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死亡万花筒 146.番外(七)白铭和张弋卿
    www..,最快更新死亡万花筒 !

    白铭和张弋卿相识之后, 张弋卿曾经问过白铭一个问题, 他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的白铭粲然一笑, 看着张弋卿的眼睛,认真又严肃的回答,他说:“我的梦想就是你。”

    张弋卿听到白铭的回答愣了片刻:“我是认真在问你。”

    白铭道:“我也是认真在回答。”

    白铭的确是认真的, 在接触门之前, 他便是张弋卿的影迷,疯狂的迷恋着屏幕里,那个英俊的男人。

    张弋卿的每一部电影, 每一部电视剧, 每一个广告,白铭均有收藏。在知道张弋卿要退出大屏幕,转战幕后当导演时,白铭疯了好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他们组织里的人都不敢和他一起进门, 他们可知道白铭是那种心情不好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

    那时候的白铭还不是他们组织的老大,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过门人,但身上展现出的潜力已经让和他一起过门的人隐约感觉此子并非池中之物。

    白铭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 他自幼生在孤儿院里, 至少十二岁的时候才被找回。那时候的他才知道, 原来自己的父亲是个富豪,而找回他的原因也不是什么父子情深,而是因为他的兄弟需要一个健康的肝脏。

    狗血的故事, 却落到了白铭的身上。

    其实在和张弋卿相识之前, 两人曾经见过一面。

    那是白家的酒会, 瘦瘦小小的白铭站在角落里,看着张弋卿同他的父亲笑着交谈,那时候的张弋卿还年轻,刚拿下第一个影帝,面容上带着些稚嫩的味道,但已经依稀可见以后那无双的风华。

    白铭盯着他看了好久,脑子闪过了许多的念头,这时候他已经是张弋卿的影迷,只是却并不敢上前和他搭话,只敢远远的看着。

    之后,白铭就遇上了门,他便以为他和张弋卿的缘分,止于一面之缘而已。

    但命运永远是神奇的东西,在白铭经历了数年的磨砺,在门的世界里占了一席之地时,某天他的好友突然问他,说:“白铭,你不是喜欢张弋卿么?”

    白铭嘴里点着根烟,懒懒散散的嗯了声。

    “他也开始进门了。”他的好友如此道,“你考虑接洽么?”

    白铭扭头看向自己的好友:“你说什么?”

    好友无辜的看着他,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白铭把烟灭了,笑道:“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玩笑,在见到张弋卿的那一刻时,白铭就知道自己的愿望即将实现。

    已经退居幕后的张弋卿已经不似少年时水嫩,但英俊却没有减少分毫,他就如同一瓶尘封的酒,时光并未使他褪去魅力,反而更加散发出一种独属岁月的芬芳。

    有能力的人,都是傲气的,张弋卿在他的行业里是骄傲的佼佼者。他曾经四次夺得影帝的桂冠,其他大小奖项更是不计其数。甚至在转型幕后做导演的第一年,便得到了国内最佳导演奖的提名。

    只是可惜,在遇到门后,他的命运却被迫的拐了一个弯。

    “你好,我叫白铭。”两人面对面坐着,白铭微笑着朝着张弋卿伸出手,他的笑容真诚,加上那张无害的脸,当真是看不出一点属于顶级猎食者的气息,他道,“很高兴认识你。”

    张弋卿自然被白铭蒙蔽了,他握住了白铭的手,道:“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张弋卿。”

    “哦。”白铭点头,“我看过你的电影。”

    张弋卿客套的笑了笑,他大约以为白铭是一个普通的影迷,或者连影迷都算不上,只是个偶然看过他电影的观众罢了。但许久之后,当张弋卿看到某个堆满了自己所有作品的屋子后,才明白过来白铭完全不似他表现出的那般无害。

    当然,此时的张弋卿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他看着一头自然卷,笑起来格外淳朴的白铭,竟是当真以为他是个性格温和的年轻人……

    那时候张弋卿甚至都搞不明白为什么白铭组织里的人这么怕他,他还想着这些人是否误解了白铭的脾气……

    门内外的白铭,差别并不太大,性格依旧温和,面对某些恶言相向,甚至对于他们表示出恶意的人,都从来不激烈回击。

    在某些时候,张弋卿甚至还觉得白铭是脾气好过了头,甚至还曾站出来保护过白铭。

    “你脾气太好啦。”张弋卿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人善被人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白铭就笑眯眯的听着张弋卿教训,道:“张哥教训的对。”

