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79章她渴望他有力的胸膛和怀抱
    ,精彩小说免费!

    从电梯出来,走到奢华的套房前,慕少凌的瞳孔通过机器识别,为他专门设定的繁冗密码锁,应声而开。

    “放开我,慕少凌”阮白干哑的嗓音,因为药效而变得魅惑。

    她的身体越来越难受,强烈的忍住想要扑倒他的慾望,逼迫自己要理智。

    慕少凌凑近阮白圆润的耳垂,嘴角邪恶的弧度越来越厉害:“那就看看,到底你舍不舍得我放开你了。”

    抱着她无意识扭动的娇躯,慕少凌带着阮白走进一间偌大的套房。

    自动感应灯光随之开启,无数盏华丽的小灯镶嵌在墙壁上,一直延伸到穹顶最高处。

    顿时,房间里散发着银色的温柔光芒,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

    最令人惊讶的是,房间穹顶处的天花板,竟然是一层厚厚的玻璃帷幕。

    透过屋顶,可以看见夜幕下美丽的点点星光。

    深邃的夜空下,朦胧的月亮,清辉闪烁,像明镜般高悬天幕。无数闪闪发光的星星,明暗各异,萦绕在它的周围,恰似一粒粒璀璨的宝石,颗颗紧紧相拥,盈满夜空的角角落落。

    它们调皮的向世人眨动着灵动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自己和浩瀚宇宙神秘的故事。

    真的太美了。

    阮白情不自禁的赞叹,殊不知此时的她,也恰似这些星星那般魅惑,引诱着这个怒气冲天又目光冷鹜的男人!

    “喜欢这里?”慕少凌性感低沉的嗓音,将阮白的思绪,从美丽的星空中拽了回来。

    阮白幽黑干净的眼底,似乎闪过一丝狼狈。

    尽管全身绵软无力,她还是使劲想将他推出去:“慕少凌,如果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羞辱我,就不必了”

    慕少凌冷冷的凝视她,大掌抓住她本就堪堪遮住身子的浴袍,使劲一扯,只听“刺啦”一声,那浴袍,随即就飘落在地毯上,而他将她往后一推,她整个人便被摔到大床上。

    “既然你这么慾求不满,那我今晚就好好满足你?”

    “你”阮白以为自己要被摔疼,没想到床铺竟然出乎意料的柔软,她一点也没被摔疼。

    可令她觉得羞耻的是,她居然在他面前呈赤果的状态,没有丝毫的遮掩。

    尽管跟慕少凌有过多次的亲密关系,但毕竟不是老夫老妻,阮白还是觉得羞耻,忍不住惊叫出声。

    更没想到的是,阮白发现,自己的嗓子发出来的声音,音竟然如此暧昧,简直就像小黄片里的女主吟浪的娇床声

    尤其,她的肌肤滚烫,不是一般的潮红,小腹处的热浪更是一波高过一波。

    一股股热流从那里流出来,简直让她羞愤交加。

    张行安到底给自己吃的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阮白额头上沁出的香汗一直不曾停过,她蜷缩成虾米状,环住自己饱满的胸,可是该死的,她发现自己居然那么的想扑倒眼前的男人,更渴望他有力的胸膛和怀抱。

    药效控制下,阮白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她的理智已经被生理慾望侵占,她竟然无法控制的抚摸上自己一双饱满的胸脯。

    女子娇美的身体,像是被剥开的荔枝般泛着莹白的光,在慕少凌的面前无任何遮掩的呈现。

    慕少凌凝望着阮白傲人的身材,看着她的眼睛由清亮逐渐转为涣散,看来,她的药力还在发作着。

    甚至有愈来愈烈的趋势。

    不可否认,现在的阮白柔美可口,令他的慾望不自觉长大的厉害!

    但是,慕少凌极力克制着帮她纾解,也帮自己释放的冲动,反而坐到阮白旁边,掐住她滚烫的下颌,低沉的出声:“看看你现在这副急切想要的模样,怪不得,张行安死活都不肯跟你离婚。”

    “慕少凌,你”

    阮白又气又怒,粗喘着气,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

    此刻,她也顾不得反驳他的羞辱,因为,她身体难受的仿佛有千万条虫子在她体内啃噬。

    那种痛苦的滋味让她想撞墙,现在她真的渴求他的救赎,急切的渴求。

    终于,慕少凌抱起了她

    阮白以为自己的解药来了,却没想到,他直接将她放到一个椭圆形的硕大浴缸里。

    “咕咚。”

    阮白应声落入。

    浴缸里的水很温热,阮白本就热得难以忍受的身体,在这样热水的刺激下,体内的燥热愈加汹涌放肆。

    她挣扎着想从水里出来。

    浴缸里那些漂浮的玫瑰花瓣的香气,不停的刺激着阮白的感官,还有那滚烫的热水,更是一次次的侵占着她脆弱的神经,简直要将她给折磨疯了。

    突然,一股清新沐浴乳的香味,突兀的传到她的鼻子里。

    阮白亲眼看着慕少凌将一大瓶香乳倒入浴池,一滴都不剩。

    “自己洗干净,我不想在你的身上,嗅到任何其他男人的味道!”

    慕少凌的话,让阮白的胸口一阵刺痛。

    阮白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慕少凌这么在乎自己有没有被其他男人碰。

    一抹酸涩划过眼眶,阮白强行忍住胸腔处传来的委屈和羞怒。

    既然他觉得自己肮脏,既然他不信任她,那对他来说,自己的解释也是多余的。既然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朝秦暮楚的女人,她干嘛还要跟他解释那么多?

    “慕少凌,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好女人不会为了钱向一个男人卖身,甚至给钱就为他生两个孩子。对,我是肮脏的,可是肮脏又如何?你也不过就是一个花钱买我的恩客罢了,你以为自己有多伟大,你有什么嫌弃我的资格?”

    阮白倔强的对上他黑戾的眼眸,再也不肯将她的软弱,暴露在他指责的目光下。

    阮白的话,让慕少凌眼神一凛。

    他蹲下高大的身躯,望着全身被热水温的朝红的她,语气是十足的强势:“阮白,从我买下你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只能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碰了你,我就让他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阮白将苦涩的泪强行吞咽下去,猛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原来,我在你心里,一直是你买下来的女人我懂了,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这么久,一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慕总。”

    阮白的那句“慕总”,直接惹怒了慕少凌。

    而她的话,更让他火冒三丈!

    这个女人总有办法攻克自己一贯的冷静!

    盯着阮白身上那些刺目的吻痕,慕少凌怒极了,直接将她身子埋进水中,粗粝的男性手掌撩起温热的水,开始亲自为她清洗她娇嫩的肌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