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68章 第一千七百零六 秦神照顾九,深甜
    着,秦漠的吻又落了下来,贴在了她的脖颈上。

    每一下都带着微凉,就连他的体温在恢复之后,肌肤都像是入手即化的瓷玉,

    就那么贴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距离,却也没有再进一步。

    眼底浮出的黑色,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邪佞:“我们换个方式出汗?”

    薄九看向他的眼,意识都有些发飘,睫毛轻颤时,呼出的气越来越烫。

    秦漠沉着眸,把人抱着,手指划过之处,让薄九忍不住的弓起了身形。

    仿佛就像他所的那样,只是为了出汗。

    所以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把她弄的面红耳赤之后,只会在她耳边低低沉沉的笑,唇瓣轻舔。

    渐渐的,睡意袭来。

    薄九偏过头去,缓缓的合上了眼。

    秦漠看着怀里睡过去的人,黑色的眸深了深。

    算了。

    又不着急的走。

    反正去哪里都一样。

    等着没兴趣了,再离开也可以。

    “我的金主,你会让我感兴趣多久呢?”

    秦漠笑了,手指还撵着少年黑色的发,嘴角勾起了邪气的弧。

    不是全然没有优点。

    最起码这家伙闻起来很好闻。

    抱在怀里的触感也很好,整个人都泛着暖。

    和他身上的冰凉完全不同。

    秦漠眉头挑了一下,将下巴搁放在了少年的头顶上,单手将人揽着,观察着怀里的家伙。

    病到这种地步,应该没有攻击性了。

    不过秦漠很清楚,这不是她原本的样子。

    因为没有哪个人敢那样和不下十艘快艇对峙,划开打火机,炸东西就炸,连姿势都帅的好看。

    这样的人,这么乖,应该很少见。

    确实如此,此时的薄九乖的很,安静下来的样子就像是个王子,连纯黑色的发都垂了下来,挡住了耳朵和眼,只剩下了下巴那一抹瓷白的弧。

    秦漠看了半响,偏过头去亲了亲她的头顶。

    在做完这个动作之后,秦漠猛的一顿,紧接着眉心皱了起来,泛着淡淡的冷。

    没有人知道秦漠在想什么。

    窗外的夜色渐渐涌动着,由于从来都没有被污染过,外面的星空非常的美。

    这很容易就能让人入睡。

    尤其是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并没有感觉到冷。

    反而是到后半夜的时候,怀里的人温度越来越高,高到让原本已经睡下的秦漠,骤然睁开了眼。

    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秦漠的第一反应就是将手放在了薄九的额头上,在感觉到那烫人的温度之后。

    他的眸更加的沉了。

    从床上起来,连外套都没有穿,就那么赤着下半身走出了房间。

    现在的天已经黑了。

    老板是当地人,就在楼下喝酒,大概是约了他几个朋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散。

    秦漠没有停顿,直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你这里有没有酒精?”

    老板看了秦漠一眼,没搭话继续喝自己的酒,用到底话有有笑着。

    就在他刚要倾身把一颗花生放在嘴里的时候。

    只听唰的一声响!

    一张扑克硬生生的戳在了他的手背上。

    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虽然并不多,却让老板疼的整张脸都变了。

    坐在对面的人猛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大概是想给秦漠的头来一下。

    可他的酒才刚刚抬起,手腕就被人攥进了手里,不过是一个用力。

    砰的一声!

    直直的砸在了地上!

    那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老板,他看着自己的手,双眸都有些摇晃。

    秦漠撑着椅柄,微微的勾起了唇,嗓音就响在他的耳边,宛如一只优雅的恶魔:“你这里有没有酒精?”

    “有,有,有!”老板握住了自己的手:“我现在就去给您拿。”

    秦漠满意的笑了:“谢谢。”

    老板却在听到那两个字之后,浑身一抖,这男人真的好可怕!

