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07章一家四口成功睡在一起!
    ,精彩小说免费!

    无奈之下,阮白动作很轻地打开了房门

    月光下二十来平米的狭窄屋子,躺着两个睡得正香甜的小家伙,门口的两个大人,却第一时间抱在了一起。

    阮白呈往回走的姿态,身后男人的怀抱,却似铜墙铁壁一般,把她纤弱的身子箍得紧紧的。

    “你别这样,孩子醒过来会看到”

    她在男人的怀抱里喘着粗气,很担心,很害怕,没喝酒的慕少凌已经是个无法无天的衣冠禽兽了,喝了酒的他

    阮白几乎不敢想象。

    只希望他闹得不要太过分了。

    “你不愿意,我就不勉强你跟我做,如果弄伤了你,记得跟我说,别不好意思。”慕少凌性感的薄唇贴在她的耳后,居高临下地亲吻着她白皙温热的皮肤,克制着他那快要迸发的侵略气息。

    阮白没再说话了,任他抱着。

    有了他这句话,她稍微放下了心。

    而且她觉得挺好笑的,往日绝对清醒着的男人反而禽/兽的不得了,喝醉酒了,倒理智起来了。

    不知道被他饱了多久,总之在软软睡梦中翻身,嘟哝着叫“妈妈”的时候,阮白不顾一切的挣脱了男人的怀抱,过去看孩子。

    慕少凌衣冠整齐的站在门口的位置,因为喝酒的缘故,他深邃的双眸中又透着几分疲惫。

    看到阮白坐在软软身旁,附身轻轻拍着软软的模样,他的唇边,及不可见的勾起笑容,转瞬即逝。

    “妈妈在这里,在这里”阮白小声的贴在软软耳边,小声呓语,似乎这样做了,软软在梦中就会很开心,睡在一个有妈妈有爸爸的世界里。

    果然,软软很快就老实了,只是胖乎乎的小手指不知何时捏起了阮白的睡衣衣角。

    一时间,阮白没敢动,怕弄醒孩子。

    门口的慕少凌脱了鞋,这屋里的地上被她擦了至少五遍,干净的一尘不染,床的条件有限,所以两个孩子跟她都是直接睡得地上。

    还好,二楼的地上不会潮湿不会凉。

    慕少凌去了洗手间,应该是在洗漱了。

    阮白想了想,理智在不断的告诉她:你不能让这个男人留下来,院子里住着的都是成年人,一点风吹草动,一次没被发现,两次没被发现,难免三次也不会被发现。

    在没有光明正大的资格之前,阮白不想连累慕少凌这样身份尊贵的男人,跟她一起堕落。

    睡衣的衣角还在被软软捏着,阮白保持一个姿势坐的累了,索性直接就着这个歌姿势,就躺在了软软身旁。

    洗手间的水声,并不大,里面的男人可能也不想吵到熟睡的孩子。但这洗漱的水声,还是扰乱了她的心。

    阮白承认,自己很期待跟张行安迅速的离婚,虽然离婚与不离婚的眼下,也没有什么差别,可慕少凌不计较,不代表他不介意,说到底,那两本结婚证,成了慕少凌跟她只能偷偷摸摸的一道屏障。

    慕少凌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阮白还是清醒着的,没有睡意。

    “我睡哪儿?”

    慕少凌问完,已经站在孩子跟她的面前,高高在上的脱掉了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随便丢在地上,跟孩子们的衣服一起。

    而躺在孩子身边的阮白,现在根本不敢说话,一说话,近距离的软软和湛湛就会被弄醒。

    所以,直到慕少凌挨着她躺下的时候,她都是懵的

    男性温热的身躯逐渐包裹住了她的后背,一条手臂也压在了她的身上,圈抱着她。

    阮白想翻个身,叫他回a市去住。

    可她低头看了看软软牢牢攥着的睡衣一角,又犯了难,她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更觉得这么多年没有陪在两个孩子身边,对她们十分亏欠。

    这样一个满心亏欠又自责的新手妈妈,难免就更加溺爱孩子,不舍得孩子的睡眠有一丁儿点的不稳定性。

    就在男人的大手已经来到她睡裤裤腰的位置,缓慢地伸进去,粗粝干燥的手掌抚摸到她的皮肤的时候,软软捏着她睡衣一角的手指,成功阻碍了醉酒的慕少凌不能继续

    阮白凑近了软软,看着睡着了也能保护妈妈的女儿,欣慰地笑了一下

    “怎么回事?”慕少凌皱起眉头,一脸阴沉的起身,直接查看阮白和软软这边的情况。

    微弱的月光下看到女儿攥着阮白的睡衣一角睡觉,慕少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直接捏住了女儿白嫩的小肉手,把那衣角,从小肉手中拿了出来。

    下一刻,阮白就被重新躺下的男人翻转了过去,额头和鼻子都撞在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上。

    “对我儿子女儿这么殷勤,百般挽留,却想把我拒之于门外?赶回a市?”慕少凌的语气里有着强势与霸道,黑沉的眸子,在面对面的情况下,凝视着她。

    “我只是怕被人看到。”阮白不敢跟他四目相对,只能低头逃避他锋利的视线。

    但她被男人抱的太紧了,一低头,就好似变成了往他怀里钻

    她的这个举动,慕少凌还挺受用的,烦躁的火气消了至少一半,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怀里的女人,说:“也许他们早就怀疑我们的关系了,早晨来小镇上,我第一件事是来了你房间,还给你带了早餐,这瞒不过别人的眼睛。”

    “不会的。”阮白打断他的话,据理力争:“老板给员工带早餐,可能看着的确不太正常,但但老板和我是亲戚关系,带饭的这个举动,就变得再正常不过了。”

    “亲戚关系?”慕少凌的眼神变得桀骜严肃,想再给她一次机会,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一遍。

    然而阮白根本没有注意到男人发怒的视线,解释说:“在他们眼里,我是你表兄弟的老婆,你给表兄弟正在吵架闹离婚中的老婆带早餐,好像,也说得过去”

    “是吗?那在他们眼中,我这个老板上了表兄弟的老婆,说不说得过去?”随着这句话说完,阮白顿时觉得臀上一凉。

    睡裤被他粗暴的扯了下去!

    阮白抬起头来瞪大眼睛看他,却因为身后就是紧挨着她的两个小宝宝,而不敢大幅度挣脱他的钳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