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34章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
    坐在下面的学生,在听到少年最后一句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想笑。

    你不过我。

    也是没谁了。

    “哈哈哈哈。”有个圆脸的女孩真的笑出了声,并且越笑声音越大,最后停止了笑,站了起来:“我不想,可是我没有办法,每一次看到有人受欺负的时候,我都想去阻止,可是你知道那意味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接下来遭受排挤的就会是我,并且我很害怕,我相信谁都会害怕,毕竟我们不是你,这么的强。”

    女孩在这句话之后,还以为对方会像刚才那样怼回来。

    没想到少年一笑:“你这样的考虑没有错,所以这个时候就要体现集体力量,不要忘了,你们是一个班的,在我的印象里,上学大概是这个样子的,谁都不准欺负我们班的人,敢越班找事,不管你是哪个年级的,是不是比我大,直接给我跪这,我打不过,后方还有全班的力量,我们在一起不是为了欺负谁,而是告诉所有人,你们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内部要友好,男孩子保护女孩子,该男孩子出头的时候,男孩子不要怂,全班欺负一个人像什么样子,不定你出头帮了人,就会有人喜欢上你,对了,你们这些学生,不是就喜欢英雄救美的情节吗,现实上用一下,还可以提早摆脱单身汪这个称号。”

    “什么叫你们这些学生,的你好像不是学生一样。”一个男孩子在下面摸了摸鼻梁,之后又问了一句:“真有用?”

    薄九慢悠悠的回了一句:“你可以问问你旁边已经脸红了的女同桌,实在不懂,多看看言情,了解一下什么叫少女心,当然,少女心这东西一般都看脸。”

    闻言,学生们忍不住,再一次笑了起来。

    几个特种兵站在门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眸光落在了光影处那道西装笔挺的人影身上:“队长,那家伙……”

    “心理疏导,我们侦破的是心理案件,很明显这些学生的心理多多少少都有些病态,这个班里或许真的有无可救药的人,但同样的也有一些根本不愿意成为那种人的人,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教室里的气氛比刚才好了很多吗?”人影踱步走过来,嘴角带着一抹弧:“只是,真是叫人稀奇,没想到还能有一天看到冷血无情的z,给一帮学生做心理疏导,按照她以前的性格,大概只会做不会,秦漠的存在真的是让她柔和了很多。”

    特种兵们:……

    那家伙打残了三个人,并且还在教学生该怎么早恋。

    队长,你确定这是柔和?

    不是在给学校找事么?

    扶额。

    或许,真的只有人影能明白薄九这么做的用意。

    一场谈话,能暂时解除爆发的危机。

    这在心理学上,叫做黄金时间治疗点,当下发生当下沟通。

    当然,这些学生里还是会有那种人的存在。

    那种明明知道这个行为是在伤害别人,但是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的人。

    看表情也能看出一二来。

    卡王之所以会这么放心的走路,大概就是因为时机已经成熟了,只需要一个的催化,一些东西就能从心里发芽,继而用心理暗示来进行人质绑架。

    他们必须要弄清楚,那个催化的来源到底是什么。

    如果这一点不解决。

    那之前所有的事都等于白做。

    学校里有这么多的学生。

    哪怕是十个里只有一个被暗示,后果都会不堪设想,更不要在这里是有七成以上的学生已经变了。

    人影猜的没有错,卡王确实就是这么计划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份会被一个高中生提前认出来,如果不是有人及时赶到,他甚至还会栽在对方的手里。这让已经坐上越野车的卡王,双眸眯了眯,手指再次滑过屏幕,腿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笑了笑,像是在享受那种感觉:“如果你就这么死在那所学校里,秦漠应该就不会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了,真是可惜了这么聪明,就在那里陪葬吧。”

    卡王至今为止都不知道李锦已经被捕了。

    不过,在他的眼里,就算这些棋子都被捕了也没有关系。

    毕竟开启心理暗示的钥匙,并不在他们的手里。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

    没有谁会察觉到,也没有谁能够阻止的了。

    除非是秦漠过去。

    可是,已经晚了。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天黑的彻底,刚刚过完凌晨,距离天亮也没有几个时了。

    卡王向后靠了靠,斯文的脸被夜染上了黑暗。

    特别审讯室。

    大灯开的刺眼。

    李锦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少年,双眸晃了一下,接着开了口:“怎么做到的?”

    薄九眉头半挑:“什么?”

    “你在我家不可能没有动我的东西,是怎么做到的恢复原样的?”李锦那张脸白的有些营养不良;“不,应该是我母亲为什么会让你进来,还留了你那么久,你是怎么做到的?”

    薄九将手中的档案放下,到了这一步,李锦在乎的却是那些问题,卡王挑人确实很有一套,并且对方也很聪明。

    “很简单,因为有外人在,你的继父就不会对你母亲动手。”

    薄九一句话,李锦的脸色都变了,连攥着水杯的手都跟着用了力气。

    审讯室外面的人看后称奇。

    毕竟他们都已经审了这个李锦七个时了,所有的问题都问到了,话也了。

    这个李锦从头到尾情绪连变都没有变过,问什么都不知道不清楚。

    审讯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种犯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问不出来,偏偏他还很。

    这么的人,竟然会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他们已经是束手无策了。

    没想到少年一来,两句话就把对方的变了神色。

    这在审讯中是好事,最起码抗拒也是会泄露讯息的一种。

    李锦看着薄九,突地笑了,对着上方的空气喊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想知道的消息,你们现在放我出去,我就。”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