    张弋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看着白铭那乖巧的笑容,便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摸了一下,摸完之后才感觉好像动作不太对头,干咳一声后,解释道:“看起来太好摸了。”

    白铭眨眨眼睛,对此不置可否。

    白铭的头发十分蓬松,手感一一顶一的好,让人看了就想摸一下。不过敢在老虎头上动手的人实在是不多,张弋卿就是其中之一——虽然那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发现白铭是猛兽而不是什么可爱的小猫咪。

    但假的终究是假的,张弋卿也不是蠢人,当他意识到白铭身上的违和感时,两人的关系已经更进一步。

    发现异常还是张弋卿开了个玩笑,他说:“白铭,我怎么发现得罪你的人都倒霉了呢。”

    白铭闻言眨眨眼睛,道:“不该倒霉吗?”

    张弋卿看着他的笑容一愣,他本来是在开玩笑,但是仔细想过后,后背上却出了层薄薄的冷汗。因为回忆从他和白铭初进门到现在,得罪里白铭的人哪里只能用倒霉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竟是都……死了。

    没错,死了,死于各种奇奇怪怪的意外,有些事情乍看起来像是意外,可如果发生的次数多了,就不是意外了。

    偶然的是某种程度上的必然。

    领悟了什么的张弋卿再次看向白铭,却发现眼前这个看起来本该很好读懂的年轻人竟是有些陌生。

    好在这种感觉只是刹那,白铭便又笑着凑过来,说:“张哥,晚上陪我一起去吃火锅吧。”

    “行啊。”张弋卿应下了。

    他们两人关系此时还只是暧昧的阶段,但门里的世界随时可能死去,白铭对他的维护之心,张弋卿也看在眼里,于是两人便越来越近,直到某天张弋卿去了一个应酬。

    作为一个娱乐圈里的大佬,张弋卿的大腿自然是有不少人想要抱,于是那天一个合作伙伴便同他引荐了一个漂亮姑娘。

    张弋卿虽然直接推辞掉了,还是被跟着过来凑热闹的白铭看了个正着。

    莫名的,面对白铭的目光,张弋卿竟是有些心虚,酒会还没结束,张弋卿就被白铭拉到了单独的休息室,他本来想反抗,却发现自己居然完全不是白铭的对手——被拎着跟拎袋米似得。

    “张哥有喜欢的人了吗?”白铭如此问他。

    张弋卿道:“没有。”

    “没有?”白铭说,“那她是怎么回事?”

    张弋卿看着白铭的表情,意识到眼前的人似乎有些醉了,他舔了舔嘴唇,语气干涩:“我不喜欢她。”

    “你不喜欢她,但你还是会接受她?”白铭问。

    张弋卿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话到了嘴边,骨子里傲气莫名被白铭质问的语气激发了出来,他扬起下巴,露出一个冷淡的表情,强行压抑住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安:“是又怎么样?”

    白铭伸出手按住了他的嘴唇,他凑过来,轻声道:“可是我会生气啊。”

    张弋卿蹙眉。

    白铭道:“会非常……非常……生气哦。”

    张弋卿正欲问你生气又如何,便被白铭一把推到了休息室的沙发上,白铭的手指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粒扣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弋卿,语气是张弋卿从未听过的冷漠:“我不想等了。”

    张弋卿瞪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白铭似乎和他印象中那个人畜无害的青年完全判若两人。

    “张哥。”白铭说,“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张弋卿喉咙吞咽了一下,没有回答白铭的问题,只是道:“你冷静一点……”

    白铭看着他:“也是喜欢的对吧?只是不愿意承认……不过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他笑了起来,俊美的像个妖孽,“只要我喜欢你就好了。”

    之后的一切,便不可描述。

    等到张弋卿再次恢复意识时,整个人都散架了,他被白铭用一张毯子裹起来,直接放到了车里,白铭见他醒了,笑眯眯道:“张哥,醒啦?我们这就回家。”

    张弋卿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的厉害,他想到了什么,脸颊上浮起一抹红痕,艰难的骂了一句:“畜生。”

    白铭眨眨眼:“张哥你这是在夸我大吗?”

    张弋卿:“……”他服了。

    白铭道:“没事,这才凌晨三点呢,等回去了咱们还有很多时间。”

    张弋卿正欲反驳,白铭便吻住了他的唇,他的吻有些粗暴,将张弋卿的唇吻成了暧昧的红色。

    张弋卿被他吻的脑袋发晕,此时才隐约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招惹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