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64章 第一千七百零二
    行动组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接受,就这样不见了的事实。

    湖面上的火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快艇的残骸。

    没有人知道薄九和秦漠去了哪里。

    当时能够看到的画面,就是一片的火海。

    指挥官派了人去捞去找,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那两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在了水面上行一样。

    就在飞机上。

    指挥官告诉了狼牙他们几个人:“现在秦漠的心理状态非常危险,出于大局衡量,从今天开始秦漠已经不再担任我军上将,任何的行动他也不会再参加,一旦他联系你们,记住不要透漏任何有关部队内部的信息,立刻通知上面。”

    太子爷茫然然的坐在那,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没有,这样的任务根本不可能会完成。

    可现在的结果却是,被开了。

    不仅仅是被开了,甚至是把他当成了危险人物来看待?

    “为什么?”

    第一次,作为一个军人,太子爷没有是。

    指挥官也知道坐在这里的,一时之间都会很难接受,还是把道理摊开来讲了一下:“他受到了很严重的心理暗示,现在的他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表现出来的行为十分危险,如果你们能有消息,到时候可以把他送到专门治疗的地方,来进行新的心理建设。”

    “他就是我国最好的心理师。”军医开了口:“首长,打算让哪个人来给他做心理建设。”

    指挥官一顿:“国内看不了,还有国外。”

    “我明白了。”军医一笑,脸上没有一丝的暖意。

    指挥官大概也察觉到了这几个兵的逆反心态,毕竟不是他的兵,再加上都是刚立了功,他来管不太好。

    还是到时候交给秦上将吧。

    实际上,指挥官并不明白。

    这一次交给谁都没有用了。

    军医,猎人,狼牙,魔术师,胖子,这些早就经历过一次的人。

    如今经历了第二次。

    只是好在当年,醒过来之后,只是缺少了一部分记忆。

    心理上确实也不太稳定,却没有像这次这样,变得不再像他。

    “离开也好。”军医在一片沉静之后,突地开口:“如果是和那个人在一起的话,比他被送去什么治疗中心,要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样的人。

    怎么能让那些治疗中心,束缚住他,再削去他一身的清贵傲骨。

    像这样才是真正对他好的。

    太子爷脑袋里清楚大局考虑之下,部队做出这样的处理没有问题。

    但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难受的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头,直接将脸埋在了双手里。

    他想他总算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跟着大魔头。

    几次,如果不是因为在。

    他们早就暴露了。

    那个人无论遭遇了什么,也都在想着要把任务执行完。

    可是,他救了这么多人。

    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甚至得到的下场,是抛弃。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太子爷就又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

    “即便是联系我,我也不会把他的位置告诉谁。”胖子开了口,声音很大:“只要他没有杀人,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他都是我的队长,永远都是你。”

    指挥官当然听得到这句话,皱起眉来,回过头去刚想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话。

    就见其余几个人也在看着他,眼里写着倔强和坚持。

    指挥官没了办法,只能向上面打书面报告。

    飞机越飞越高。

    被救出来的人每一个都被妥当的安排在了机舱里。

    信号屏蔽塔被从中间折断了。

    至于那些花田,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卡王的势力消失了,人也沉入了湖底。

    许多当地的种植农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涌上心头的是难以言的喜悦。

    没有人愿意种植这种东西,也没有人想自己的孩子被养成魔鬼。

    无法去衡量,这次行动的价值。

    因为它意义重大到能让华夏边境上,少掉将近百分之八十的毒p交易,三年之内,边境一代无人敢犯。

    不仅仅是救人,他们扬的是国威。

    只是,这场行动,在结束时还是有一点点的失误。

    在交火的时候,繁嘉一直都没有出现,是因为她在机房那边,等到她看到天空上浮现出来的军用机时,她就知道这一次是大危机。

    所以她并没有出现,换了种植农的衣服和一群当地人回到了村落里。

    直到看到大批飞机的离开,她低下去的眸泛出了毒意。

    又是那个人破坏他们的计划。

    繁嘉没有想到的是,z居然是那个人!

    现在一切都明亮了。

    真的是阴魂不散。

    他们走到哪里,她都能找过来。

    明明就差一步。

    差一点秦漠就会彻底站在他们这边了。

    繁嘉知道心理暗示已经完成。

    如果再拖上十分钟。

    秦漠就会为师傅所用。

    到时候他们就是一起的了。

    为了留住秦漠,师傅势必会像当初一样,让她装成他的女友。

    可这一切都被那个人给毁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了。

    早在前一天,师傅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已经将暗语告诉了她。

    只要她找到他们在那里。

    就可以重新将秦漠抢回来。

    心理暗示开启之后,z还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吗?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繁嘉明白,那个人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报告。”

    “。”

    “有个叫繁嘉的没有找到。”

    唐少坐在吉普车上,整理袖口的动作顿了一下,眸光微沉:“把消息告诉z,就冒充她的那个人溜了。”

    “是。”

    有风吹来。

    天空被染上了墨色。

    这边尝试着要发消息,却发现联络信号已经断了。

    繁嘉没有抓住。

    这是任务的失误。

    虽然,这个人比起卡王来差的远。

    但越是这样,越是要心。

    她是卡王的学生,从某种程度上肯定也懂心理学。

    本领方面或许不出众,可很多时候暗地里的这些心思,反而更难以处理。

    以喜欢为借口来侵害,躲在网络后面当偷或者是三观碎成渣的,这样的人太多。

    多到足够繁嘉能加以利用。

    不然当时在江城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联系不上z,这一点确实有点麻烦。

    以他来看刚才那一幕,不过是金蝉脱壳才对。

    确实如此。

    只不过薄九这边遇到了一些麻烦。

    “虽然你们亲热起来的画面很美,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目前油量只剩下百分之五。”黑真的觉得它作为一个车太辛苦。

    因为它这句话一出口。

    大魔头就又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那眼神仿佛是在,它很多余。

    黑抖了一下自己的后车镜,难道主人没发现这个大魔头比起以前来存在感更强了吗?

