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16章 慕少凌这样的秀恩爱方式!
    ,精彩小说免费!

    宋宅。

    慕少凌靠在沙发靠背上,他左手搂着神情恬静的阮白,右手把玩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一派闲散慵懒的模样。

    艳红色的酒液,在透过来的夕阳阑光下,显得更夺目,衬得男人那如璞玉的手,更加白皙。

    宋北玺是个酒痴,他尤爱红酒,最喜欢从全世界各地搜罗各种红酒。

    最近,他从英国一伯爵朋友那里,得来一箱上等红酒,特邀慕少凌,司曜等好友过来品尝。

    宋北玺嗜酒,但慕少凌却对酒无感,因为他觉得喝酒误事。

    不过这次他能来宋家,全是凭借他们这么多年来的交情。

    因为要饮酒,所以两个宝宝中途被送回了慕家老宅,只有他和阮白过来了。

    司曜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看到慕少凌放下酒杯,仔细的给阮白剥葡萄。

    他将剥好的葡萄,一粒一粒的喂到阮白的嘴里,阮白尴尬的拒绝,却没用。

    他这样黏糊的秀恩爱方式,司曜简直要惊呆了,他甚至觉得惊悚!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在商场上,被人称为冷面阎罗的慕少凌吗?

    司曜砸巴着嘴,笑着调侃道:“你跟嫂子现在真是形影不离了。小嫂子,你有姐姐妹妹什么的吗,我也想找一个你这样类型的做女票,给介绍个呗。”

    阮白还未开口,慕少凌再次喂了她一粒饱满沁甜的葡萄,男人笑意慵散:“你别想了,阮白没有姐姐妹妹,她这样的女人,世上仅此一个。对了,她倒是有一个继姐,叫什么阮美美的,不过现在尚在监狱服刑,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那里找她。”

    阮白直接笑出声来。

    而司曜则气得差点吐血!

    听听,这是好兄弟该说的话吗?

    慕少凌这家伙,从来没有给自己介绍过对象,好不容易给自己介绍一个,还是那种劣迹斑斑的女囚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司曜委屈的目光转向阮白:“嫂子,每次大哥都这样欺负我,你真的觉得好吗?给我介绍个女人呗。”

    阮白无辜的眨眼:“呃……我身边的好女孩,差不多都结婚或者有男朋友了。等以后我遇到那种很不错的姑娘,一定会给你介绍。”

    这时,阮白突然想到了李妮。

    李妮善良坚韧,为人又义气豪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

    而司曜鬼马搞笑,医术精湛,也是挺不错的男人。若是他们能成为一对,倒是不错的主意。

    况且,李妮的身体情况有些糟糕,若找了身为医学博士的司曜做男朋友,他还可以为她调理身体。

    但令阮白犹豫的是,李妮刚有过那样一段糟糕的经历,她很明显的对男人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若是现在就介绍他们认识,说不定,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因而,她就暂时没有提起这茬。

    宋北玺坐在按摩椅上,优雅的品着红酒,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一如既往的阴柔。

    他的音色比较清淡:“你堂堂哈佛大学医学博士,还找不到女朋友?说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多跟少凌学学把妹手段,说不定下年你也能开花结果,甚至一胎三宝。”

    司曜:“……”

    他想说的是,让慕少凌教自己把妹,倒还不如自己去网上扒恋爱秘籍。

    毕竟,在遇到阮白之前,慕少凌向来都是冷冰冰的。

    虽然他长着一张温润儒雅的贵公子脸,但浑身上下散发的那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却能让女人退避三舍。

    慕少凌为阮白斟一杯红酒,递到她面前,认真的为她解说:“这酒由梅洛和赤霞珠酿制而成。酒体自带紫色光晕,看起来漂亮,当然它的味道也很不错,你闻闻。”

    阮白轻轻闻了一下,即便自己不太懂赏酒,但她也觉得口感可能会很顺滑丰腴,里面有一股很浓郁的果香,像是桑葚、樱桃、蜜饯和香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真是属于舌尖上的唯美享受!

    她真诚的赞叹道:“这红酒确实不错,闻一下,已经有种余香绕舌的感觉!”

    宋北玺毫不吝啬的说:“若是嫂子喜欢,你可以带走两瓶。”

    司曜啧啧出声,望着宋北玺的眸子,迸发一抹深深的幽怨:“我说宋北玺,你这也太厚此薄彼了吧?昨天我想跟你要一瓶解馋,你死活不同意。这嫂子一来,你就变得如此慷慨大方……行啊你,我算是看透了,原来我们是塑料兄弟!”

    宋北玺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等你什么时候有了老婆,我这里的红酒随便你挑。”

    司曜捂脸。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特么要是自己有老婆,至于现在还是单身狗一只吗?

    他直接呛声宋北玺:“别说我了,你不也单身狗一只?我起码还有过女人,有过几次恋爱经验……你呢,别说你有女人了,估计就连你身边的苍蝇都是公的!”

    宋北玺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默不作声。

    想到曾经的过往,男人俊柔的脸上,似乎划过一抹怀念的伤痛,但转瞬即逝,又恢复淡然无情的模样。

    慕少凌只笑不语。

    其他人不知道宋北玺的过往,但他却隐约知道,宋北玺的心尖上住着那么一缕柔柔的白月光,是他心底深处的禁区,别人根本碰触不得。

    沙发上的慕少凌,俊逸的容颜英气十足,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不时的闪烁着的鹰隼般凌厉,就连品酒的姿势,都给人一种强势优雅的感觉。

    但当他与身边坐着的阮白,轻声低语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会变得柔和宠溺,让两个其他单身的男人在心中慨叹:爱情果然有魔力!

    正当他们一行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天的时候,宋家的管家匆忙的走了进来。

    他在宋北玺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男人脸色突变,只对慕少凌和阮白说了一句:“家弟出了点事,我要去处理一下,你们请随意。”

    然后,宋北玺便匆匆忙忙的带着司曜,向位于另外一栋别墅的,宋北野的房间走去……

    阮白揪着慕少凌的衣袖,问道:“宋北野怎么了?他两个月前不是出了车祸吗?”

    阮白对宋北野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因为那个风流的男人,伤害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李妮。

    她自然知道,宋北野两个月前曾出过车祸,车毁,人倒是未亡,只是他被撞断了腿。

    当时,阮白还挺幸灾乐祸的。

    她觉得苍天有眼,终于让恶人得到了报应,甚至不用慕少凌帮忙出手收拾……

    慕少凌亲了亲阮白的樱唇,漫不经心的在她耳边,低语道:“两个月前,宋北野出的那场车祸,是我找人做的。不但被撞断了腿,而且好像不能人道了……怎么样,这些够不够给你朋友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