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67章 你是我的慕太太
    ,精彩小说免费!

    别墅。

    慕少凌站在偌大的阳台上,烟,一根又一根地抽,视线却落入楼下那大片盛开的樱花上。

    莲白色的樱花,嫩生生的在枝头绽放,风吹飘落,就像给地面扑了一层粉色的毯。

    因为阮白喜爱花草,所以这栋院子里带有花花草草的别墅,是他特意为她准备的新婚礼物。

    原本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没想到……

    慕少凌望着不断纷落的樱花,俊眸微阖,他捻灭了手里未曾燃尽的烟,弹落到一旁的烟灰缸里。

    然后,他向主卧室的方向走去。

    门打开。

    卧室里有两个负责照顾阮白的中年女佣。

    看到慕少凌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们立即恭敬的站起身道:“慕先生。”

    慕少凌望着阮白苍白的小脸,眉宇间闪过一丝心疼:“太太现在怎么样?”

    一名女佣恭声说:“一个小时前,司曜医生已经给太太打过针,现在她的烧退了下去。只是可能她太疲惫了,现在仍旧处于沉睡状态……”

    慕少凌对她们扬扬手,示意她们下去。

    两个女佣立即退了出去,并小心的为他们带上了门。

    房间内只剩下他和阮白。

    慕少凌坐在床边,落坐床沿,大掌,抚摸她的脸颊。

    此时正值下午十四点,外面阳光很好,明媚的光线从窗外透过,全落到她的脸上。

    女人精致的容颜苍白,眉头紧蹙,这是她心情不好时,惯有的表情。

    阮白向来习惯隐忍,退让,即便受到天大的委屈,她都喜欢自己一个人承受。

    这样的她,让他心疼。

    而几个小时前,订婚宴上她对自己的拒绝,更无疑像是在他胸口上刺了无数密密匝匝的针,让他生生的疼。

    尽管知道,拒婚有很大的可能不是她本意,可他依然觉得胸腔闷的难受。

    曾经的他,从不曾动过要跟谁结婚的念头,直到遇到了她,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给她一个合法的身份,想让她做自己的慕太太。

    明明她也那么欣喜若狂,可他不知道中间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错,让事情突然演变成这样。

    慕少凌定定的望着阮白,心里有一种无法言语的苦涩。

    他又想抽烟了。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阮白不太喜欢他抽烟,尤其是怀孕后,闻到烟味更是排斥,因此,嗜烟如瘾的慕少凌逐渐的戒掉了这个习惯,只是偶尔工作压力大,或者心烦的时候,才会抽几支。

    事情的真相如何,他会调查清楚。

    可是,看到如琉璃娃娃一样,脆弱的躺在床上的阮白。

    他俯身,轻吮过她弧形优美的唇,禁不住喃喃自语:“为什么突然不想跟我订婚了?我既然已经决定了你是我的慕太太,就绝不会再放你离开……”

    慕少凌越吻越深,撬开她的贝齿,从小心翼翼到情难自禁,从温柔到暴烈。

    阮白在沉睡中被他的动作弄醒。

    勉强睁开眼,外面的阳光落到慕少凌的俊脸上,那一刻,有一种颠倒众生的惊艳感。

    阮白突然想起,订婚典礼上被自己无情拒绝的他,那时候他的神情茫然,难过,就像是一个被遗弃了的孩子。

    思绪叠加,让阮白恍然清醒,眼底有着深深的愧疚和不安。

    “对不起,对不起……”阮白不停的对他道歉,眸子里承载的全是歉意和痛楚。

    慕少凌就在她的眼前,她却不敢再直视他的眼。

    “没关系。”慕少凌温柔的掰过阮白躲避的小脸,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你知道的,我对你向来宽容,无论你做错了什么,我都舍不得责备你。”

    阮白低下头。

    “阮白。”慕少凌突然唤她的名字,声音比平日里更要温柔几分,分明像是在哄一个逗气的孩子:“你要一直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阮白含泪的眼睫停止了颤动,呆呆的望着他。

    众目下,她让他难堪,这个男人难道一点都不介意吗?

    躲开他慑人的视线,阮白闭上眼睛,艰难的道:“对不起,我……我不能……”

    慕少凌却没有生气,反倒双手撑在她身体的床侧。

    男人如蜻蜓点水般的吮她的唇,柔声问:“为什么?”

    她是他的执念。

    从遇到她的那一刻,他黯淡无光的世界开始变得多彩,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她走。

    阮白蜷缩在他的怀里,小小的一只,就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动物。

    内心涌过一阵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她下意识的用力抱紧了他。

    慕少凌沉闷的声音从胸腔传来,清晰的落到她的耳廓里:“小白,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这儿,别怕。”

    他的这句话,让阮白眼泪差点崩出。

    她明白,自己今天伤了他。

    她把插在自己心口处的那把尖刀,重重的拔了出来,然后狠心的插入了他的心脏,她万分愧疚,却又无可奈何。

    阮白知道,他很疼,她也亦然。

    蚀骨的疼,在她心口每一处泛滥,疼得她翻来覆去。

    她望向窗外。

    春意盎然。

    阳光灿烂。

    映入眼帘的,是花的娇艳,叶的新绿。

    阮白攥着他的手臂,声音有气无力的:“不要逼我好不好……”

    光碟的事情,她真的不能说出口,更不想让他为难。

    那个女人威胁她的时候,特意交代过,若是让慕少凌知道了光碟的事,她会不顾一切的将事件捅出来,不光会举报给中纪委,更会捅给各大媒体,到时候事件一旦发酵升级,那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的。

    慕少凌用力的抱紧了阮白:“好,我不逼你,你好好休息,我会一直陪着你。”

    在阮白看不到的地方,男人锋利的眉扬起。

    他已经吩咐董子俊,调查阮白这些天的行踪和动静。

    不出意外,明天应该会出结果。

    ……

    林家。

    许妖娆惊叹的望着林宁的衣帽间,她的衣帽间向来比自己居住的卧房,要大好几倍,里面整洁而华贵。

    尤其,那一排排漂亮时髦的衣服,一排排款式各异的潮流鞋子,一排排炫目的奢侈品牌包包,一列列摆在精致玻璃橱窗里的精致首饰,简直看得她眼睛都花了。

    “你做的不错,妖娆。”

    林宁望着许妖娆那双眼睛露出的贪婪之光。

    但是,林宁表面上却温柔而真诚:“阮白今天当众对慕少凌拒婚,大大的打了慕家的脸,更让慕少凌沦为笑柄,就算慕少凌想接纳她,但慕家最重门楣和脸面,他们不会再容她,我很高兴。妖娆,作为奖赏,我的这些衣服,包包,首饰,鞋子……今天你看中什么,可以全拿走,不要跟我客气。”

    许妖娆蠢蠢欲动,恨不得立马扑上去,但她还是很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冲动,谄笑着问:“宁宁,你说的是真的?”

    她虽然是许家三小姐,但因为是私生女的缘故,一直被大妈和其他许家子女各种打压,平时就连零花钱都少的可怜,哪里买得起这些昂贵的奢侈品?

    如今,看到林宁的东西慷慨大方任自己挑选,尤其这里好多物品都是全新的,甚至连标签都没有拆,许妖娆心里自然乐的开花。

    “当然!”林宁笑着,突然转变了语气,她对许妖娆勾了勾唇:“不过,我还要麻烦你为我做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