    尤其是那种似乎似无的戾气。

    薄九帮秦漠包好手指之后,单手撑着座椅,换到了前面,显示油量的灯一直在闪,包括智能屏幕的波痕也开始不稳定。

    她的手指在上面动了几下:“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我就会成为一堆废铜烂铁。”黑简直觉得生活都没有希望了,它恐怕会是第一个被水淹死的跑车。

    二十分钟根本不够到达任何地方。

    既然走不了。

    那就不如找最近的地方休息。。

    薄九思绪一转,从自动改成了手动操作,直接朝着水岸线冲了上去。

    “准备改变形态。”

    “陆地形态已就位。

    哗啦一声响!

    水鸟腾起那一瞬。

    黑色的兰博基尼跃出了睡眠。

    水流从玻璃上滑过,哗啦啦的响动,让四周多了一份生气。

    不过薄九并没有停下来。

    这边大多数都是无人区,只是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中间不远的地方,有周转站。

    是以前军用部队的,早就废弃了。

    她可以去那里弄点油。

    “开启导航定位。”

    薄九一边着,一边将车尾一甩,那样的动作非常帅气。

    车速很快,却稳的很。

    在加上车内的温度适中。

    秦漠坐在后座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那双眸随着外面的夜色越来越沉。

    身上的水还没有干。

    嘴唇有些发烫。

    秦漠皱了下眉心。

    大概也知道自己怎么回事。

    实际上早在一开始,他的体温就已经偏高了。

    只不过因为那时候在水里,再加上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露出一点弱点来。

    即便这家伙是个笨蛋。

    但谁又真的清楚,她在想什么。

    秦漠闭上了眼,是打算休息一下,并没有想到正在开车的那个人,会将车一停,身形半悬着,空出一只手侧过来,将掌心贴在了他的额上。

    “果然不是我的错觉,你发烧了。”

    额上的触感的凉意,让秦漠觉得舒服了不少,但他并没有承认,反而笑了起来:“不过是体温偏高。”

    薄九看着那双眼睛,接着一倾,直接撕开了他的衣服。

    秦漠挑着好看的眉:“没想到我的金主这么主动。”

    薄九没有搭话,撕开上衣之后,直接扔到了车窗外,反正这里也没有人。

    没有了上衣的遮掩,更加显得秦漠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邪气。

    “需要我配合吗?”秦漠握住了她的手。

    薄九低眸:“不太需要,就脱个衣服,已经脱完了。”

    “真是遗憾,我还以为你会对我做点什么。”秦漠意识到了这家伙似乎有点心情低落,胸口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发闷。

    一定是体温太高,影响到了他的身体机能。

    这样想着的时候。

    少年一个倾身,吻了吻他的眼角,突地笑了:“等你好了之后,我再对你做什么。”

    秦漠一顿,这家伙果然是个笨蛋。

    手指有了变化,揽住了送过来的腰,将脸埋进了对方的修长的脖颈里,嗓音还是淡的:“我确实有点头疼,所以要有劳我的金主了。”

    “好。”薄九伸手,回抱了回去。

    那一瞬,秦漠仿佛看到了这家伙的后面有一根尾巴在摇,头上还顶着两个耳朵的那种。

    意外的,让人想要笑。

    大概是少年身上的气息很好闻。

    渐渐的,秦漠的眼皮沉了下去,陷入了一片黑暗。

    可即便是这样,他都没有放开他手里的扑克牌。

    薄九看着后车座,车速又提高了一倍。

    他会不信任她很正常。

    每一个人在失忆之后,会立刻相信谁的话。

    更何况是大神这样的人。

    没有什么比他还在她身边更重要的。

    薄九扫了一眼外面的建筑。

    那建筑很隐蔽,如果不是黑车里的导航是特质的,也不会搜出这么一个地方来,

    毕竟军事重点,即便是以前舍弃的也非常危险。

    三不管地带,最怕在遇到什么势力。

    薄九的行事很心,她自己的话,肯定不会这样,现在带着大神。

    她必须要把车开到一个最起码有一点居住条件的地方。

    “主人,我最多就能坚持到这儿了。”黑的声音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沉过,可见能耗是真的跟不上了。

    薄九拍了拍方向盘,接着打开了车门,行走在黑暗中,脚步落地无声,掌心里是从秦漠那里顺来的扑克牌。

    她不能贸然行动,是因为担心这里已经被什么人提前发现了。

    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很多地方的势力都会找以前废弃的军事点。

    好在这里没有人。

    大概是因为气温太低。

    不过是观察了五分钟,薄九被冻的已经有些失去知觉了。

    等到确认安全无误之后,薄九直接单手撑着树枝,从上方跳了下去。

    是以前的军事重点,还是好找油的。

    放在那里废弃的军事车辆,都有很多。

    薄九一个下滑,检查了一下油箱,接着又拿了一个东西来,方便她来接油,才想办法划开了油箱管。

    没有什么其他危险,就是太冷。

    薄九拿到油之后,已经全身都开始发抖了。

    等到了兰博基尼旁边,唇都变成了苍白。

    不过好在车里面有暖气。

    油量一满,智能系统自动将车内的温度调节到了最高。

    这时候薄九才感觉到了手指的知觉,有些发麻,甩了甩之后,还好一点。

    她是想要再去试一下大神的体温。

    刚伸出手去,就发现她的手好像太凉,只能作罢,将手放回到了方向盘上,朝着三十公里处的镇驶了过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