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61章 疼,火辣辣的疼
    ,精彩小说免费!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呆了。

    娇小的软软更是吓得六神无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发疯的白猫向她抓来。

    小女孩的瞳孔因为惊恐而睁的老大。

    “软软!”

    千钧一发之刻,母爱的天性,让阮白将慕软软和湛湛抓过来同时护在了怀里,将他们俩小小的脸蛋,紧紧的捂在了自己的胸前,用后背抵挡白猫的攻击。

    白猫发了疯,浑身雪白的毛,像倒刺一般直竖,幽蓝的眼睛隐约发着骇人的红光,犀利尖锐的爪子,抓到了阮白的毛衣!

    “走开——”阮白狠狠的要将肩膀上的白猫给拨下去。

    她不明白,刚才这只波斯猫那么乖顺安静,会卖萌,会讨巧,是个让人喜欢的小家伙。

    怎么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它的性情突然大变,变得如此凶残不正常!

    白猫因为注射了药物,它的力气很大,阮白重重的的一拨,竟然没有将它给弄下去,反倒是激怒了它。

    它对着阮白脆弱的脖颈,便狠狠的抓了一下!

    疼,脖颈处火辣辣的疼!

    阮白更是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脖子流了下来,肯定见血了!

    此时,她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一动都不敢动。她怕自己一动,两个孩子遭殃。

    她只期盼着走廊里可以赶过来几个保安,将这只发疯的白猫给制服。不然的话,肯定还会有更多无辜的客人,受到伤害。

    被猫抓伤脸的女人一边跑,一边捂着流血的脸尖叫。

    当看到端着餐盘的服务员的出现,她气喘吁吁的对着他们,指着洗手间的方向哭诉道:“洗手间那里有只猫发疯了,它将我的脸划成了这样,那里还有母子三人,估计现在那只猫在袭击他们……”

    服务员们大惊失色,立即放下手里的东西,用内线急匆匆的喊着安保,便冲向了洗手间。

    这时,vip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身形高大的英俊男人走了出来。

    看到慕少凌的那一刻,受伤的女人猛的一惊,她甚至都忘了,自己的脸上惨不忍睹。

    慕少凌却没有看她一眼,男人湛黑且深邃的眸子,闪过一道厉光,快速的向洗手间的方向冲去。

    ……

    洗手间。

    此刻一片狼藉。

    阮白抱着两个啼哭不止的孩子,瑟缩在一旁的角落里,脖颈处的几道抓痕还在流血。

    她心有余悸的盯着那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猫,心里五味陈杂……

    两个宝宝被刚才那可怕的一幕吓到了,他们毕竟还很小,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看到之前还抱在怀里卖萌的宠物猫,突然变得残暴,并伤了他们的妈妈,还差点伤害到自己,他们吓得哇哇大哭……

    他们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养猫了。就算它再怎么可爱,他们也不会养了。

    此刻,好多的保安和服务员已经聚集于洗手间外,他们手里还拿着各种防暴工具,防备的望着那只白猫,唯恐它再次跳起来发疯伤人。若是那样,他们只能直接将它处死。

    不过,就算这白猫不死于他们手下,估计它也活不成了。看它被颜先生踹的猫嘴一直流血,身子也不停的抽搐,可见那一脚是有多重!

    阮白轻声哄着两个孩子,同时对突然出现在洗手间外的颜骥文,表示感谢:“颜先生,谢谢你的帮助。”

    若不是颜骥文突然过来洗手间抽烟,若不是他及时的制服了那只波斯猫,估计她受到的伤害或许更重。

    颜骥文一身黑色正装,衬衫袖子的纽扣,是细碎钻石镶嵌而成,就那样随意的轻挽着,他的食指间还夹着一只燃烧了半截的香烟。

    他的视线,瞟向那只差点被他踹死的白猫,轻启薄唇:“应该的。按理说,蓝尊这种安保严格的地方,不应该有这样的意外发生。看来,宋北玺的安保做的是越来越差劲了。”

    “客人,您有没有伤到?”走廊那边,穿着工作服的秦晓曦,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她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看到阮白脖颈处,有几道深深的尚在流血的抓痕,她愧疚又害怕:“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的猫以前很乖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秦晓曦从同事那里听到这件事,心里吓死了,强烈的直觉告诉她,是她的猫惹祸了。

    果不其然,她的猫抓伤了这个女客人。

    望着地上几乎无生息的白猫,秦晓曦快要哭了。

    她的猫养了那么久,看到它几乎被打死,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她现在更担忧的是阮白的伤势。既然是她的猫惹了祸,无论对她怎样惩处,她都会接受。

    秦晓曦一直哭一直哭,她那张脸本就长得楚楚可怜,尤其是她现在梨花带雨,手无足措的胆小模样,更是格外的令人感到心疼。

    阮白其实也并没有怪她的意思,若是她自己受到伤害倒也无碍。

    只是,一想到这只猫发疯之下,差点伤害到两个孩子,阮白心里还是不舒坦。

    “秦小姐,以后你上班不要带宠物过来了,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总归是不好的。”阮白在秦晓曦的眼泪攻势之下,最终还是心软了。

    阮白以前总以为,自己是爱哭的那个,可当她见到了秦晓曦,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泪罐子。

    因为秦晓曦一直背对着颜骥文,他看不到她的面容,只看到她纤细的肩膀,哭得一耸一耸的,看起来可怜的很。

    尤其,她那柔弱哭声,莫名的有些熟悉,就像是猫一般挠在颜骥文的心头,居然让他觉得心痒难耐,甚至他男人生理上的冲动也被勾起……

    他记得好几年前,那天晚上他醉酒的厉害,貌似强上了一个女人。

    她也是这样,娇软又委屈的在他身下啼哭,不停的对他求饶,可还是被他给残忍的开苞了。他不太记得那个女人的长相,但是她却清晰的记得,她那双无助的眼睛……

    突然,一阵极为强大的气场倏然逼近,吓得还在流泪的秦晓曦下意识的抬头。

    被猫抓伤后颈的阮白,被一个极为成熟稳重,但浑身寒气的挺拔男人给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