他都穿不进去,因为就在赌场的正门入口处安装了一个检测门,任何金属物品都不能带进赌场,而只要想进去的人,就必须要经过这个检测门。

    所以在赌场大棚的里面,除了这些看场子的毒匪外,没有一个外人能带着武器进入,就连一个指甲刀都不行。

    在看到那扇门之后,太子爷的眼底闪过一丝紧张,不由得看向旁边站着的人。

    不得不,大魔头果然是大魔头,无论看到什么,都能神色如常,并且气场枪强的很,只对着太子爷了一句:“不用管,直接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魔头那气场带的,太子爷也欣然的拿出了他暴发户的姿态,眼睛都像是长在了头顶一样,踱步朝着前面走了去。

    “先生,你们这样不能进。”果不其然,黑衣保镖伸出了手。

    猎人和驱魔师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身上没有藏着设备,但是太子爷那一身的金属制品,足够让检测器响起来。

    并且,那也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装饰品,有些武器拆开之后,就是这个样子。

    黑衣保镖刚一走过来,秦漠比对方更快一步开了口:“我们是你们老板请来的,你现在不让我们进去,是不想再要这单生意了?”

    黑衣保镖闻言,脚步都顿了一下。

    实际上别是黑衣保镖会是这个反应,就的这个气场,就算是对方的老板来了,估计也得被震到。

    黑衣保镖明显犹豫了:“稍等。”

    完这两个字,他侧过头去,对着蓝牙耳机那边了一点什么,很快他就走了回来:“是误会,老板自己等您很久了,请。”

    大概是因为秦漠看上去太过漫不经心,他单手还抄着裤袋,那样商业范的清贵,让周遭的人都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