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死亡万花筒 144.番外(五)双生双死
    www..,最快更新死亡万花筒 !

    至此, 程一榭回到了程千里的身边。

    从第一扇门里出来的程千里发了高烧, 当晚便进了icu, 他们的父母都以为程千里撑不过来,但只有程一榭知道,程千里迎来了他的新生。

    几天后, 从icu病房里出来的程千里的身体逐渐恢复, 醒来的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哥哥程一榭。

    程一榭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靠着椅背, 眼睛微微闭着, 似乎已经睡着了。程千里看见阳光洒落在程一榭黑色的头发上,将他黑色的发丝衬的有些透明。树梢上洒落的斑驳光斑落在他的后背上,乍看上去竟是有些像翅膀的样子,程千里眼中的程一榭, 圣洁的像个落入凡间的天使。

    天使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眸子里带着些朦胧的睡意, 也只有在这时候, 才能在他眼里看到孩子般的稚气。

    “哥。”程千里叫了他。

    在听到这声哥, 程一榭眼神里的稚气瞬间褪去,眼神恢复成了深湖般的平静无波,他看向程千里, 道:“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程千里摇摇头:“我觉得我挺好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他竟是觉得这场病反而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健康, 平时隐隐作痛的部位此时毫无感觉。

    “嗯。”程一榭说,“你明天就和我走吧。”

    程千里一听便懵了:“走?去哪儿?”

    程一榭说:“一个可以救你命的地方。”

    程千里闻言愣愣的看着程一榭,程一榭以为他至少会问些问题,谁知道这蠢蛋就这么点了点头,只是略微担忧道:“爸妈那边已经说了吗?他们不会拦着吧?”

    “不会。”程一榭说,“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

    这次他回来,在医院做了个检查,医生们惊奇的发现他身上原本无法治愈的疾病居然完全康复,按理说这种先天性心血管方面的畸形以现在的医学手段完全无法治愈,但在程一榭身上,竟是再也找不到病灶。

    “让他跟我走吧,他留在这里会死的。”程一榭对父母说,“只有我能救他,我自己就是例子。”

    面对程一榭提出的看起来有些荒谬的要求,父母起初有些犹豫,但在程一榭用自己康复的身体作为证据后,他们还是同意了程一榭的要求。因为就算留下程千里,医生也束手无策,既然如此,不如让程一榭搏一搏。

    之后,程一榭便成功将程千里从医院里带走,两人一起回到了黑曜石。

    黑曜石是个很温暖的地方,程一榭庆幸自己能遇到这群人。只是程千里不过是个小孩,从小到大都待在医院里面,怕黑胆小,进门之后虽然身体在渐渐康复,却始终无法从门里面可怖的世界里抽离出来。

    他被梦魇吓的睡不着觉,每天晚上都光着脚哭哭啼啼的抱着枕头来找程一榭,嘴里叫着:“哥,我又做噩梦了……”

    程一榭正在电脑面前查资料,扭头看了眼程千里,扬扬下巴示意他自己上床。

    程千里乖乖的爬上他身后的大床,盯着天花板发呆,他说:“哥,你不怕吗?”

    程一榭道:“怕什么?”

    “怕鬼。”程千里回答。

    “鬼有什么好怕的。”程一榭道,“我不怕鬼。”

    “那你怕什么?”程千里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来。

    这个问题,程一榭没有给程千里答案,电脑屏幕上冷冷的光,照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他不想把自己害怕的事说出来,就好像一说出来就会实现似得。

    程千里倒也没有再问,他均匀的呼吸声从身后传来,到底是个孩子,不怕了,便迅速的入睡了。

    几天后,程千里看见程一榭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团子从屋外走进来,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见程一榭将那小团子伸手扔到了他的怀里。小团子撅着毛茸茸的小屁股,用舌头疯狂的舔着程千里的脸颊,程千里被它舔的咯咯直笑,待看清楚了这小团子竟是一只可爱的小柯基,他瞬间惊喜的叫出了声:“是柯基!!哥!!我爱你!!”

