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80章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 他是我男朋友
    要想暗示一个人,很简单。

    只要清楚对方在想什么,就很容易完成。

    不过,秦漠并不想去接那水。

    比起他的猎物来,这些人看上去都太脏。

    是胃口被养刁了吗?

    秦漠的眉头挑了一下,刚打算收手,肩上就多了一个人。

    少年好闻的气息传了过来,还带着笑意,嗓音打在他的左耳上:“不好意思,我男朋友不太习惯喝别人的东西。”

    秦漠不用回头,也知道话的人是谁。

    除了他感兴趣的那只猎物。

    他目前的金主除外。

    不会有人出这样的话来。

    秦漠偏过头去,看到的就是那张好看的侧脸,对着他的方向撇了撇唇。

    那意思像是在,你惹的好事。

    这是吃醋了

    秦漠觉得稀奇,伸手将人的下巴捏起来,亲了一口。

    某人刚喝过水,嘴巴里面都是甜的味道。

    “偷吃糖了?”秦漠漫不经心的问着,丝毫没有把少年从自己身上推下来的意思,反而邪气一笑:“我的金主还真是调皮。”

    薄九被亲的措不及防,在加上大神那称呼,对面那两个妹子明显能听到,她也就懒得再动,宣告主权这种事,就要直接了当一点。

    搭讪的女孩自认为长的不错,才会大胆出手。

    没想到会这么尴尬。

    她刚听这两个人话,还以为他们真的是哥哥和弟弟,怎么都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现在一看,两个男的来旅游,不是那种关系还能是什么。

    女孩红着脸将矿泉水拿了回来。

    薄九朝着她勾唇笑了笑。

    一瞬间,女孩的脸又红了,总觉得比起难以接近的男人来,少年看上去更贴心。

    秦漠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眸光深了深,再看向女孩时,眼底的颜色明显的变了,沉的像是夜,一望无尽。

    让那女孩一个冷颤,总觉得这人像是要杀了她一样。

    分明他的嘴角还勾着笑,怎么就会让人有这种感觉。

    秦漠没有多看谁,而是反手将身上的少年一抱,直接让某人坐在了自己双腿间。

    同样是候机,确实没有这样坐着的。

    并不是直接坐在怀里。

    而是秦漠坐在椅子上,薄九像是个大型玩偶一样,叠加了上去,也是同样的坐姿,只不过着力点是在前半部分。

    也是大神的腿太长,一般人还做出这样的坐姿来。

    旁边的人双眸都睁大了,这可是在国外,还能这么开放,到了国内哪里能这样。

    薄九也觉得他们招惹的目光太多。

    偏偏大神没有一点要改变姿势的位置,反而两手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下巴也放在了她的肩上,眼睛闭了起来,睫毛很长,像是扇子:“我累了。”

    三个字,成功的让薄九没有再动,侧过身去,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大神的头,黑色的发从指尖滑过,真的是和时候一样,公主一个模样。

    薄九笑了,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嘴上哄着:“一会就上飞机了,再忍忍,嗯?”

    “好。”秦漠的手没有松开,俊脸多数埋进了她的肩窝里,只剩下了那让人忍不住想要回头看的混血侧颜,毕竟实在是让人惊艳。

    旁边站着的女孩,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在看她的时候,那份戾气,任由谁看了都会心惊胆寒。

    但下一秒,当他面对少年时,伪装出来的温柔,几乎能融化一切。

    偏偏少年却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哄着那个有着恶魔般眼神的男人。

    女孩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飞快,不敢再多什么,只能拉着好友赶紧走。

    倒是其余的旁观者,眼底都带着好奇。

    毕竟一个大男人让人哄,也挺稀奇的。

    对于这一点,秦漠完全不在意,只要他的猎物还在他的掌控之内就好。

    不过,他发现,并没有完全掌控。

    到了对方所熟悉的地方,又会是什么样子,他并不知道,包括她之前打的那通电话。

    他们共同的朋友?

