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29章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
    因为班里唯一缺席的同学就是这个李锦。

    无论她的猜测对与不对,接触一下人,才能查到一些东西。

    如果李锦真有问题,那顺藤摸瓜,也能摸出卡王来……

    “来,先喝点水。”妇人的话将薄九的思绪拉了回来:“刚好阿姨也有点事想问问你。”

    薄九笑道:“您。”

    “班上是不是有人欺负锦啊?”妇人讲问这句话之后,又觉得这么不合适:“看我的这是什么话,就是这孩子总是不愿意去上学,我心里有点着急,问老师,老师那边也不上来,电视上不是总是演吗,孩子不喜欢上学,很有可能是在学校里受了冷暴力,我和他爸平时太忙,也顾不上他,弄的他长的都比平时的孩子慢,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现在连上学都是经常在医务室里,跑晨跑都跑步了,我就担心他心里有事,想不开。”

    薄九抬眸道:“抱歉了阿姨,我刚转过来,班里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没关系,没关系,阿姨就是随口问问。”妇人笑道:“你一会儿见了锦,别告诉他我问你这种事了,他会不开心。”

    薄九应了一声好。

    那妇人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钟表。

    薄九总觉得那一眼里带着害怕的成分。

    这里是她的家,她在害怕什么?

    很快,薄九就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了。

    因为醉酒回来的男人。

    薄九想大概这位阿姨让她进来,不单单是为了让自己避雨,更是因为多一个人,她就不会那么害怕。

    “家里怎么这么冷。”男人一进来就抱怨,声音还大的很:“你要你做什么,连个家都看不好,废物一个。”。

    妇人把东西从男人手里接过来道:“这不还没供暖呢,锦的同学来了。”

    听到后面那一句,男人原本的咒骂都咽了回去,只是脸色还不是很好,那样子看起来就是要打谁一顿才能消火。

    “饭呢?这么晚了不做饭,你是想饿死谁?”男人压低了声音。

    但即便是这样,薄九也听得道。

    妇人低声着:“儿子还没回来,等回来了再吃,这还有人……”

    “那是你儿子,不是我儿子……”男人后面的话。薄九听不清了。

    大概也两个人也知道家丑不能外扬。

    薄九来时查过李锦的资料,他妈妈是带着他改嫁过来的。

    来之前,她不是没有预料过会发生一些情况。

    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家庭环境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曾经大神就过,每一个案件的发生,实际上反应的就是犯罪者的心理诉求。

    薄九尝试着去用大神的办法,去大概的描述一个人。

    当然,她无法像大神那样通过心理侧写,联想到那个人的年龄,职业,甚至爱好。

    但有一点,越是在网络上拼命的证明自己是一个强者,那他肯定就会越弱。

    道理很简单,你拥有的东西越多,你反而不会去炫耀,只会当做平时的消遣。

    而越是没有的人,越是会晒在朋友圈里面,希望有人能看到。

    这是最寻常的例子。

    这样心态放在这里,同样适用。

    从这位王的行事来看,他喜欢掌控,并且很清楚用什么样的办法能让一个人明明没有受到拳打脚踢,却还是会感觉到难受。

    除非他自己经历并且反抗过。

    在那个班里,李锦应该是第一个受到排挤的人。

    只是有人压住了他想要反抗的声音。

    不仅仅是在学校,还有家庭,再加上本身的逆来顺受。

    渐渐的,形成了自卑又自傲的性格,他在网上发号施令,却在现实生活中让人很难去注意到。

    如果之前薄九还不确定她的判断,现在看到李锦的家庭环境,她基本上可以断定,就是他。

    并且李锦的继父很有可能有家暴倾向。

    薄九分析着眼前的情况,大脑冷静而缜密,大概和一个人呆的时间久了,确实会受到那个人的影响。

    如果是以前的薄九,不见的会琢磨出这么多来。

    薄九猜的没错。

    那位妇人确实不想让少年走。

    是因为家里好不容易来个人,男人总会有所收敛。

    这样一来,一会儿锦回来就不用再挨骂了,毕竟男人是个要面子的。

    于是还没等薄九站起来告辞。

    妇人就快少年一步开了口:“刚你叔叔外面的雨下大了,还有五分钟锦就回来,你先去锦房间坐坐,今天就留在家里吃个饭,也好给锦补补课。”

