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67章 如果阮白成了总裁夫人...
    ,精彩小说免费!

    晚上的霓虹五光十色,晕黄的灯光透过宾利车窗,斜洒入暖洋洋的房车内。

    两个宝宝在后座上,正睡的香甜,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绒毯。

    慕少凌在前面开车,阮白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撑着下巴,望着商业街上的发光的广告牌,似乎有着心事。

    “还疼吗?”慕少凌左手驾驶着方向盘,右手轻柔的抚摸阮白裹着白纱的脖子。

    然后,他的手紧握住她的左手,仿佛在给她传递着一种力量一般。

    阮白抬头凝视着他,看到男人担忧的神色,她轻轻摇头,回想着蓝尊发生的事情:“我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很怪异、蹊跷,林宁的助理就算讨厌猫,也不可能给她注射病毒啊。而且我看那个女孩胆子小的很,根本不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反倒是那个林宁有些奇怪……”

    慕少凌漆黑的瞳孔,映入阮白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很想告诉她一切,可能林宁才是最终的罪魁祸首,但是又不想增加阮白的烦忧。

    他揉了揉阮白的发:“那个林宁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尽量不要跟她接触,就算迫不得已和她接触了,你也要多留一个心眼,别到时候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阮白淡淡的“嗯”了一声。

    虽然她跟林宁接触的次数不太多,但是直觉告诉她,林宁心计颇深。

    而且,那个女人还要跟自己抢男人,她才不想跟那样心怀叵测的女人,有什么过多的接触!

    ……

    次日。

    阮白脖子上缠着绷带去上班。

    刚进公司,周小素便走了上来,惊呼的指着她的绷带:“阮白,你这脖子怎么了?不会是老板晚上禽兽大发,那方面太厉害,让你脖子上全是吻痕,不能见人……哈哈,所以才缠了一层绷带来掩饰吧?”

    阮白要给周小素这无穷无尽的想象力给跪了。

    这女人平时看起来那么稳重靠谱,怎么一遇到这事,总是智商脱线。

    阮白无奈的说:“周姐,我脖子是被猫不小心抓伤了,所以才裹着绷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噢,我就说吧,老板大人平时将你宠的那么厉害,连重话都舍不得跟你说,怎么会这样折腾你呢?”

    周小素贼兮兮的笑:“原来你的脖子是被猫抓了,不过阮白,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被猫给抓到了?你也太不小心了!”

    “那只猫突然发了狂,只是意外。对了,周姐,我们跟vivi集团的合作项目进展的跟进资料,你给我发过来一下……”阮白打开了电脑,开始埋头工作。

    “稍等,我马上发到你邮箱。”

    跟vivi集团的对接有一个多礼拜了,阮白基本上已经适应了方园魔鬼般的折腾,还有她带领的团队的工作方式。

    尽管方园对她态度依然冷淡,一副以她是花瓶的目光看待她,但是设计二组的蒋明渊跟她相处的蛮好。

    而且,那个大男孩脾气很好,也很有才华。

    阮白从他身上,也学到了不少的经验。

    至于马广福和白曼,因为有周小素的提醒,她能避讳则避讳,免得招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阮白认真工作的时候,一身紧身套装的设计部长徐蕾,扭着蛮腰走了进来。

    徐蕾依然深v打扮,衣领下傲然的丰满直挺着,齐臀超短裙下露出一双白皙的细腿,她走过来的时候,都携带着一股香风。

    当部长看到阮白脖子上,裹的严实的绷带的时候,眸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哟,阮白,你这是得罪谁了,被人抓伤还坚持上班,不错,这积极工作的精神值得嘉奖!”

    阮白却懒得理会她,继续敲击着电脑,仿佛徐蕾的出现就是空气。

    徐蕾美眸闪过冷光,心想,哼,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你得意什么?等夏总监回来,总有你哭的!

    想到夏总监,部长有些无由来的烦躁。

    这都两个多月过去了,她每天都给夏蔚发送这边的情报,夏总监居然还没有从西欧调回来,这让她有一种深深的焦虑感。

    难道,夏总监不怕总裁真的娶了阮白?

    如果阮白成为了总裁夫人……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看来,她得加把火才行!

    ……

    君澜首城。

    李妮穿着宽松的睡衣,迷蒙着困倦的双眼,提着一袋垃圾,扔到了楼下小区的垃圾箱。

    她刚要转身离开,却看到一辆白色的豪车,停在了道路上。

    两个黑衣保镖走了下来,他们打开车门,宋北野高大的身影,闪现。

    一行人,拦截住了她的去路。

    看到宋北野,无边的恨意像是疯长的野草,从李妮的心尖涌出来,让她恨不得拿刀将他碎尸万段!

    李妮尽量平复着翻腾的情绪,越过宋北野就想走。

    但是她向左,他也向左,她向右,他也向右。

    他就像幽灵一般堵着她,让她离开都困难。

    “你想做什么?!”李妮像刺猬般,眸中全是恨意,话里更是咬牙切齿。

    “你怀孕了。”宋北野盯着李妮月份太小还没显怀的小腹,目光冷得不可思议。

    “我没有!”李妮惊惶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宋北野冷哼一声,将一份她在医院就诊的资料,甩到了李妮面前:“可能你不知道,你去就诊的那家医院,就是我家开的!我想查你的资料,简直易如反掌。这个孩子,不能留!”

    李妮面色惨白死寂,她攥紧了颤抖的指头:“这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滚——”

    宋北野下巴紧绷,那张看起来俊俏无比的脸,冷似寒冰,声音更是充满了冷酷的杀意:“我宋北野的种,绝不会流落在外,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李妮心里发紧,整个人不住的往后倒退。

    她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目光中一片疯狂:“不!这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我想留下它!宋北野,既然你不想要,当初你为什么强暴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动我的孩子!”

    宋北野双手插入口袋,双眸阴暗:“就凭你?还不配生下我宋家的继承人!带走!”

    李妮剧烈的挣扎着,反抗着,用一切恶毒的话,大骂着宋北野。

    可力薄的她,还是被两个黑衣保镖给强行塞到了车后座。

    豪车扬长而去,卷起一地枯萎的落叶!

    杜大妈透过窗户,清晰的望着小区里刚发生的一切,非但没有选择报警,反而在一旁看好戏。

    她不屑的撇嘴,果然阮白不是什么好女人,她那个朋友也不是啥好鸟,这下得到报应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