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42章
    “稍后我会把地址发到阁下的手机上,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人带着阁下来验货,第一笔预定金,阁下记得准备好。”

    完这句话之后,卡王挂断了手上的电话,身上还穿着白大褂,眼睛朝着电脑屏幕和后续报道看了去。

    他计划好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原本应该在这个点打电话给他的重要棋子,像是失踪了一样。

    他想要看到的大型校园踩踏事件,更是宛如缥缈的雾一般,连出现都没有出现。

    这意味着什么。

    卡王心里很清楚。

    这意味着那些他找好的人质,一个都不会出现。

    那些学生们,并没有来到边境上。

    他准备好的越野车也失去了该有的作用。

    一开始的时候,卡王还以为是华夏为了稳定人心,要把这种事情压下去,不做报道。

    后来在他等到消息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有一个人破坏了他所有的计划。

    竟然破坏了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精心准备的一切!

    卡王双眸渐渐的冷了下去,眼镜下面的那双眼,就像是蛇,泛着阴森森的感觉。

    mt地区的太阳一向很大。

    可即便是阳光再强烈,毒蝎也能感受到从前面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

    砰的一声!

    卡王拿起枪来,回头给了某个眼线一颗子弹,接着嘴角笑了起来:“真是没有想到秦漠看上的人还有这样的能耐,不过没有关系,也多亏对方,我们才能得到这么有用的消息。”

    着,他掂了掂掌心的通讯设备。

    在这里,任何人要联系外面都会留下记录。

    他特意让繁嘉标准放低一点。

    没想到还真能抓出耗子来。

    消息是发给谁的,他不清楚。

    不过里面的内容他非常的感兴趣。

    毕竟提到了华裔商人四个字。

    看来对方非常关心他这次的生意情况。

    这样一来,是不是从侧面明了,这群人的来历有问题。

    卡王心思沉,直接让人下手,将当初替华裔商人传播消息的抓了过来。

    一看那人,他就明白了三分,即便是对方到临死之前还在否认,他没有和谁勾结,卡王也并不相信。

    当然,也不否认那几个华裔商人是真的。

    但一旦对方是假的,那里面很有可能会有秦漠。

    卡王笑了,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抹去,如果真的是有秦漠,那这样的交换信息,就非常的等价了。

    没错,他失去了那学生人质,就相等于失去了一半的主动权。

    但是有一点,他占了绝对的优势。

    那就是他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而对方却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以为这一切都是顺利的。

    卡王踱步走到桌前,看着屏幕上的影像,突地笑了:“比起那些学生来,你才是最有价值的人质,可惜没有绑回来,不过,等到秦漠来了,任何关于你的消息,都足以让他变成另外一个人,起来还真的是感谢,让我在学校里发现了你。”

    繁嘉没有话,因为那道影像她再熟悉不过了。

    她找了这么长时间的人,没想到会被师傅先碰到。

    这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去做一段视频。”卡王的嗓音很平,情绪像是终于调整了过来,穿着白大褂,踱步走近了的电脑屏幕:“就用这段素材,具体内容做一下改变,是时候让秦漠第二次尝一尝什么叫做失去的滋味了,如果这次来的华裔商人真的是他,你做的视频就派上用场了。”

    不需要的太清楚,繁嘉几乎在下一秒就明白了她师傅的意思。

    当年,她接近他,故意假装成是他儿时的玩伴。

    没想到却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被他识破了。

    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足够明白,他的弱点是什么。

    找出那道防线,再进行彻底的摧毁,就此埋下了心理暗示。

    现在,师傅大概是要重启那段心理暗示。

    如果是那样的话,到时候那个人就会就此心性大变,成为他们的人。

    想到这里,繁嘉嘴角的笑再也压不住了,双眸盈盈:“我这就去准备!”

    游轮里,挂了电话的太子爷一脚踹开了眼前的椅子,双眸里带着压抑。

    在场的人,几乎谁都明白那种感觉。

    又一个战友被抓了,甚至不用想都能预料到,他会在卡王那遭受到什么样的残暴对待。

    不愤怒是不可能的。

    现在所有人的想法,就是要将卡王那个暴徒抓起来,让他再也没有办法横行于世。

    只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敲着桌面,反复的听着刚才的来电录音,直到听完第三遍,他才将耳机摘了下来,身姿挺拔,容颜俊美:“卡王在给你下套,每一句都是试探,这也从侧面明了一个问题,他在怀疑我们的身份,而你差点露了馅。”

    太子爷闻言一顿,眼睛都睁大了,他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

    他知道卡王有点像是在故意激怒他,但其余的他是真的没有多想。

    现在听了秦漠的话,太子爷只觉得抬手间,一脑门子的汗,卡王真的是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让人放不设防。

    “如果卡王真的怀疑我们的身份了,那,这场交易我们还去不去?”魔术师隐约的感觉到了不安。

    秦漠站了起来:“不要忘了这次的行动任务是什么,我们会被怀疑很正常,卡王本身就是多疑的人,再加上谁都不会立刻相信一个刚刚接触这个圈的华裔,先把这边的情况做个汇报给上面,胖子,去查一下,被抓的特种兵是哪个部队的,还有哪些游客人质,看看要怎么营救。”

    “是。”