    “不用了阿姨。”薄九刚了五个字。

    男人也走了过来,身上还带着酒味,也在留人,就像妇人的,他好面子。

    只不过那男人眼睛扫过妇人时,却带着阴狠。

    即便是站在这里,薄九都能感觉到妇人的害怕。

    微微的颤,却还站在男人身边,像个以和为贵的女主人。

    薄九没有再推辞,毕竟去房间肯定能查出很多东西。

    并且她也看过一些关于家暴的电影,明白这样的婚姻如果再继续,很大一部分愿意是女人这边不想离。

    在华夏,婚姻两个字对女人来总是比对男人重要。

    她们每一个人都曾幻想着要嫁给自己的白马王子,过上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只是渐渐的,一些问题会出来。

    她们会发现她们那么喜欢的那个人,并不是她们想象中的样子。

    他会喜欢上别人,有的是时候是因为外界的诱惑,有的时候是因为压力大想找刺激,有的时候只不过因为外面的姑娘年轻。

    他会觉得她们是解语花,你是黄脸婆。

    甚至于,他会打你,喝醉了打,在外面受了气打,觉得不痛快了还打。

    一开始的时候,你难以忍受,毕竟你想要的不是这种日子。

    就会有无数人出来,劝你,你要忍你要忍,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孩子,不能离婚。

    你离了婚,人们会怎么你,孩子怎么办

    于是你忍了,那个求你原谅他的男人越来越不珍惜你。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你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有人给你机会反抗,你或许都会嫌别人多管闲事。

    毕竟你只是让你丈夫对你好一点,又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他。

    这就是部分家暴家庭。

    因为无论出了什么问题,打的多严重,都是自己的老婆,怎么?还管的着他老婆了?他老婆乐意让他打!

    这是在法庭上经常听到的话。

    这样的男人可不可恶,可恶。

    但好笑的是,一旦有女人出来反抗,告上法庭。

    一些人就会冒出来,不痛不痒的评价

    “连自己的老公都告,这女人怎么想的啊。”

    “不就是自家男人在外面偷了个腥,想也知道是外面勾引的,找那人算账就行,自己的日子还得过,闹什么老公,女人有的时候就应该聪明一点。”

    “挨几下打怎么了,还不是自己好吃懒做,真服了。”

    通常情况下,这些话的都是女的。

    而可怕的是,家暴,会上瘾。

    长期下去,女人根本无法离开对她家暴的男人。

    心理学上的知识,有些解图出来确实会让人害怕,可现实就是如此。

    那些卑劣的,喜欢嚼舌根,颠倒黑白的人,才是真正的饲养员。

    这个世界,从某些方面来讲,非常的公平。

    你是什么样子的人,吸引的就是什么样的人。

    如果一些触犯到原则的事,还有人让你忍,让她自己去忍。

    美好的爱情有,需要的是你辨别出那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好男人。

    看眼前这两个人的相处,薄九很快就意识到,妇人离不开,也不会提离婚。

    毕竟她看着他的目光里除了害怕之外,还有一些类似期盼的东西。

    薄九想这大概就是让李锦心理不健康的原因。

    毕竟没有哪一个孩子愿意看到母亲被打。

    如果是时候,你会痛恨自己,怎么这么弱,却又害怕,因为害怕甚至连出手去救母亲的运气都没有,想的是要逃离。

    等你大了,你会在年少的时候爆发出一句:“你为什么不离婚!”

    而等到那个时候,早就已经晚了。

    病态的家庭养出来的孩子,通常情况下都会非常的敏感,并且即便是家庭条件还不错,也会如此。

    薄九倒是不怕有暴力倾向的,她手上功夫不会吃亏。

    担心就担心,李锦会是个什么事都往心里藏着,默不作声就能洗干净手上的血,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她今天的这趟拜访,很有可能会被他察觉出什么来。

    薄九一顿,本来拿起来的规划表格放在了一边。

    她必须要再心一点。

    这个人在学计算机编程还有……心理学。

    这两门无论哪一门拿出来,都非常的蹊跷。

    尤其是后者。

    现在薄九一看到心理学三个字,心跳都会跟着发慢。

    不能让人看出来,这两本书被动过的痕迹。

    薄九怎么抽出来的怎么摆了回去,非常专业的手法。

    她本来是想看看电脑上会不会有什么痕迹。

    打开主机,薄九不轻易间看见墙壁上的挂历被红色的笔圈出了日期,眉心皱了皱。

    26号?

    那不就是明天?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