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52章真狠,果然是慕少凌的种!
    ,精彩小说免费!

    一向乖巧的软软看到妈妈被欺负,小姑娘这次也怒了,她随便拿了一个拖把,便狠狠的往张行安身上打去。

    小姑娘童稚的嗓音还不停的骂道:“坏蛋伯伯,欺负妈妈,我打喜你!打喜你!”

    “呲——”

    小腿上传来的剧痛,让张行安吃疼,他不得不放开了对阮白的钳制。

    阮白慌张的从他的怀里逃出来,眼底被怒意充斥,而她的唇瓣,红肿不堪,仔细看还能清楚的看到上面沁出的骇人血丝。

    一切都在昭示着,她恨不得立刻杀了张行安。

    张行安邪魅的舔了一下唇角,舌尖处传来一阵难忍的痛意。

    啧,这女人真狠,他要是再不松开她,估计自己的舌头都有被她咬掉的可能。

    瞥了一眼还附在自己腿上狠咬自己的湛湛,张行安用力把他给扯了下来。

    拉了下裤腿,他果然看到自己小腿部的一块肉几乎都被咬掉。

    ——这小狼崽子真狠,果然是慕少凌的种!

    张行安瞟了一眼手里还紧握着拖把,气冲冲的护在阮白面前的软软,尽管小姑娘吓得不轻,但依然以一副护妈妈的模样,立在自己妈妈面前,对着他龇牙咧嘴的示威。

    他笑了。

    这两个小崽子倒是有意思,这冲动的性子,倒是跟他那个表弟有得一拼。

    慕少凌那个男人就是这样,清隽,矜贵,长相绝对符合任何女人的梦中情人,外表看起来温润如玉、优雅无比,实际上狠辣至极。

    他那惊人的商业头脑,还有在商场上强势的铁血手腕,就连奸诈的商场老手也不敢触其锋芒,仅仅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就将当时摇摇欲坠的t集团,发展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现在t集团生意几乎垄断所有行业,只要慕少凌动动手指,整个商界都得跟着地动山摇,商业中的人士暗中给他起了个外号“冷面阎王”。

    湛湛和软软手拉手的护在阮白的面前,气汹汹的瞪着他,仿佛张行安就是个可怕的怪兽般,防备着他。

    这让阮白辛酸又感动,那颗发抖的心,在抱着两个宝宝的时候,瞬间有了和他对抗的勇气!

    阮漫微简直要懵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她知道,自己的侄女阮白在和慕少凌交往。

    阮白曾断断续续的对她说过他们之间的一些事情,她以为阮白和慕少凌是一对。

    但在大哥的葬礼上,这个叫张行安的男人居然自称是自己的侄女婿,甚至还对她这个姑姑晾出了他和侄女的结婚证,这让她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真相,自己侄女什么时候结婚的,她怎么不知道?

    如果,侄女真的和张行安领了结婚证,那

    她跟慕少凌的感情,又被置于何地?

    那侄女不就是出轨了吗?

    “张行安,你滚,阮家不欢迎你,这婚,我离定了!”阮白决绝的说。

    “阮白,你以为你跟我离了婚,慕家就会接受你了?慕家老爷子最重名声,你一个二手女人还妄想嫁入权贵慕家,你不要做白日梦了,我宁愿跟你一起毁灭,也不会放了你,等着,我会让你乖乖的回到张家。”张行安此刻没有任何的理智。

    他从抽纸中抽出一张纸巾,一丝不苟的擦着唇角的血渍。

    随即,将染红了的纸巾揉成一团,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转身,直接离开,随手重重的带上了门。

    阮漫微被他的关门声吓了一跳,看到自家侄女面无血色的模样,她这才从恍然反应过来。

    她担忧的问道:“小白,你没事吧?那个男人究竟怎么回事?你和慕少凌不是一对吗,你什么时候成了他的老婆?你结婚的事情之前并没有告诉姑姑啊,要不要我给少凌打电话”

    阮白摇了摇头,神情看起来非常的疲惫:“姑姑,有时间我再告诉你,现在我只想休息一会儿。”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连串的打击让她防不胜防。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静一静。

    “好,你赶紧去休息,家里我来收拾。”看到阮白一脸的倦色,阮漫微也是很心疼。

    她搀扶着阮白走向卧室,抓到侄女瘦的不成样子的胳膊,她的心仿佛像针刺一样抽抽的疼。

    大哥走了,如今她的亲人也只剩下侄女一个了,还有两个可爱的外孙。

    看阮白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太好,而今她又患了绝症,她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自己也离开了,阮白母子三个怎么办?

    两个孩子知道妈妈现在心情很不好,乖乖的跟在妈妈身边。

    阮白躺在大床上,闭上眼睛,胸口的那一抹疼痛,却不停的四处蔓延开来。

    湛湛和软软分别躺在妈妈的两侧,小手紧张兮兮的拽紧妈妈的衣角,唯恐她会离开一样。

    她紧紧的抱着两个聪明懂事的孩子,仿佛他们是她唯一的救赎。

    张行安的话一直在她脑海中回荡,虽然听起来很残酷,但绝对现实。

    慕家,是这个城市绝对的权贵,即便她未婚,凭她低微的身份,对慕少凌也高攀不起。

    算少凌可以不顾众人非议,坚持娶她,可在旁人眼中,大概她也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她,到底该怎么办?

    城市另一端。

    酒桌上,一张张脸庞全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把酒言欢,言笑晏晏。

    有些面孔是慕少凌熟悉的,也有些是方才认识的。

    傍晚时分,他突然被一通紧急电话召来应酬,尽管不耐烦,但今天这个局他必须得来,生平第一次,慕少凌觉得这应酬很让人烦躁。

    阮白此刻正需要他的陪伴,他却没办法,这让他有些愧疚。

    位于酒桌正中间位置的那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看起来威风堂堂,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睛闪烁着精明的光芒,身上有种被岁月沉淀的儒雅气质,他是省委林书记。

    而陪在他身边的那个打扮的千娇百媚的女孩,不时的逗得他爽朗大笑,自然是他的宝贝女儿林宁

    林宁痴痴的盯着慕少凌,灯光下的他,长身玉立,面容完美,侧脸的线条,仿若雕塑。

    他似乎在静静的聆听父亲的发言。

    男人那双墨般温润的眸子,炫目又生动,嘴角不时泛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只此一眼,让她沉沦得不可自拔,这个男人,她誓要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