    本来是看他们不是本地人,所以老板就没有拿着这两个人当回事,现在他再也不敢怠慢了。

    这个宛如魔鬼一样的男人,根本不像上楼时靠着少年时的柔弱模样。

    明明是在笑,却让人不寒而栗,下意识的就在听从他的指令。

    除了酒精之外,秦漠还端了一盆热水上楼。

    走之前,他丢下了一句话:“上面有人病了,需要静心修养,所以一些没有必要的动静,还是不要有了。”

    老板一震,连忙:“是。”

    手背的疼痛实在是让他没了半点脾气。

    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人,凑了过来:“那人到底是谁,看上去挺斯文的,怎么还能用扑克伤人?”

    “我怎么知道!”他要是知道敢这么不要命吗?

    秦漠端着热水进了房间,房门是用长腿勾上的。

    确实,即便是赤着上半身,秦漠也和别人不同,满身的清贵并没有散去,却因为那双眸的不同,又融入了一些黑暗的气息。

    他看了躺在床上的薄九一眼。

    拿了条毛巾,先是沾了热水,覆在了她洁白的额上。

    这边的体温计都不干净。

    即便是老板有,秦漠也没有拿,不知道为什么,倒是在前台卖零食的那顺了一根糖。

    当时也是等热水等的无聊,拿在手里把玩了两下。

    现在干脆拆开了包装,用糖果的那头碰了碰少年的唇。

    秦漠见薄九没有反应,俯身过去,用唇撬开了她的,接着抽身,让她叼住他手上的糖。

    大概是尝到了嘴里的甜味。

    眼看着少年薄唇动了动,眉心总算是不像刚才一样,皱的那么难看了。

    秦漠发现了,他不太喜欢这家伙不开心的样子。

    既然是找到的玩具,就要越是精美越好。

    秦漠伸手将薄九的手拿了过来,用棉签沾着酒精,一寸寸的涂在了她的关节上。

    不仅仅是手,还有膝盖,锁骨,腹……

    浑身都烧的难受的薄九睡的并不安稳,在察觉到那让人舒服的凉意的时候,忍不住的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就是灯光下那张俊美白皙的侧脸,那人低着头,眼睛里仿佛只有她。

    刚好擦到了长腿的位置。

    不醒还好,一醒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回来了,阵阵的酥麻感在加上那双深邃的眸。

    身体就像是软成了一潭水,软软的散在,连眼睛都是。

    秦漠看着眼前面色绯红,眼角泛着水意的少年,手下的动作一顿,就着那个姿势,直接欺了过去,将吻落在了她的锁骨上。

    和之前有了明显的不同。

    手指还放在原来的位置上,顺着往下滑,入手的细嫩,以及贴在身上的温玉,让他的的气息明显有些不稳。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即便是这样的忍耐让他有点陌生。

    但是作为一个心理犯罪师,怎么能对自己的玩具下手。

    既然是玩具,可以玩,也可以舍弃,绝对是不能做到最后的。

    秦漠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看着那人泛光的泪痣,缓缓的笑了:“我的金主,还真的是一不心就能让人着迷。”

    薄九也意识到了他好像不太愿意真的碰她。

    不过,身体太冷,意识也是。

    浮浮沉沉中,又闭上了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像是被人抱进了怀里。

    隐隐约约听到耳边有声音响了起来,仿佛带了点高傲:“都这样了,温度怎么还不退,我的金主,你最好能好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伺候谁。”

    薄九听着,心里想笑。

    哪有人强迫对方要退烧的。

    还有,大神,其实你是想本少爷吧。

    不知道为什么,薄九总觉得大神这时候的语气,像极了时候。

    大概是被人抱着太舒服。

    到了凌晨三点的时候,薄九觉得自己的后背一直都在冒汗。

    长腿在那蹭了蹭,还没有动。

    他就将她按住了:“怎么?”

