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09章哇!小白,你厉害了啊!
    ,精彩小说免费!

    “怎么了?”

    阮白被同事看的浑身不自在,觉得张超的表情有点惊悚。

    “还是,还是你自己看好了!”张超无法形容自己所看到的,索性直接把笔记本电脑推到了阮白的面前。

    阮白不明所以地接过电脑看。

    女同事在一旁也盯着电脑屏幕看。

    相信今天每一个打开电脑的年轻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应该都看到了这则新闻!

    新闻标题蹭了当红新人明星“林宁”的热度。

    劲爆!该男子先跟林宁同车夜归,共度良宵,后自证已有妻子家世!

    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遍标题,阮白已经心慌不已。

    挪动鼠标点进新闻内容,却看到新闻内容中有截图有真相,是一个新注册的微博用户,他发的第一条微博就是一张结婚证!

    这个微博用户不是别人,正是张行安!

    而张行安发的这纸结婚证,上面清楚的写着阮白的名字,出生年月日,以及配有阮白的二寸照片!

    一旁看八卦的女同事,已经拿出手机赶紧打开自己手机上的微博app,搜索新闻上的“微薄用户”,发现这个“微薄用户”已经有了认证信息!

    认证信息是:xx酒吧老板!

    “小白,你老公是开酒吧的啊?”女同事边看边问。

    阮白没听清楚女同事的话,脑子里嗡嗡作响,一门心思都在新闻内容上。

    把将近一千字的新闻内容看完,阮白明白了大概意思。

    就是昨晚深夜,势头正好的95后小花林宁,跟张行安两个人共同乘坐一辆车,深夜回了林宁居住的小区。

    张行安是个自由的普通市民,要说他特殊,只能说他较比普通人有钱一些,长得有型一些,但这些都不足以让媒体关注到他。

    只是他跟娱乐圈炽手可热的“林宁”走在一起,还是深夜,这就引人遐想了

    小镇院子外。

    一个刚买完包子的女同事也跑进来,低头看着手机,差点绊个跟头,到阮白面前说:“哇!小白,你厉害了啊!跟玉女林宁一起上头条新闻,这是要火的节奏啊!”

    一直坐在阮白身边的女同事a,惊讶过后,小心翼翼的问阮白:“诶,小白,你知道林宁是谁吧,不用给你科普了吧?”

    阮白点了点头,可眼睛还盯在电脑屏幕上,秀气的眉,微微皱起。

    同事a这便不再说话了,说多了,怕是非但没有安慰成当事人,反而还成了给人家伤口上撒盐。

    其实这种花边新闻,向来就是真真假假,不可全信,但也是无风不起浪。

    阮白大略看了一眼网络上的评论。

    有人评论说:“这位张先生跟林宁应该只是朋友,我是学微表情的,这几张照片和视频我绝对不会看错,林宁的粉丝请放心,你们的小姐姐跟这个男人没有一丝一毫不正当的关系。”

    林宁的粉丝直接把这个所谓的“学微表情的网友”,连赞带评论的顶上了最热门去。

    仿佛这条评论全世界最权威!最可信!

    也有人说:“吃瓜群众能不能不要打扰张先生和他的妻子白小姐了?两个人都是圈外人,被你们这样带进圈内讨论不太合适吧,扰乱别人的正常生活,这不道德。我相信张先生和白小姐既然跟林宁认识,那一定也都是很好的人。”

    但也有这样说的:“粉丝还在那儿辩解维护什么?笑掉大牙!你们的林宁玉女小姐姐,就是深夜耐不住寂寞带男人回家,一目了然,还用谁陷害吗?视频为证哦。”

    “林宁小姐姐的背后金主,怕就是这位张先生吧?”

    更有同情阮白的网友发表言论:“这位白小姐才真是惨,莫名其妙的被带到大众视野里,还怎么在原单位待啊。新婚老公出轨玉女明星,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这个张先生,敢晒结婚证,其实完全不是有担当爱妻子的表现好吗?分明是为了撇清跟林宁的关系,不惜把私生活和妻子暴露出来,也要给新欢林宁洗白啊!真爱明明是林宁!”

    底下还有附议的:“对,这位张先生怎么可能只是一个酒吧老板那么简单?能跟林宁过夜的男人啊!能简单得了吗?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个人是t集团老板慕少凌的表兄弟,五年前还坐过牢,有恶劣前科的!果然女明星都喜欢不简单的人物呢!你们的玉女林宁,也不过如此吧!”

    “唉,可悲啊,你们粉丝跪舔林宁小姐姐,林宁小姐姐深夜卖力跪舔金主张先生最惨的还是原配白小姐期待原配白小姐出来发声”

    阮白气愤的直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啪的一声!

    张超大气没敢喘,先把电脑给拿了回来,怕电脑待会儿会牺牲掉

    小镇的院子里,现在分为两类人。

    一,别人。

    二,新婚丈夫昨晚出轨玉女明星林宁的可怜妻子,阮白其人。

    拿出手机,阮白破天荒的拨打张行安的手机号码,可是对方一直占线中,怎么打都打不过去。

    与此同时,阮白的手机里来了一堆消息,大多都是同事和老同学慰问她的。抱着看热闹的态度。

    当然,也有李妮和周小素这种真关心人的。

    最后无法,阮白只好编辑了一条短消息给张行安发送过去。

    “张行安,我希望你能以最快的速度删掉那张结婚证!把我的信息和照片晒给公众看,你这是不尊重人的行为!”

    a市。

    阮美美正要出门,李慧珍却在后面拉住她:“干什么去?有没有钱,给你妈点花花!”

    阮美美闻声回头,盯着这个废物妈看了半晌,才不甘不愿的从包里掏出两张一百块的,砸在门口的鞋柜上,瞪着眼睛说:“我真的没有钱了!要不,你就把房子卖了,回老家吧!”

    李慧珍没听女儿的话,拿了二百块,嫌少的嘀咕着,回了屋。

    阮美美站在门口气了几分钟,才转身出门。

    今天的新闻头条,她也看到了。

    阮白,居然是张行安的妻子?开什么玩笑?阮白嫁给了张行安,跟自己上过床的那个张行安!

    阮白那个贱人,凭什么?!

    站在马路边上等车,阮美美低头给张行安发了微信消息:“我希望能尽快见你一面,否则你会后悔的!”

    “发什么疯?”很快的,张行安回复了一句,语气高贵冷漠的,就像在跟陪床的宠物之一说话。

    “我没有发疯,阮白是我妹妹,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好的,不好的,你不想我去找媒体或者开个账号到微博上实锤爆料吧?”阮美美豁出去的威胁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