    秦漠眼角挑了一下,眸低酝着深意。

    很快,飞机就开始安排值机。

    走的是旅行团,没有多少人会查。

    飞机上也没有任何的突发状况。

    只是有一点,并没有人注意到,藏在人群中的一道目光,充满了阴沉和不甘。

    是繁嘉。

    她逃脱之后,想了太多的办法弄个新身份。

    终于她搞定了一切,再去找人,却完全没有消息。

    等到她看见网上的视频,突地想起那个人会回去的地方绝对是江城。

    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要回到他熟悉的地方,把那些他觉得该死的,全部都碾碎。

    这才是真实的秦漠。

    繁嘉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缓缓的笑了。

    心理暗示不会出错。

    现在那个人留在少年的身边,恐怕也没有几分真心。

    最大的可能就是把对方当成了猎物。

    老师曾经过。

    他们做心理师的,最会伪装,尤其是当怀有目的的时候。

    现在,她只需要也回到江城,想办法接触到秦漠,再做一点点的引导。

    他就会真正属于她。

    因为记忆也会随着心理而有所改变。

    繁嘉并不觉得自己取代本不属于自己的位置有什么错,她身形侧了侧,又隐了起来。

    现在她的影像到处都是。

    繁嘉根本也不敢以正面目示人,故意在脸上弄了疤,才得以买了一趟深夜的航班。

    此时,飞机已经飞行了两个多时。

    薄九和秦漠是并排坐着的。

    包下的是整个头等舱。

    一来是不想让人窥探他们。

    二来上飞机之前,秦漠就累了。

    作为一个霸道总裁,不在这个时候展现自己的财力,什么时候展示。

    再加上薄九的钱不花都要长霉了。

    果断的当了一回土豪。

    结果,累的那个人没有睡觉,修长的双腿微搭着,拿了一张报纸在看,浑身的禁欲气息,不过在此时混进了黑暗的味道。

    反而薄九,头偏向了一侧,碎发打下来,露出了里面真正的颜色。

    银灰?

    看来他的金主还有事瞒着他。

    秦漠挑了一下眉头,右手微动,让她整个人都靠在了自己身上,毕竟他喜欢她的体温,很暖又不烫手。

    推着餐车过来的空姐,刚一过来看的就是这一幕。

    将声音压低之后,才温柔的询问:“先生,想要喝点什么?”

    “不用,给我一个毛毯,谢谢。”秦漠在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暖意,大概是因为少年皱了眉。

    空姐应了一声好,回过头去的时候,就见他单手拍着怀里的人,声音低低缓缓,音色非常的好听,仿佛很容易就能匠人催眠。

    空姐听着,一个晃神,摇了摇自己的头。

    险些忘了她要去做什么。

    而秦漠则是看着薄九,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身形压的低:“你最好不要看别人,我的金主猎物。”

    薄九这一觉睡的并不浅,大概是因为手上抓着的衣服和鼻息之间涌动的气息太熟悉,让她整个人都觉得舒服。

    快要落地的时候,她才醒了过来,视线看到的就是他的左手,骨节分明的很,把玩着扑克牌,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就放在她的头上,揉着她的发。

    见她睁开眼之后,勾唇一笑,落了个吻在她的额上,却隐约的有种不出的危险。

    “这就是江城?”

    薄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把他的手拿过来,放在自己的手里,把玩了两下才道:“嗯,这就是江城,你不喜欢?”

    “没有不喜欢。”秦漠因为手指触碰到的温度,眼底的芒散去了一点:“只不过是想不起来以前我是怎么在这里生活。”

    薄九闻言,忽的一笑:“在这里你很有名,很多人都很喜欢你,你还有一群兄弟,对你死心塌地,不过你还是最喜欢我。”

    秦漠挑眉,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看中的这个猎物,脸皮似乎很厚。

    “喔?还有呢?”

    还有?薄九想了想道:“你暗恋我又不好意思,就送了我很多书,让我自己领悟。”

    “我送的书,都有些什么?”秦漠问的漫不经心。

    薄九很帅的坐直了身形:“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甜心哪里逃,还有一些书名我没有记住。”

    秦漠听完之后,手指敲了敲她的嘴角。

    “什么?”薄九挑眉。

    秦漠倾身过去,吻住了她的唇,很轻很淡,气息跟着传来:“水渍,我喂你水的时候,你不乖乖喝,不过我很好奇,你都在书里面领悟到了什么?”

    “当然是你的情窦初开。”薄九伸手环住了他的颈,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处的泪痣都能带出点点的光泽。

    秦漠看的下腹一紧,眼底也跟着深了下去。

    手指隔着毛毯,探进了她的毛衣里,笑意勾起时,不知道怎么的,连带着人的体温都能上升。

    薄九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力道,忽的一颤,眼都带出了水意。

    秦漠声音压低,低的性感,就在她的耳边,气息一下一下的打着,让人弓起了背。

    “真是可惜,飞机就要落地了,不然我就可以在这里告诉我的金主,那些书里,应该不仅仅只写到了情窦初开,还有……”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