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61章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
    浮浮沉沉的嗓音,就像是湖里的水,淹没着秦漠的所有感官。

    语速,音调,到灌输的内容。

    卡王在做针对性的催眠,看着站在他眼前的那道挺拔的身影挺了下了动作,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头……

    另一边,薄九在开完两枪之后,整个人都从花田间跃了起来。

    是因为她发现秦漠上了快艇。

    而唯一能够追上对方的,就是六百米处,她隐藏好的兰博基尼。

    只是不可能不被发现。

    就连她掠过时。

    太子爷在看到那道熟悉人影的时候,都忍不住的顿了下来:“黑子!真的是黑子!”

    接着,他看到了薄九的衣服和她手上的长枪,再想一想她刚才的位置。

    眸光一震!

    “是黑子,刚才帮咱们的是黑子!”

    军医也看到了薄九那张脸,大概是少年的脸在草丛里蹭的,此时都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伪装。

    那张清冷的脸,在这个时候看上去格外的让人惊喜。

    这几个人怎么都没有想到。

    一直帮他们的人竟然是薄九!

    其中最为震惊的就是胖子,他张嘴喊了一声:“大黑桃!”

    怪不得他会在之前就收到了红点定位。

    原来是因为这个人在这里!

    她居然会在这里!

    胖子不出来内心是什么感觉,因为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会因为想救,只身入虎穴,又以一己之力,扳开了这个战局。

    这让他又想起了那些在帝盟的日子。

    他是看着这个人,担下所有重担,带着帝盟杀出重围的。

    可是。

    这样的人,却很有可能再也不能回到电竞场上去。

    即便是这样,她仍然出现在了这里。

    明明可以独善其身。

    无论是她还是。

    可仍然来了最危险的地方。

    因为他们要救这些人出去。

    胖子什么都不怕。

    他最怕的就是来不及。

    军医也一样。

    所以在看到少年的那张脸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朝着湖面大喊了一声:“,你最重要的人,她还活着!”

    没有任何的作用。

    快艇已经离开的有些远了。

    现在只能模糊的看到他们停在了那,具体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唰的一声!

    薄九掀开了挡在兰博基尼车身上的香蕉叶。

    “语音识别开锁。”

    啪的一声车门开了。

    导航开始运作。

    原本黑还想幽默的调侃自家主人两句。

    却听薄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更改完潜水模式,马上。”

    “已开始进入潜水模式。”智能导航波动着曲线:“油量不是很充满,主人需要注意,我们很有可能会回不来。”

    薄九伸手挡水镜一戴:“忽视。”

    “是。”黑一听这话,就很清楚自家主人已经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否则不可能会在不考虑油量的情况下,就这么莽莽然的出发。

    不仅仅如此。

    还有她握着方向盘和潜入水底那一瞬,脸上露出的表情。

    太不像她,却有让人有些心疼。

    黑听到了她的声音。

    少有的急切。

    她在:“漠哥,你再等等,很快,很快我就到了。”

    黑并不了解人类的感情。

    它只是会看。

    如果一个人,真的太喜欢一个人了。

    最害怕的大概就是失去。

    湖面上,船舱里。

    卡王又向前走了一步,视线放在了秦漠那双已经没有了光的双眸上:“我这里有一个,只要你按下这个红色按钮,就能将一部分害死她的人消灭掉,剩下的那部分,你可以慢慢找。”

    此时的秦漠,就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一般,无神的眸看向了最鲜艳的颜色。

    “来吧,你才是最有资格做审判的人。”卡王还是那么斯文,毕竟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只有按下这个按钮,距离快艇不远处的木屋就会被炸飞,在那下面埋了无数的炸弹。

