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324章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 甜蜜的惩罚,漠九
    被大神带到房间的薄九心里很清楚。

    大神这是要找她秋后算账。

    林花花那个猪队友真是害惨她了。

    与其被动不用先发制人。

    这是薄九一惯以来的作风。

    于是刚一到房间,她就开了口,神情略真挚:“我可以解释。”

    “喔?”秦漠看了她一眼,手指上转着扑克,听见这话之后,把扑克牌往茶几上一丢,人往后一靠,不疾不徐。

    薄九一笑:“你看我是个女孩子对吧。”

    “嗯?”秦漠眉头半挑了一下,整个人的态度都是,你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

    薄九觉得这个态度,她是不被尊重的。

    伸出手去,将男人的脸一捧,才继续道:“从管家爷爷就教导我我做为一个淑女,做事要矜持。”

    秦漠闻言,笑了起来。

    “笑什么?”薄九挑眉。

    秦漠将那家伙的手拿开,嗓音缓缓:“那你真是个失败的教育案例。”

    薄九无所谓的笑笑:“反正作为一个淑女来,我也是要面子的对不对,你好不容易把我那些黑历史忘掉,我肯定会是你追的我,这没毛病的,漠哥。”

    “这样听起来,你好像还挺开心我失忆的。”秦漠将那人的手弹开:“过去。”

    薄九:……不是吧,连吃豆腐都不让了?

    “看来我的金主,总是不会抓重点。”秦漠一笑,嘴角半勾:“我换个方式问,看到长的好看的就表白,是你的喜好?”

    薄九立刻否认:“当然不是,这是个误会。”

    “是么?不如聊一聊,我是第几个被你表白的?”秦漠轻笑的样子,尤其让人觉得危险。

    薄九抬眸:“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秦漠看着那双黑白透亮的眸子,那里面清澈的仿佛只能倒影出他的脸来。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毕竟刚才那些吐槽的话并不像是凭空捏造的。

    薄九到这一点,还略微抿了抿薄唇:“讲真,漠哥,你长的这么好看,除了你之外,我还用向谁表白吗?”

    呵,这一句,又是来哄他的。

    想是这样想,但此时的秦漠,偏过头去,嘴角的笑清晰可见。

    可见很吃这一套。

    薄九没有看到这一抹笑,还在那继续着:“你现在是忘了,你有多难追,时候我刚认识你的那会儿,你整个人都像个洋娃娃,因为长的太漂亮了,我都舍不得冲你大声话,你不知道,我时候超凶的,对你就很温柔,可惜啊,你都不领情,总是嫌我脏,要给我洗手,吃饭前洗吃饭后洗,连睡觉之前都要洗,一副嫌我很麻烦的样子,不过都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你那个样子,我也觉得你很可爱。”

    不然怎么会把你当成女孩子。

    当然,这句话薄九绝对不会出口。

    “当时我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感情,羞答答的抱着我的存钱罐去找你,就向你告白了。”

    到这里,薄九又抿了抿薄唇:“可是,结果不尽人意。”

    秦漠听到这里,眸光朝着她扫了一眼:“羞答答?你确定你适合用这种形容词?”他想象不到刚才那一幕温情的画面,会是这个人做出来的。

    “我那时候还是很纯真的。”纯真的想要买你,可惜你太贵。

    秦漠漫不经心的挑眉:“是么?我纯真的金主,是在时候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嗯,那时候我三岁半。”薄九乘机握住了大神的手:“你明白那种心脏被电到的感觉吗?”

    秦漠不动神色的允许了她的动作,接着好笑的扬唇:“一个三岁半的孩子就能体会到心脏被电到的感觉,我不太能明白。”

    这家伙还真是能扯,还心脏被电到。

    薄九一脸深沉:“那就对了,我当时也不太懂,现在想来,就是太喜欢你了。”

    听到这一句,秦漠再也忍不住了,反手将人按在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人,一张俊脸半侧了过去,气息徐徐的打在了薄九的耳上:“胡扯到此结束,至于金主的私生活,我只有一点要求要提,既然选了我,就一直只选我,明白吗?如果金主太花心的话,我可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薄九还要开口,却被他的吻打乱了气息。

    不只是吻,还有他伸过来的手,已经就着那个姿势,撩开了她的衣摆,从到上的探了进来。

    薄九浑身都是烫的,甩不开他带来的酥麻感,衣服和头发都凌乱的充满了暧昧的美感,以及那沾惹上绯色的脸。

    耳边渐渐热起来的吻,让她连双腿都跟着有些发软,嗓音因为他的手,变得有些断断续续:“外面,还要,打游戏……”

    “会打。”秦漠着,一个倾身,将吻落在了她脖侧的位置:“不过,我的金主,在我取悦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专心一点,嗯?”

