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32章情况不太乐观……
    ,精彩小说免费!

    阮利康似乎想说话,他抬起手,颤抖地,直指着阮美美。

    李慧珍来回瞧着,只见女儿阮美美一脸的不服气,对着阮利康的脸色,也彻底的灰暗了下来!

    而病床上的阮利康,嘴巴微张,气息强烈的在喘着,可肺癌病人到了这个程度,情绪又愈发激动,怎么可能喘的明白这口气

    “不要说了,美美,你先出去!”李慧珍过去按住女儿,把女儿就往门口推,背对着病床上的阮利康,李慧珍一边对女儿使眼色,一边哄着说:“这边交给妈妈,你该得到的都会得到。”

    “交给你什么啊!”阮美美瞪大了眼睛喊着,又一次挥手推开自己的妈妈。

    嫌弃完磨磨叽叽只会拖后腿的老妈,阮美美重新走到病床旁,居高临下的看着病床上瘦的可怜的阮利康,讥讽的扬起唇角:“阮叔叔,您住院时日已久,恐怕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吧,阮白怎么骗您,您就怎么相信的。”

    说着,阮美美拿出手机,把之前截图存在手机里的新闻照片,找了出来,递到阮利康的眼前。

    阮利康眼神涣散,但却努力聚焦着,看手机屏幕上的截图内容。

    “看到了吗?阮叔叔,您的好女儿已经嫁人了,这个男人对她好像也挺好的”阮美美撒了个谎,然后继续又说:“您是不是也想阮白的后半生,能过得顺遂一些?”

    阮利康咳的还是面色通红,但他一双眼睛,定定的盯在手机上。

    阮美美笑着说:“阮白嫁给这种出身的男人,不仅不愁吃穿,只要她愿意,别墅,豪车,都随便她,阮叔叔,您说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命?阮白那里是无数豪宅她不稀罕住,我呢,我是低声下气的求您施舍给我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当嫁妆傍身,太不公平了!”

    整个病房里,都是阮美美失去控制的声音。

    “阮叔叔,您还不知道您的女儿五年前做过什么丑事吧?那就让我慢慢的给你说清楚?”

    另一边。

    公寓。

    阮白早上起床,本来想先做早餐的,但她发现软软已经醒了,抱着她的大腿,蹭来蹭去。

    “时间还早,再去睡一会儿,乖”阮白蹲下,抱起软软。

    搂着她脖子的小家伙,闭着眼睛说:“我要你跟我一起睡”

    “跟你一起睡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听话的去上学,好不好?”阮白担心软软还是排斥上学,早餐的时候势必又要惹恼某个不合格的爸爸。

    到时候的下场,就是某爸爸冷脸,孩子吓哭。

    果然,一提到上学,软软整个人都炸毛了,嘴里喊着不要不要我不要去上学!

    阮白侧躺在儿童床上,伸不开腿,但也耐心的跟软软讲着道理。

    早上八点。

    阮白之前把软软哄困了,就出来先准备起早餐,微波热了牛奶,接着又开始熬汤。

    昨夜她隐约感觉到,慕少凌回到床上休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从他是湛湛和软软亲生爸爸的角度来说,阮白也不希望他身体熬出什么问题。

    但商人,哪有自由的?放眼全世界来看,哪个不是忙忙碌碌,肩挑重担。

    一忙起来就忙到深夜,这也是他白天全心全意的陪她和孩子,任意挥霍时间所付出的代价。

    可能是出于心疼,她忍不住熬了一锅非常营养的骨头汤。

    慕少凌起床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也起床了,不知阮白怎么哄的软软,小丫头洗完脸擦完香香,乖乖的去整理小花书包。

    这一幕,再一次的让慕少凌认为,这是真正的有了“家庭”的感觉了。

    偌大的洗手间里。

    湛湛尿完了尿,刚想要去冲水,就看到爸爸抬起一只大手帮他冲了,还对他说:“快点洗脸,别浪费时间。”

    虽然语气依旧严肃沉闷,但这次爸爸足足说了九个字!

    九个字啊!

    以前都是面容冷峻又不耐烦的“洗脸!”这两个字

    小家伙快速的洗完了脸,一抬头还接到了爸爸递给他的擦脸毛巾,很干很白。

    擦完了脸上的水,小家伙抬起头说:“爸爸,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哪怕慕湛白年龄还很小,但人类的感觉是敏锐的,他总觉得这里头有诈!

    爸爸太反常了!

    “你是我的儿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慕少凌洗漱完毕,带着儿子一起走出洗手间。

    一大两小,原本都坐在餐桌前了。

    软软突然懂事的去了厨房,要帮小白阿姨拿东西到桌子上。

    阮白哪敢让这么点的孩子端东西,只好给了她一颗白煮蛋,让她拿到桌子上去,不烫,也不怕摔。

    最后一家四口坐在早餐桌前。

    阮白盛了一碗汤,什么也没说的放在慕少凌面前,然后又给两个孩子分别派发了温热的牛奶。

    看了看眼前这碗现熬的骨头汤,慕少凌抬头,再看向阮白的目光,就分外的温柔。

    阮白虽低着头,却也能感受到男人那道含蓄又热烈的灼热目光,仿佛真的被烫到了脸颊,她觉得双颊很热

    两个小家伙边吃早餐,边天马行空的聊天,根本没注意到大人之间的眉目情愫。

    慕少凌很快就喝完了一碗骨头汤,他动作十分优雅的把碗递给阮白,贪婪的道:“再盛一碗。”

    阮白没说什么,即使他不要,她也会劝他多喝点,甚至想弄个保温杯,装进去让他带到公司里喝。

    起身给他盛汤的时候,手机就响了。

    阮白一边打开汤锅,一边接起:“喂,你好?”

    慕少凌其实早餐已经吃好了,但就是贪恋一家四口坐在一起的早餐时光,才没起身。

    这会儿他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突然,手机也响了,来电提示显示的是董子俊。

    接起电话的同时,慕少凌就听到厨房里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打碎的声响!

    董子俊急忙说:“慕总,阮白小姐的爸爸出了状况,眼下情况不太乐观,正在急救”

    厨房里。

    阮白没有时间躲开汤锅的锅盖掉在地上的碎片,大脑一片空白,没了反应,同样,她也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通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