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93章 吻我!
    ,精彩小说免费!

    林宁气得按了挂断键。

    这边,林宁刚挂了电话,张娅莉又打了过来,这次直接打到了慕少凌的手机上。

    慕少凌按了接听键,声音不咸不淡:“妈,这么晚了什么事?”

    张娅莉说:“少凌,刚刚宁宁给你打电话了吗?听妈的话,有宁宁帮忙,纵火案这件事处理起来会容易很多,你对宁宁的态度好一点,宁宁是个好姑娘,她不但家世好,长得又漂亮,关键是人家喜欢你,她可比那个阮白适合你多了。儿子,你要好好珍惜……”

    电话这边的慕少凌,厌倦的皱眉:“妈,我以为我说的够清楚了,我不喜欢林宁,我跟她之间绝对不可能!绿景御庭这件事,不用林宁的背景帮忙,我一样会处理好,没什么事先挂了吧,我要休息了。以后也不要再说什么其他女人适合我之类的话了,我老婆会不高兴。”

    说完,慕少凌便不再多言,直接的挂断了电话。

    那头的张娅莉,被慕少凌弄得很尴尬。

    她就是知道,阮白陪在儿子身边,所以才对儿子说出这么一番话,但没想到儿子丝毫不给自己面子。

    这边,阮白也没想到,慕少凌竟然这么跟张娅莉说话。

    但不可否认,一想到张娅莉拿慕少凌无可奈何的画面,阮白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舒畅。

    阮白将牛奶递给慕少凌:“忙了这么久了,先喝一杯牛奶。再忙也得顾忌自己的身体。还有,关于林宁,其实,她若是帮忙的话,绿景御庭这件事,可能解决起来会容易的多……”

    慕少凌听到阮白的话,没有接她递来的牛奶,反而脸色一下子便不好看了起来。

    那暗黑的神色,仿佛暴雨骤来前的阴沉。

    男人的眸子微眯,俯身逼近了她:“是吗?!”

    察觉到他危险的气息,阮白心跳加速,望着男人那双犹如幽潭般的眸,那么黝黑,那么深沉,仿佛能将自己的灵魂给吸进去一样。

    她不自禁缩了缩脖子,将牛奶放到了书桌上。

    慕少凌定定的望着她,双臂环住她的腰,将她压到了书房墙壁上:“这么不信任你的男人,嗯?”

    男人炽热的气息,和她无措的呼吸交织,一时之间,暧昧至极。

    “我,自然信你。”阮白看着他,水眸中有清光在闪烁,她眸子承载的,满满的都是对他的信任。

    慕少凌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嗯,这还差不多,下次不要再说这样的傻话惹我生气。”

    “嗯。”

    “既然知错了,那得有道歉的诚意才对。”

    “什么诚意?”阮白疑惑的抬头。

    “吻我!”

    阮白眨眨眼,她过于娇小,即便使劲的踮起脚尖,勉强只能亲到他的薄唇。

    她用力的在他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慕少凌有些不满的蹙眉:“这样太敷衍了,我教你了那么久,什么都没学会?”

    阮白只能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再次将自己唇送了过去,学着他曾教自己的,用唇掀开他的薄唇,灵活的香舌滑了进去。

    刹那,慕少凌很快的化被动为主动。

    暂时的将一切烦恼抛之脑后,两个恩爱的情侣,在书房缠绵起来

    ……

    第二天,天还未亮,慕少凌便去了公司。

    阮白生物钟一向准时,定的闹钟在八点,她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男人的身影。

    在楼下洗手间,刚洗漱完毕,阮白就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不速之客。

    张娅莉看到阮白从洗手间出来,非常的不悦,对着她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都几点了才起床?少凌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居然还能睡到现在,一点都不关心我儿子!幸好你没住在慕家老宅那边,不然我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可不得被蔡秀芬给嘲笑死,你这样矜贵的女人我儿子可要不起!”

    阮白被她一阵莫名的训斥,弄得心情很不好。

    她不得不强凝着笑,应付的说了一句:“阿姨,我打算去上班了,再见。”

    张娅莉鄙夷的睨了阮白一眼:“瞧瞧我儿子多勤奋,一大早就去公司了,早知道他去了公司,我就不来这里找他了。你上班后给少凌带句话,让他下班后回老宅一趟,老爷子有事找他。”

    张娅莉向来拿自己那个很有主见的儿子没办法。

    她一方面骄傲自己生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优秀儿子,另一方面却又为自己不能掌控儿子而觉得闹心。

    她知道,儿子素来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她只能拿出慕老爷子来压儿子。

    阮白说:“知道了,我会转告。”

    “噢,差点忘了,你也是我儿子公司的员工,靠少凌走后门进去的吧?”

    张娅莉嘲讽的望着阮白,对着她又是一阵数落:“你这辈子也就是当个小职员的命了,看看人家林宁,不但是个大明星,还年纪轻轻的学会了投资理财,还说息影后要帮她妈打理生意。我家少凌平时忙生意累死累活的,需要的是像宁宁那样的贤内助,可不是你这样的花瓶。”

    阮白听得心里犯酸,张娅莉又来了,在她面前,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提林宁,拿林宁和自己比较。

    反正张雅莉就是看自己不顺眼。

    尽管心里不好受,阮白还是强忍着,但她的话却很犀利:“就算我只是一只花瓶,少凌他也愿意养着我。而且,我们计划好了到下一年再要个孩子,阿姨不用担心我没事做……”

    张娅莉听到阮白这话,脸上怒意毫不掩饰,她气的磨牙:“你这臭丫头真是不要脸,我们少凌都没说娶你呢,你竟然还想给他生孩子,你真是,真是一点都不知廉耻!”

    阮白回道:“比起阿姨来,我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听说,当初阿姨是生下少凌以后,慕叔叔才承认了你的身份,咱们彼此彼此。还有,少凌爱的人是我,无论阿姨你怎么喜欢林宁,也没用。”

    张娅莉气结,抓起包就想对阮白动手。

    “不好意思,我要去上班了,是留是走,您请自便。”

    阮白却提着自己的手提包,优雅的踩着高跟鞋,向门外走去。

    阮白窈窕的身影很快离开,徒留张娅莉坐在沙发上,气黑了一张保养得宜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