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54章 慕湛白自己基因突变...
    ,精彩小说免费!

    美香一进来就瞧见了阮白。

    她挽紧了张行安的手臂,鼻腔重重的哼了一声:“这女人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到哪都能遇到她!实在是晦气!”

    上一次,在奢侈品店,她陷害阮白不成,自己反倒丢了几百万的钻戒,到家挨了一顿臭骂不说,还被大哥克扣了一个多月的零花钱。

    想起上次那件事,美香都觉得闹心的厉害。

    阮白自然对刁蛮任性的美香,也没什么好感。

    她刚想拉着两个宝宝和慕少凌一起离开,湛湛突然仰着小脑袋,无辜的眨巴着一双水润的眼睛,眸中闪烁着莫名的澄光。

    他轻轻的拽了拽阮白的衣服,稚声稚气的说道:“妈妈,这个阿姨我见过哦……”

    阮白莫名的盯着湛湛,不明白这小家伙,怎么会认识美香。

    阮白好奇的问道:“湛湛,你在哪见过她?”

    美香也愣住了。

    她盯着玉雪可爱的慕湛白,任凭自己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在哪见过这么漂亮的小男孩。

    慕湛白软软糯糯的说道:“妈妈,你忘了吗?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家老宅大门上贴的就是这个阿姨呀,太爷爷说可以辟邪的!”

    接着,小家伙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向了美香:“阿姨,你长得好像辟邪的伯伯,湛湛觉得,只要你往大门前一站,过年的时候,你家可以省下买年画的钱!”

    围观的众人轰然大笑。

    这小家伙长得那么漂亮,只是一张小嘴怎么这么毒?

    阮白这才恍然大悟。

    湛湛说的辟邪的,是指门画上的那些门神。

    可是,美香的相貌虽然没有多漂亮,但也不差,跟门画上那些面目狰狞的门神相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湛湛的嘴巴也够毒的,一张小嘴损起人来毫不含糊,他这性子像谁,慕少凌吗?

    阮白淡淡的瞟了一眼慕少凌,结果,对方似乎看出她想法一般,无辜的耸了耸肩,表明这跟他无关。

    慕少凌觉得,自己性格虽然不太好,但嘴巴却没那么毒,大概是慕湛白这小子自己基因突变。

    即便美香脑子转的不快,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一张脸蛋气的通红,她指着慕湛白骂道:“没教养的小东西,谁教你这样说话的?你找揍是吧?!”

    气愤之下,李美香甚至忘了慕少凌的身份,她上前就想教训湛湛,却被张行安给死死拽住!

    这死女人只知道刁蛮任性,根本不明白,慕少凌是个怎样恐怖的存在。

    倘若她今天敢动慕少凌儿子一根手指头,他敢保证,李家保准第二天就得登上破产的报纸,顺便还得连累到他们张家。

    慕少凌冰冷而不悦的看着美香,凛冽的双眸,迸发出强烈的杀气!

    一旁站着的赶来的娱乐会所负责人,还没来得及跟慕大老板说上一句话,就看到了这一幕闹剧。

    这个女人简直找死!

    大庭广众,居然像疯狗一般的辱骂慕大老板的儿子!

    “表哥,你不要拉我,还有这个女人,她偷了我的钻石戒指,把我的戒指还给我!”美香不管紧绷的气氛,指着阮白大声的叫嚣着,表情一片狰狞。

    “这位小姐,如果你有精神问题请你出去,你不但辱骂我的客人,还试图污蔑我的客人偷了你的戒指,你有证据能证明你的东西是这位小姐偷的?”负责人声音极为凌厉,微眯的眸子,蕴含着风雨欲来的危险。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劝你最好少管闲事!这件事跟你无关!”美香虽然惧怕大人物散发的低气压,但是冲动却袭占了她的理智。

    尽管上次,她的大哥和表哥张行安,都警告过她不许招惹慕少凌。

    但是美香一向被娇宠惯了,她素来无法无天。

    她在国外一向混得如鱼得水,回到了国内,她自然也肆无忌惮,哪里还记得他们的警告。

    张行安却揪住美香的衣领,对她再一次的发出警告:“美香,别给我丢脸!你想找死是吗?!”

    美香以为,张行安之所以不帮自己,是他还对阮白存有余情。

    她被张行安压制的动弹不得。

    美香的目光与阮白似笑非笑的眼神对峙上,看到那个女人玩味且不屑的笑容,还有表哥张行安眸中流露的对那阮白的疼惜情感,美香的火气蹭蹭不停的往上冒!

    怪不得表哥对自己那么绝情,原来还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个发现,仿佛一把利剑,将美香给伤的体无完肤。

    她的胸膛剧烈的上下起伏着,气得直喘气,这让她不顾一切的对着张行安吼出来:“表哥,我们才是一家人,你为什么不帮我?是那个阮白偷了我的戒指,那个男人明明也是帮凶,还有那个小兔崽子,他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慕少凌不悦的眉皱的更深,原本冰冷的眸光,杀意更盛。

    而他看向美香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滚!一点都不懂事!”张行安一把甩开了美香,失控的对着她咆哮。

    他的怒吼,惹得会所里全场人的注意。

    美香脸色惨白。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好不容易求着表哥来陪自己过生日,没想到他居然当着这么多宾客和朋友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此刻,就连美香身后跟随着的一群嘻嘻哈哈的朋友,都对着他们窃窃私语……

    “表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个阮白就是个不要脸的小偷!表哥,我那个钻戒五百多万呢,你也看过发票了,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那天,就是这个女人趁着换衣服的时候,偷拿走了我的钻戒。艳霞,你当时也在场,你说是不是?”美香脸蛋此刻扭曲。

    她愤怒的望着阮白,恨不得将所有的脏污,全都泼到她身上。

    美香高壮的跟班,那个叫艳霞的立即站了出来,她作证,美香说的是事实。

    周围看热闹的宾客交头接耳,对着阮白一阵指指点点……

    阮白刚想说话,只听“啪”的一声,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李美香,你闹够了没有?任何人都有可能偷东西,唯有阮白不会!”张行安恼怒的盯着美香。

    阮白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比谁都清楚。

    她不会去偷任何人的东西,因为他明白,她骨子里有多强烈的自尊,对于偷这种行为,她根本不屑!

    美香不敢置信的捂住疼痛的脸颊:“表哥,你竟然为了这个小偷打我?你为了一个不要脸的贱人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