    几个人散开,各自行动了起来。

    华夏方面在接到秦漠的消息之后,在第一时间召开了大会。

    会议的气氛很紧张。

    行动不行动,是个两难的抉择。

    在太多的时候,我们都要做决定,而且必须做。

    如果之前不知道消息,还可以当做是游玩的华人已经全部遭到了屠杀。

    现在得到了消息。

    在卡王的手里还有17个普通游客。

    这些游客的亲人,每一个都在盼望着他们能回来。

    这样的期盼,他们不能无视。

    可同样的,在明明知道卡王已经对秦漠他们有所怀疑的情况下,还让那几个孩子去执行任务。

    他们根本就于心不忍。

    那是整个华夏最顶尖的特种境外兵。

    他们每个人的平均年龄甚至没有超过25岁。

    谁都知道有可能是一次去了就不能回来的任务。

    开会的人里不仅仅有秦上将还有老首长。

    要让他们做决定,太难了。

    确实是太难了。

    然而所有的潜伏人员都沦陷了,现在只剩下了这么一支队伍。

    他们是最接近卡王老巢的,如果准备完全的话,一旦打破局势,锁定住卡王的具体位置,并且有了确定的视频证据,那些游客还活着,他们就能有足够的立场来出动境外军。

    可这一切,都需要有人和卡王对上头。

    不然的话,谁都不清楚,那17个游客,包括被卡王扣下的特种潜伏人员,还能不能继续活着。

    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情况。

    也是在同一时间。

    薄九收到了唐少发给她的二条语音信息。

    而这时候的薄九,还在距离边界线的五百公里处。

    她将兰博基尼开的飞快,甚至于超了速,那一双眼是前所未有的黑。

    因为薄九很清楚,即便是没有这个会议。

    那个人也会下决定去救人。

    是因为他身上穿着的那身衣服。

    更是因为,他过华夏的军人,原本就是为了救人而生。

    “黑。”薄九一边转着方向胖,一边下命令:“帮我接星野的电话。”

    “是,主人。”智能导航画面一转,网络自动连接,视频不再是路线图,而是先照到了一台电脑。

    紧接着,星野一的那张带着浅笑的俊脸,就出现在了薄九的眼睛。

    他像是刚刚训练完,一身电竞作战服,耳朵上还挂着黑色的耳机线,看惯了他穿毛衣的样子,现在这样一转变,总给人一种破晓的微芒:“真难得,你会直接发视频给我。”

    “星野,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个地方。”薄九偏过头来,双眸带着光:“利用整个黑客界的力量。”

    星野一闻言一顿,接着笑了起来:“我明白了,这里只有我哦一个人,权限访问也是,现在接通区域网,你的账号让我登陆没关系吗?”

    “没关系。”薄九干脆的三个字,让星野一眸低化成了一片暖意。

    佑司信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一幕,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在和谁通电话。

    偏偏星野居然还给了他一个让他出去的手势。

    佑司信将长发一束,凌厉的帅,让他整个人都带出了一抹寒意。

    接着,将门一摔,连之前买来的蛋糕也不要了,长腿跨上了纯黑战斧。

    跟在佑司信后面的经纪人有些心翼翼:“少爷,这是怎么了?星野少爷不在?”

    “怎么会不在?他正和他心爱的人亲亲我我呢,估计也顾不上你,怎么?想尝试一下我的车技?”佑司信在这句话的时候,眼角都能带出寒意来。

    这样的男人是真的会让人觉得可怕。

    经纪人想起上次打算碰少爷车的那个人,直接被踹断了一根肋骨。

    连忙摇手:“不,不,不了,我就,我就问问。”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真的是好冤枉!

    佑司信没有再话,又看了看那个被他甩下的蛋糕盒一眼,越看越觉得刺眼,干脆一个油门踩到了底,嚣张的像是一团火,就是不知道会烧到谁。

    能让黑道太子这么情绪外露的,真的也只有星野少爷了。

    经纪人叹了一口气,也不敢去问为什么。

    楼上,星野一已经打开了笔记本,基本上来只要有黑客少主的指令,要想查一个地方会非常的容易。

    可今天他们要查的地方,却不是那么的好找。

    因为是在mt地区,金三角地区的三不管地带,所以才会让一切都变得非常复杂。

    首先来这里并不发达,再加上四周都是茂密的丛林,也就意味着这里的通讯并不发达。

    在通讯不发达的地方,网络也不会普及。

    对黑客来,想要入侵一个地方,首先要网络先行,才能又便于他们更好的运行。

    可在这里,因为网络讯号太薄弱。

    要想切入,必须要找到一个对的线路。

    如果是简单的几个黑客肯定做不到。

    可薄九也过,是要集合整个黑客界的力量。

    也就意味着这场入侵不只是局限与一种网络。

    只要有线路,就能入侵,不过仍然需要时间,并且时间还会很长。

    谁都不确定,能不能在少主达到之前,把地方查出来。

    星野一将这个问题回馈给了薄九。

    下一秒,薄九就给出了解决办法:“尝试从运营商入手。”

    从运营商入手的意思,就是只要有讯号的地方,无论是不是主流网,都能被检测到。

    很多人都,黑客看的是源代码编程能力和破解技术。

    这一点确实没有错。

    但还有一点,往往是人们所忽略的,那就是入侵思路。

    一个对的入侵思路,能节约太多太多的时间。

    而时间对黑客来,就是成败。

    有了薄九提供的思路,很快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黑客,将信息进行整合处理删选,最终落在了一个区域。

    这个区域就在湄公河以西的地方,是最大的自然生态丛林。

    关于卡王的最后一条消息,就是从这个地方传出来的。

    星野一看着图样,将照片发给了薄九,声音也跟着沉了下去:“这和之前视频上的画面很像,不过需要你注意的是,我们检测到了讯号,时有时无,甚至就在刚刚那边的所有通讯都被拦截了,也就是对方很有可能设有讯号干涉装备,一旦踏入他们的区域,一切的通讯设备将会收不到任何的讯号。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你的能力也受限,z,你要想好,要进去不难,可到时候你要怎么出来,华夏的直升机扫描不到这里,到时候就算支援,也不可能在准确降落点降落,除非……”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