    程一榭对着程千里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哪个小孩会不喜欢动物呢,只是他们之前的身体状况并不允许他们实现这样的爱好,现在程千里身体恢复,他便送了他一个梦寐以求的礼物。

    程千里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当天晚上吃饭都多刨了几口,还激动的向大家收集意见问狗狗到底要叫什么名字,最后终于定下——土司。

    土司就是这只小柯基的名字。

    有了土司的程千里精神状态好了很多,晚上也不再因为睡不着觉来找程一榭了。

    程一榭半夜偶会去他屋子里看看,看见这小孩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土司躺在他的旁边,也翻着肚皮睡觉,一大一小两只看起来格外的和谐。

    程一榭收回目光,把门带上出来时,看见阮南烛站在走廊上抽烟。

    “这么晚了还不睡?”阮南烛问他。

    “嗯。”程一榭说,“睡不着。”

    “过两天就是他的第二扇门了,紧张?”阮南烛道。

    程一榭沉默片刻,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安。

    “都不容易。”阮南烛把烟灭了,“还这么小……我陪着你们一起进去吧。”

    程一榭闻言对着阮南烛道谢。

    阮南烛没有说什么,转身准备回房,只是在推门而入的时候,他的脚步微微顿了顿,扭头看向程一榭:“可他终究是要长大的。”

    程一榭看着阮南烛的眼睛,他知道阮南烛是什么意思。

    “你不能护着他一辈子。”阮南烛说。

    “你觉得他能做到吗?”程一榭问,“你觉得,他能做到像我这样么?”

    阮南烛叹息,不再言语。

    有些事情,努力就可以做到,但有些事,却只能靠着天赋。虽然很不公平,但门的世界就是如此。

    有的人天生就很适合进门,他们冷静,聪明,即便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也能想出逃脱的法子。

    但有的人却不行。

    程一榭是适合门的人,可他的弟弟程千里,只是一个普通的笨小孩。

    程一榭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如果他们拥有健康的身体,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程千里会平凡的长大,他或许有点笨,父母会为他的成绩头疼,但是没关系,他有个聪明的哥哥,他的哥哥可以护着他。

    可这一切的幻想,都不过是奢望而已。

    程一榭转身回了房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程千里不适合门了,如果按照平常的轨迹发展下去,程千里大约会迅速的死在接下来的门里。

    可程一榭怎么会允许这一切的发生,他已经决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三天后,阮南烛和程家双子一起进入了程千里的第二扇门。

    这扇门的难度不高,但对于程千里来说还是十分的刺激,被吓的滋儿哇乱叫。

    程一榭问他:“你到底是怎么从第一扇门里活过来的。”

    “我不知道啊。”程千里说,“我就每晚乖乖睡觉,然后突然有天看见一扇门开了,里面亮堂堂的,我走进去就出来了……”

    程一榭和阮南烛闻言都陷入了迷之沉默。看来傻人有傻福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从第二扇门出来,程千里又病了一个多星期,医生诊断后说是惊惧过度导致。

    程一榭守着他打了打点滴,程千里病的蔫嗒嗒的,他问程一榭:“哥哥,我要怎么才能厉害一点啊。”

    程一榭摸了摸他的额头,没说话。

    “是不是不怕鬼了就会好一点。”程千里说,“我决定了,我要回去每天都看鬼片……”

    程一榭想叹气,但最终这口气还是没叹出来,他只是轻声的道了句:“你先好好养病,其他的事,不用急,哥在呢。”

    程千里乖乖点头。

    程一榭以为程千里不过是三分钟热度,但谁知道他病好之后,居然真的开始看恐怖片,而且是每天一部,天天缩在客厅里用被子裹着身体,依旧被吓的跟只鹌鹑似得。

    程一榭无奈,但也没有劝他,不过他看程千里这胆子,恐怕是练不起来了。

    然而虽然程千里实力不佳,但却给黑曜石注入了另外一种新的活力。

    在他们这群人被门内恐怖世界折磨的近乎有些麻木的时候,活泼的程千里就像油彩笔,给黑曜石刷上了丰富的色彩,让这里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如果这样的日子能继续过下去该多好的,程一榭不止一次这么想过,但有些事,并不是逃避就能躲过的。

    事情的变化,出现在程一榭的第七扇门。

    那扇门凶险无比,只有程一榭一个人活了下来,当他狼狈的离开门内时,得到了一张与众不同的纸条。

    纸条上详细的写了下一扇门的线索。

    当时程一榭并没有意识到这张线索给自己生命轨迹带来的改变,他还在庆幸,庆幸自己又逃过一劫,庆幸自己拿到了第八扇门的线索,庆幸自己能够再次见到程千里。

    而很久之后,当他回忆起此时,却发现当时的自己,原来是站在了命运的分叉口。

    命运的一边是地狱,另一边,也是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