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苏年医妃权倾天下〕〔相思随你入心间郁〕〔毒奶影帝的相亲人〕〔快穿之愚姐不好惹〕〔破梦者〕〔全职法师之全职召〕〔许你一世欢宠〕〔不朽女天尊〕〔穿越之农家悍妻有〕〔被迫咸鱼的日常〕〔求求你别再演我了〕〔长生仙缘路〕〔一尺河山寸寸血〕〔荣耀:王者在上〕〔齐天大圣与漫威〕〔带着军需来大明〕〔我的修仙有点儿邪〕〔我发现自己是反派〕〔西游开荒手札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丞相咱不作了 071没必要让她知道
    暴雨中,一道黑色修长的身影撑着雨伞由远及近,走进驿站,只见那人戴着银色面具,看不到真容,从身量上明显看得出是个男人,虽然他的样子十分奇怪,但因为大雨滂沱,外面根本就没有人,亦无人看到他。

    男人在驿站的走廊上徘徊片刻,抬手收了伞,直直朝燕初所在的屋子走去。

    下一刻,黑色身影缓缓扣了扣门。

    燕初打开门,几乎没有任何迟疑,让门口的男人走了进去。

    一进屋,男人便取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丝笑,将手中的东西朝燕初身上一丢:“拿去!”

    看着男人的脸,燕初脸色难看,却立即伸手接住他抛来的东西,那东西味道很浓,竟是一包药。

    “你怎知我受了伤?”

    “废话,这种小事我自然会知道。”男人看了看燕初又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庞:“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明知那些人虎视眈眈!”

    燕初不甚在意:“一点小伤,死不了!”

    “当然,你若死,我必死,所以,为了我,你也要好好活着,小心为妙啊燕丞相。”男人道。

    燕初眼眸微敛,嘲讽道:“说的好像我是为了你活着一般。”

    “她不知道你受伤?”男人看着燕初的手臂,转了话题。

    燕初轻轻摇头:“没必要让她知道!”

    男人一脸无奈,沉默片刻,像是生气了:“我就说你这种人真是,别扭,我看了都觉得难受,处处维护自己那点可笑的自尊做作什么?能当饭吃?我劝你还是不要死憋着了,否则迟早有一天被憋死!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喜欢便是喜欢,她若不喜欢你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别搞那一套攻心术,没用!反正若是我受了伤,不仅不会瞒着她,还非要将伤口露出来在她面前晃悠,让她眼睁睁地看着,若她真的在乎,她就一定会心疼!”

    燕初脸色一沉,冷冷道:“我和她的事不用你管!我倒是忘了问你,你不会对她还有......”

    “哎哎哎,你多想了,多想了!”男人着急地打断燕初的话:“没有的事!”

    燕初严肃地盯着男人片刻,突然命令一般道:“把面具戴上!”

    男人拿起面具,快速戴在脸上:“好好好,我戴上了,你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我可什么都没做呢!”

    见他重新戴上面具,燕初的脸色稍稍好了些,不再理会面前的男人,捋起衣袖,将药粉撒在伤口上,一伸手便从里衣上扯下一块布,缠在伤口上。

    “我来!”男人帮他缠好伤口,状似感慨道:“啧啧啧,这么深的伤口你也不知道疼,我看了都心疼,果真是个冷漠阴狠又无情的人!”

    “......”燕初没说话,只是严厉地瞥了他一眼,男人识相不再开口。

    却说易倾城,燕初离开后,她一个人闷闷地躺在榻上,早晨只吃了一碗粥,此番肚子饿的咕噜叫,正盘算着让店小二弄点吃的,便听到隔壁燕初的屋子传来敲门声,她十分好奇,越发听得仔细,可以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谁在燕初的屋子里?难道是二哥?

    那她便去瞧瞧。

    “二哥!”未经敲门,易倾城直接粗鲁地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两个男人皆惊讶地望着她,屋子里并没有易子澜,除了燕初还有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这个人,她分明见过!

    他到底是谁?

    记得那次遇险,在山洞里,就是这个戴着面具地男人帮了她和燕初,当时燕初说不便告知,而且,之前这个人也不止一次帮过她,今天,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个人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医药空间:农女夜〕〔娇妻还小,大叔宠〕〔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叶凡〕〔头号男秘〕〔靳总宠妻有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