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35章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
    闻言,局里的人,纷纷对看了一眼。

    很明显,这是非常不对等的交换条件。

    可即便是不对等,他们也不能直接拒绝。

    因为在对方的手里,掌握着有关一整个学校安危的消息。

    这样的事情别是放在他们这种边境城,就算是放在全国,也是大事之中的大事,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

    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只能召开紧急会议。

    “刑侦那边查出了一些证据,在这个李锦的手里很有可能掌握着一些关键消息,不答应他,谁都不清楚会发生什么,如果三年前的那件事重演,造成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是答应他的话,就怕是放虎归山。”

    “能不能找人跟着他。”

    “这个办法刑侦那边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这个李锦有点邪性,就怕他现在也是在耍手段,他口中所的放了他并不是那么简单,这个孩子很聪明,他要求的是我们将他送出镜,他才会通过短信的方式告诉我们,卡王留下来的心理暗示究竟是什么。”

    “也就是到时候他走了,我们不确定他会不会给我们发这条消息。

    “对。”

    坐在中间的揉了揉眉心:“举手表决吧,看看是同意放人的多,还是不同意放人的多。”

    没有人动,谁都不想去做这个决定,毕竟这样的决定怎么做都不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李锦比起他被刚刚抓进来的时候,嘴角多么了一抹笑。

    那样的笑挂在他那张没有血色的脸上,总会让人觉得从心里不舒服。

    越是这样,人们越是担心。

    因为他们不确定在学校里还有多少像李锦这样的学生。

    查不出来,太多了,又或者是一些人表面看上去是这个样子,内心确实另外一个样子。

    第一次,他们觉得无力。

    这种无力是不出来。

    有一个刑警靠在墙上,大概是太累了,偏头点了一根烟,问着旁边的人:“你现在的孩子们怎么都变成这样了?”

    “大概环境不一样,去吃点东西吧,还有不到两个时,天就要亮了,我在这盯着。”警方已经派了很多人在学校内部看着,就是为了避免会有临时事件发生。

    李锦却不以为然,甚至还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老师过,你们在办案的时候,特别喜欢防范于未然,没有用的,无论你们怎么布置,都不可能赢得过老师,如果你们不想看到接下来会有人大规模的自杀,还是按照我的方法去做比较保险,放了我,我给你们想要的消息。”

    会议室是能听到李锦的声音的。

    每个人都变了脸色,着急的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放了消息在网上。

    他们正在想办法营救一群心理有问题的学生,为此不惜要将罪犯放出来。

    很快就有网友们开始留言。

    “看过这个学校发生过的事情,我真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学校,这里的学生们还正常吗?这样的学生,出来也会危害到别人吧,为了救这种人,就要将犯罪放出来,这件事本身就不太对吧。”

    “我倒是觉得这种学生没有了刚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管。”

    “就是,这样的人就该下地狱。”

    网上的言论越演愈烈,很多人都在愤愤,特别调查组,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还要面对这些东西,可想而知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压力会有多大。

    坐在中间的人,最终还是下了决定:“通知下面,放……”

    放人吧三个字,还没有出来。

    就听审讯室里突地又响起了一道嗓音,那嗓音不高不低,带着少年特有的音质:“李锦,到此为止吧,卡王到底下了什么样的心理暗示,你根本就不知道。”

    “这是?”会议室里的人开始骚动。

    其中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话,身着西装的人影站了起来:“诸位不妨听听。”

    有人想要这怎么可以胡闹,却在看到人影那张脸之后,把话都吞了下去,这,这,怎么唐家的那位少爷会在这里?

    审讯室里,李锦没有想到会有人出这一番话来,他放在桌下的手攥了攥:“我怎么不知道?老师在这里最信任的人就是我,他把一切都交给了我,甚至连他在班里埋下的眼线都能让我用,你们如果不想放人,就直接,我也无所谓能不能出去。“

    “李锦,自欺欺人也都要有个度。”薄九踱步走了过来,眼底带出了光:“刚刚我又去了一趟你的房间,关于心理暗示,你似乎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不然也不会有关于这方面的初级书籍,你和我心里都明白,如果你口中的那位老师在乎一点,就不会直接走人,你在他的心目中确实比别人更要好用一点,毕竟你聪明。可是无论是好用还是不好用的棋子,本质也都是妻子,像卡王这样的人,有什么秘密都会自己攥着,又怎么会让一颗棋子知道全部?恐怕你唯一知道的就是在今天会有事情发生,除了这一点,你恐怕对其他东西一无所知,既然你这么了解你的老师,你知道他到底是哪里人,经历过什么,做什么生意的吗?”

    李锦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有些勉强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知道。”薄九慢条斯理的很:“如果你真的知道,你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行为,你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让所有人的注意力点都放在你身上,这样一来,我们很有可能会忽略掉其他讯息,而心理暗示的启动不会被阻止,甚至会更完美的发生,你确实了一句实话,你根本无所谓能不能出去,因为你最想要看到就是那些欺负过你的人,统统都下地狱,你甚至恨你的母亲,你觉得她软弱无能,拼命的想要摆脱掉她给你的影响,之前你应该很开心,毕竟你成了决定别人命运的主宰者,那些曾经看不起你的同学,现在每一个都在害怕,你享受你带给他们的害怕,你要的无非是这些。”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