    “热。”薄九在这句话的时候,就想要把被子掀开。

    秦漠将人一裹,不让她在动,只了两个字:“睡觉。”

    但还是热,薄九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往他身上吸取了凉意。

    秦漠看着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的人,眸光沉着,手指紧了又紧。

    一晚上都是这么过的。

    等到那家伙安静下来的时候,额前的碎发都被汗打湿了,贴在脸上。

    秦漠挑眉,又试试她额上的温度,没有那么烫了。

    很好。

    他也不想他的玩具,看上去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差不多四点半的时候。

    薄九才算是真正的睡沉。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透了。

    阳光透过窗打进来,撒在她的脸上。

    偏过头去就是全天下最让人沉醉的睡颜。

    每一次大神睡着的时候,都能让人想到圣洁这个词。

    无论是时候,还是长大之后。

    薄九眸光往下移,看到就是他揽在她腰上的手。

    这个床确实是窄,两个人必须侧着才能睡开。

    也是因为这样,他们离的太近,他的呼吸都能伴随着动作,打在她的耳上。

    接着。

    一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

    他脖子上挂着的,好像是那时候……

    薄九刚一伸手,就被他按住了手腕,接着一个翻身,气息落下,眸光很沉,声音是勾人的沙哑:“看来我的金主还不知道,早上的男人招惹不得。”

    紧接着,薄九能体会到的就是落在她肩头的吻。

    密密麻麻,带着轻咬,让人心跳加速,连带着思绪也是空白的。

    房间里的气温再不断的升高。

    直到有水淋在身上。

    薄九才意识到他将她抱到了浴室,他仍然在吻她,似乎是很喜欢她的反应,薄唇扬着,任由她没了力气之后,倚在了他的身上。

    除了亲吻,并没有做什么实质上的事。

    但是手指划过带来的酥麻,让薄九整个人都有点轻颤。

    不过。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停下来。

    尤其是在他那么用力的握住她的腰之后,他却一口咬在了她的肩上,接着便是淡下去的气息以及扯过来的浴巾。

    “我们以前也是这么相处的?”

    他黑色的发还滴着水,一滴一滴的打在了薄九的锁骨上。

    已经被浴巾裹住的薄九嗯了一声,等着身体的燥热散去。

    秦漠笑了,表情却看不到:“是么?”

    薄九总觉得大神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刚要开口。

    他就将眸抬了起来,眼角溢出了邪气:“原来我的金主喜欢这一种,可惜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不然……”

    秦漠倾身,皓齿咬住了她的耳,气息还是热的,眸低却没有丝毫的暖意:“做什么都可以了。”

    薄九没有话。

    是因为门外响起了清晰的敲门声。

    这种地方,隔音本来就不好,即便是隔着两道门,还是能听到声音。

    是老板。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两位客人如果睡醒了的话,请来门边取。”

    薄九闻言,挑了下眉头:“这种地方还能提供早餐?”

    她不是没有住过这样的客栈,能又热水就是好事了。

    现在怎么还有早餐,还是老板专门来送?

    单纯我九怎么能想到,就在昨天晚上,老板已经被大神吓住了。

    别提供早餐,估计满汉全席都得搬来。

    “我去拿。”

    唰的一声。

    秦漠拉开了浴室的门,扔了两件衣服在进来,再给自己套上了一条黑色的长裤。

    整个动作,他做起来都特别的帅。

    利落又冷酷。

    和以前的秦漠比起来,确实有些不太一样。

    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

    门外的老板突地全身一僵,端着木质餐盘的手都有些发抖。

    老板承认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长相这么俊美的男人,尤其是当他的黑发在滴水的时候,更是如此。

    可就是这样,才和一些漫画里的恶魔特别的想象。

    尤其是他的眸子,冷的让人有些发寒。

    男人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

    不会吧。

    他该不会像昨天晚上一样,再被戳了手吧?

    “你可以走了。”

    在没有玩具在场的时候,秦漠丝毫不在乎将自己的杀气表现出来。

    老板一抖,二话不,将餐盘交给男人之后,立刻逃离了现场。

    如今他不得不佩服,昨天晚上扶着男人进店的少年。

    起来。

    就是那个少年给了他一副,我朋友身体特别弱,但凡是一点东西撞到他,他就会疼的错觉。

    才会让老板以为对方就是个清贵花。

    这哪里是花,分明就是个恶魔!

    少年竟然把对方当成易碎精致的王子来对待,这里面真的没有什么误会吗……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