    那些破坏他计划的华夏军人和一些怎么都不肯被他俘虏的人,都会跟着他的花田陪葬。

    最重要的是,动手的人,是秦漠。

    单单仅凭着最后一点,他就已经赢了。

    是的,从一开始的卡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他的那些属下,他根本也没有多在乎。

    虽再找一些用的顺手的人来,肯定会有点困难。

    但用一个秦漠来换已然够了。

    想到这里,卡王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秦漠伸出了手,宛如被指挥了一般……

    就在卡王以为他会按下按钮的时候。

    只听唰的一声。

    被扔进了水里。

    秦漠仍然站在他那个位置上,河面吹来的风,鼓动着他黑色的风衣,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即将要发作的吸血鬼。

    嘴角处都带着一种不出来的邪笑,像是对世间的轻嘲,又带着嗜血的清淡。

    卡王的脸色当下就变了!

    因为在看这个样子的秦漠之后,他突然记起了他看过的一篇有关心理学的文记。

    大部分的人激发心理暗示,都会对他心理导师产生一种天然的臣服感。

    可还有那么百分之零点零一的人,当他的信念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非但不会对心理导师臣服,反而会越发的……

    卡王已经不想再想下去了,抬起手来就想给秦漠一枪。

    既然他驯服不了的人,那就应该直接在这里被了解掉!

    秦漠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电光火石之间,手中的扑克又飞出了指间,这一次比之前更具有杀气。

    手腕被扑克牌划过的时候,卡王吃疼的打偏了位置,子弹从旁边划过,巧妙的射中了想要将秦漠拦下来的雇佣兵身上。

    卡王双眸都瞪大了,他清楚秦漠的厉害,却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底线在那里。

    可这一次,他见到了。

    同样的,他也见到了真正的地狱。

    这个时候的秦漠,显然是没有了顾忌。

    因为没有顾及,所以他的心里也就只留下了一个念头。

    杀。

    杀。

    全部都杀死。

    尤其是这个人。

    很多人前就有人秦家少爷那双手打游戏好看,弹起钢琴来,肯定更漂亮。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秦漠的这双手,瓷白的冰冷,拿起扑克牌来杀人的时候,几乎能用惊艳来形容。

    作为被猎杀者,卡王只觉得心跳从来都没有这么快过。

    那一刻他的眸子是慌乱的,甚至连脸上一惯的斯文都不在了。

    他按住自己的手,着急的想要再将枪捡起来。

    秦漠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那双眸子还是一如初见时深邃。

    只是这一次里面闪动的光,有些黑。

    “你的没有错,他们都该死,但最该死的是你,教授。”

    秦漠漫不经心的笑了,在他笑的时候,眼下还残留着点点血花,俊美的不可方物:“你似乎一直都想要控制我,教授,难道你学的文献里,没有告诉过你吗,物极必反。”

    着,秦漠手上的扑克牌已经抵上了卡王的脖颈。

    “我确实有些后悔。”卡王着,看似无意,手掌心却多出了一个刀片,没有等到秦漠设防,一刀就朝着他捅了过去!

    秦漠身形一闪,长腿侧踢,将他踹到在了船舱上。

    卡王双眸都摇晃了,是因为他意识到了他的尽头。

    如果是以前的秦漠,最起码不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卡王低笑了起来,眸子里像是能渗透出黑丝来:“秦漠,你已经成为了另外一个我,你以为这一场较量,你能全身而退吗?就算我死了,你也输。”

    “你还是和当教授的时候一样,废话太多。”秦漠笑着将人拎起,那双眼已经开始溢出了红色:“既然你这么喜欢水,那就按照你的方式来,绑上重物下沉,你放心,我不会打晕你,像溺水这种事情,就应该慢慢欣赏。”