    这哪里是取悦,明明是又甜又挠人的惩罚。

    他几乎揉边了她的全身,却偏偏不给肯她,邪佞就像是一只撩人的恶魔,在她的耳边低低的问着,那嗓音沙哑的很:”还向不向其他人告白了,嗯?”

    “本,本来就没有过。”衣服之间摩擦出来的声响,让薄九越发的难捱,干脆化被动为主动,长腿环住了他的腰,接着一笑,亲了亲他的喉结,如同海底的美人鱼,处处都透着魅惑:“起来,漠哥,你还真能忍。”

    秦漠的眸因为她的动作,骤然一深。

    自己怀里的这个人,太明白怎么来碾压他的理智了。

    美人看骨这句话不假。

    入手即滑的凝肌如玉。

    再加上她在话时,扬起的唇角和眼尾处那颗就像是化为人间美女的妖,特意点上去,专门用来蛊魅书生的一样。

    她像是准备好了,再等人采摘。

    衣服凌乱着,锁骨精致,胸部弧线圆润,上衣被他的手撩了起来,露出了一截莹白光滑。

    足以引爆任何人的冲动。

    而且这样的画面,都是出自他的手。

    包括她的情动。

    秦漠单手一抽,接着缓缓的笑了:“你是想今天一整天都在床上?游戏也不要了?如果是,你就继续撩。”

    闻言,薄九改变了姿势,流氓一样:“好可惜,时间地点都不符合。”

    “不用可惜,你如果想来的话,可以继续。”着秦漠作势就要俯身,薄唇酝着的笑意如此明显。

    薄九好不容易让人停了手,当然不会笨到继续被惩罚:“不了,正事要紧,你得知道我是个体谅人的女朋友。”

    秦漠挑眉,放开了她。

    薄九伸手把上衣摆平,拉着大神就要走。

    那人却没有动,偏头又看了她一眼,就那样任由她拽着,一手漫不经心的撑着自己的下颚,嗓音还是沙的很:“你就打算这样让我出去?”

    这样怎么了?

    一开始薄九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后来一低眸,长腿就碰到了他明显起了变化的地方,脸上一阵热。

    偏偏他还是那个样子,清贵禁欲的让人想要染指。

    动情都动的这么勾人的,估计也只有大神了。

    过了半分钟。

    那地方一点要冷下去的趋势都没有。

    薄九还维持着先前的姿势:“要不要我帮你?”

    “怎么帮?”秦漠侧眸。

    薄九低声了一句什么。

    秦漠笑了:“用手?”

    薄九嗯了一声,那双眼漂亮的很:“怎么?你不喜欢?”

    这家伙也是大胆。

    往往直白的让人招架不住。

    秦漠看她着就要动,浑身的伪装都要卸了,接着按住了她的手:“你这样,只会火上浇油,快疯了都。”

    薄九还是第一次听大神这样的话,眸光一愣,就被人拉进了浴室里。

    打开的是冷水。

    他让她在磨挲玻璃外站着。

    即便是如此,薄九也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在浮动。

    五分钟。

    确实比她帮他要快。

    在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了衣服,一手按着毛巾在头上,黑色的发还在滴着水,浑身都是沐浴之后的清新。

    就这样,两个人才出了房间,走去了机房。

    那边还在吃东西的林风,在见到两个人之后,立刻道:“黑桃,你们都谈了点什么,怎么这么久?队长为什么还洗了个澡?管家爷爷准备的甜点都快被我们吃完了!”

    薄九闻言,优雅的拿了仅存的一块蓝莓酥塞进了他的嘴里,接着一笑:“林前辈,今天你还是不要再话了。”

    林风圆着一双眸,颇为不解,为什么不让他话?

    薄九见状,偏过头去问大神:“漠哥,你刚才那么多人不问,为什么非要问他?”问别人,她的黑历史就不会被翻出来了!

    “那还用,当然是队长信任我!”林风吃完东西,刚要挺挺自己骄傲的胸膛。

    就被自家队长慢悠悠的一句话打断了动作:“因为猪队友的特点比较明显。”

    顿时之间,林风就僵住了。

    队长是真的失忆了吗?

    为什么毒舌这方面,丝毫没有减退?

    真是可怕!

    即便是失去了记忆的队长,也是这么的套路么?

    他是该哭自己刚才被套路了,还是该庆幸他有看到了更多队长会恢复的希望……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