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63章 掌握着慕少凌致命的证据
    ,精彩小说免费!

    手机一直锲而不舍的响着,阮白有一种将手机给摔碎的冲动!

    可是她根本不敢,因为,那边掌握着慕少凌致命的证据。

    终于,阮白还是忍着煎熬,按了接听键。

    刚接听,她便听到那边暴跳如雷的怒骂声:“阮白,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现在就在中纪委的门口,马上就把光碟交上去,我立马让慕少凌身败名裂!”

    可能怕阮白不信自己的话,“叮”的一声,一条彩信发了过来。

    阮白快速的点开,是一张自拍像。

    戴着墨镜的女人,手里捏着一张小巧的光碟,她就站在中纪委门口,唇角露着一抹得意而讽刺的笑。

    看得阮白心跳加速,血液都有些不畅。

    如果这张行贿的光碟交到了中纪委手里,慕少凌就毁了。

    这恐怕是慕少凌自己也扭转不了的局面。

    当即,阮白攥紧了手机,语无伦次的说:“不要!求你,不要把光碟交上去,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明天不会跟慕少凌订婚,而且会马上离开a市,这样,你满意了吗?”

    阮白的声音带着哭腔,惶恐,无助。

    那边却怪异的冷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要是你早早离开慕少凌,哪还会有这么多事?可惜啊,给脸不要脸,你以为现在只要你离开慕少凌就行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阮白又急又气,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几度:“你到底想怎么样?”

    “哟,恼羞成怒了?我要你明天乖乖的跟慕少凌准备订婚,但是在订婚的时候,等宾客满员,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悔婚,并亲自狠狠的羞辱慕少凌一番!”

    阮白惊呆了。

    她已经说了自己主动离开慕少凌,却没想到对方又提了这么一个荒诞的要求。

    要她当众悔婚不说,还要当众羞辱慕少凌,那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阮白下唇几乎都被自己咬出血来:“不行,哪怕现在要我离开a市,我都愿意,可你不要太过分,要我悔婚,还要当众羞辱他,我做不到!”

    阮白知道,慕少凌自尊极强。

    倘若,自己真的当众羞辱了他,别说慕家绝不可能再接纳她,她和慕少凌之间,永远也会存在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以后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那边怪笑更甚,不禁挖苦道:“多深情的女人啊,都到这个关头了,居然还跟我讨价还价,做梦呢!我警告你,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我现在就把光碟上交上去……a市大名鼎鼎的商业新贵慕少凌,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竟然是个可耻的行贿犯,哈哈哈,到时候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他的真面目!”

    接着,一个小视频发到了阮白的手机上。

    那个女人拿着光碟,已经走到了中纪委书记的办公室门口。

    阮白看得胆战心惊!

    她不管不顾的对着手机吼出声:“我什么都听你的,明天我会对慕少凌悔婚,并且当众羞辱他,你站住!”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明天我亲临你们的订婚现场,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后果你懂得!”那边撂下一句威胁,便直接挂了电话。

    阮白手机什么时候滑落在地,她都不知道。

    她呆呆的望着落地窗外大片的白云,原先洁白如雪的云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弥漫上模糊的斑点。

    阮白突然想到了昨天试婚纱时候,慕少凌无比期待的眼神,满心绝望。

    ……

    因为明天要订婚,所以慕少凌今天早早的处理完了工作,便直奔回家。

    别墅客厅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补汤的香味。

    两个小家伙一人拿着一个ipad,坐在沙发上玩魔兽游戏。

    慕少凌脱掉了西服,随意的扔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没有看到心爱的女人,他便询问孩子:“湛湛,软软,你们的妈妈呢?”

    湛湛和妹妹正打游戏处于兴奋的时候,随意的回答了一句:“爸爸,麻麻身体有些不舒服,她在卧室里休息,让我和妹妹不要去打扰她。”

    慕少凌狐疑的皱眉,今天上午阮白跟他通电话的时候,身体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舒服了?

    他并没有直接上楼去查探情况,而是走到厨房,没做过家务的男人,笨拙而生疏的盛好了饭菜。

    慕少凌吩咐两个宝宝先用餐,他则端着一份红烧排骨,还有菌菇汤,来到了卧室。

    大床上,阮白纤细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她闭着眼,眼角有点点泪痕。

    可能睡的不安稳,她长长的睫毛偶尔颤一下,就像两片振动的鸟羽,看起来格外疲惫。

    慕少凌将饭菜放到一旁,他坐在床边,指腹轻柔地摩挲她的小脸。

    触手的肌肤格外娇嫩柔软,有点灼热,又有点温润,就像是在抚摸一朵带露的玫瑰花瓣。

    他望着阮白恬静的睡颜,抚摸着她的小脸,所有的工作压力和疲惫都消失殆尽。

    只是,她这几天为什么不开心?

    他见她睡的沉沉,没有打扰她,而是静静的坐在一旁陪着她。

    阮白瘦弱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让慕少凌想起了他年幼时期养的一只猫咪,看起来毛茸茸的,温顺而稚嫩,让人摸起来爱不释手,捧在手心里的时候,心疼又爱怜。

    阮白做了一个冗长又黑暗的噩梦。

    梦里,她跟慕少凌举行婚礼,婚礼上的他英俊如神祇。

    众目之下,满目深情的他半跪在地上,要自己嫁给他,她幸福的刚要接受,可突然一个满脸鲜血,长着可怕獠牙的女人,突然对自己阴森森的冷笑着,并对着自己的心脏,伸出了尖利的白骨爪……

    “啊……”

    阮白从噩梦中醒来,冷汗涔涔!

    她捂着发颤的胸口睁开了眼睛,却蓦然对上一双熟悉的关怀备至的眸:“小白,怎么了?做噩梦了?”

    慕少凌将阮白搂在怀里,抬手抚摸她憔悴的小脸:“孩子们说你身体不舒服,在卧室休息,我把饭菜端到这卧房里了,你要不要先喝点汤?”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躺在他的怀里,她才能感到一丝安心。

    犹豫了好久,阮白还是忍着心里的痛,鼓足勇气试探的问:“少凌,如果……如果明天我不想举行订婚典礼了,你答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