    卡王的脸上有了明显的恐慌,他宁愿秦漠直接抬手给他一枪。

    从来都没有想到,对方会用这种办法。

    清醒着却不能自救的。

    他是要让他尝一尝那个人受过的所有罪吗。

    卡王想要反抗。

    可是一旦在心理战上输掉之后。

    他就再也没有任何优势能胜过秦漠。

    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卡王就意识到他的手腕被什么东西割破了。

    但凡是有一点尝试的人,都知道割破手腕,被抛进水里会怎么样,越是挣扎,血流的就会越快。

    再加上卡王双腿被绑上了重物。

    很闷的坠水声。

    他根本没有机会露出水面。

    除非能先弓着身子将腿上的重物解掉。

    但就像刚才的,这个时候越是在水中挥动自己的双手,血流就会跟着变快。

    再加上失血感让他根本没有力气去解死结。

    高级心理师实际上都学过解结。

    这是一次,卡王俨然不行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在挣扎,等呼吸不上来的时候,血也开始弥漫在了湖面上。

    渐渐的,他的手指顿住了,整个人越来越向下沉。

    快艇已经停了。

    秦漠就站在船舱里,剧烈的头疼,让他顺势坐了下去。

    鲜血渐渐的染上了他的眸。

    你有没有听过一则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圣经中,掌管神界的大天使长,米迦勒

    他高贵如冰雪,拥有最美丽的容姿,他是整个神界的光耀。

    但是没有人知道,天使长在维持人世界秩序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情。

    在他一次次割肉舍血来救人。

    却被人反噬的时候。

    他就明白了,人类不过是这样。

    因为,他见过所有的黑暗。

    无论是什么的处境,即便是路过彼岸,在做引导的时候,他圣洁的战袍都不会染上丝毫污秽。

    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最离经叛道的堕落天使,少年路西法。

    米迦勒的感情又回来了。

    一开始是不耐烦。

    后来是想要看到那个人。

    毕竟从一开始,是那个人先招惹的他。

    那时候路西法魔识未开,躺在他怀里的时候,就像是个乖巧的恶魔。

    米迦勒以为他们两个会这样一起很久。

    直到神界收到人界信件,发起了一场最大规模的战争。

    他最心爱的路西法,从烈火中走来,烧的面目全非。

    从此以后,米迦勒在挥动手中的刀剑时,有的只是冰冷。

    位居高位。

    杀人如麻。

    而现在的秦漠,就像是米迦勒。

    昏黄之下。

    他半仰在船舱里,像是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手上有多少血。

    落下去的夕阳染红了他的眸。

    优雅,神秘,矜贵,这几个字仍然适合他。

    只是,但凡在这个时候看到他的人都会知道。

    这并不是他们认识的秦漠。

    秦漠侧着眸,像是在欣赏即将要来临的夜色,这样的他更是前来支援的插着红旗的快艇,有些犹豫不前。

    就在这时。

    一阵翻滚的波涛。

    黑色的蝙蝠从湖底幡然而上!

    一道身影直接跃上被鲜血染满了快艇。

    人们远远的看着,那个少年将额前的挡水镜一摘,碎发像是还在滴着水,被原本坐在地上的秦少将直接伸手,捏住了脖子。

    瞬间。

    几乎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站在最前面的唐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秦漠的心理暗示彻底完成了。”

    最高指示,一旦秦漠陷入某种无法控制的地步,他们必须要将对方带回去,由上面的人来抉择。

    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

    可现在,他们根本不敢接近。

    因为对方太危险!

    秦漠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缓缓的笑了,那样的笑,邪气而嗜血:“送上门的猎物?”

    薄九有些呼吸不上来,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双完全陌生的眸上,心脏像是被刀割破了一样,嘴角却是笑的,话都有些困难:“漠哥,你忘了时候的我就算了,怎么现在连长大的我都忘了。”

    “漠哥?”秦漠离着少年的脸近了一点:“我怎么可能有你这么矮的弟弟,谎都不会?”

    实际上,秦漠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只是难受一点,他就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像是着魔了一样。

    算了。

    对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反正对方敢动,他随时能用扑克牌割破对方的喉咙。

    可让秦漠没有想到的是。

    他刚把这家伙放开。

    少年就一下抱住了自己,声音压的有点沙:“漠哥,这次换我来接你回家。”

    ”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