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81章 “我想吃掉你。”
    ,精彩小说免费!

    阮白的手机从她的手心滑落在地,发出“啪嗒”一声脆响。

    微信那端,李妮还不停的跟阮白发着语音:“小白,你没事吧?你那边怎么那么吵?是不是又跟总裁闹矛盾了?”

    慕少凌嫌李妮太吵,直接给阮白关了机。

    “放开我。”阮白被慕少凌不轻不重的压在墙壁上,顾着肚子里宝宝的同时,纤软的身子不停的扭动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见她在自己怀里,像只不听话的兔子似的不停蠕动,慕少凌有些气闷。

    他用力的压住她的肩膀,抬起了她的下巴:“又在闹脾气,嗯?”

    阮白踹了他一脚,看他一眼:“这么晚才回来,跟其他女人约会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慕少凌被阮白的话噎了一下,直接拦腰抱起了她,大步走向卧室。

    男人手臂的力量,承载着的不仅是老婆,还有他们的第三个宝贝。

    他边走边戏谑道:“如果跟其他女人约会的感觉很好,我就不会现在赶回家陪你了。再闹脾气,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说完,慕少凌一脚踢开卧室的门,在大床上坐下,将阮白放到自己腿上。

    看到阮白依然微微吃醋的模样,他哑然失笑,不正经的调侃道:“还生气吗,看你这小嘴儿一噘,跟我们的软软有得一比。以前只知道你们母女俩长得像,倒没想到这噘嘴的功夫,也是你遗传给女儿的,我很期待,我们这第三个宝贝,会不会也遗传你这个小癖好?”

    阮白本来还有些生气,但经由慕少凌这样一说,她控制不住的想笑。

    可是嗅到他身上属于其他女人的香水味,她难免的很不舒服:“你很厉害,我说不过你,但是就去陪林宁吃个饭,怎么身上沾染这么浓的香水味?你们是不是……”

    两人本来就处于敏感期,再加上孕妇神经脆弱多疑,慕少凌身上又充斥着香水味,阮白忍不住多想。

    即使他是正人君子,可林宁不是善类……

    慕少凌哭笑不得,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孕妇讲道理。

    今天,那个林宁喷了很浓郁的香水,慕少凌其实也很不适,他强忍着不耐陪她用餐,那种煎熬的过程简直度秒如年,阮白怎么会明白?

    轻叹了一声,慕少凌双臂环住她,低头望着她委屈的小脸:“宝贝儿,你就是爱胡思乱想,真会折磨人。”

    阮白张嘴,窘迫的轻轻咬了他手臂一口。

    算作惩罚。

    慕少凌知道她现在需要发泄,他不躲不避,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臂让她咬。

    但真的咬了,她又心疼。

    除了第一口有点重,后面的几口,阮白真的狠不下心来。

    慕少凌顺势将阮白搂的更紧,疼惜的说:“傻瓜,我不会背叛我的爱人,我的另一半只有你一个。对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存在背叛。你还真会给我安罪名,欲加之罪。

    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原谅我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跟其他女人出去吃饭,更不会沾染其他女人的香水回来惹你生气,也会减少生意上的应酬,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不会让你找不到我,不会让你没有安全感……乖,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阮白看着他:“你做生意很有一套,哄女人,原来也很有一套。”

    慕少凌被她说的又疼又痒,心爱的女人绵软的身体贴着他,淡淡的气息在他鼻翼缭绕,这让他身子有些僵硬,体内,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感觉在蠢蠢欲动。

    她怀孕后,他们太久没有在一起了。

    他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邪火,轻拍着阮白的后背,哄着她:“我对你从来不曾隐瞒,也没有套路你,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宝宝别闹,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走到一起,不要把我越推越远好吗?”

    阮白伏在他健壮的肩膀上,一颗心又被他的柔情给融化。

    她觉得自己矫情,无理取闹。以前的自己,从来都是懂事的,知性的,坦荡的,但跟慕少凌在一起以后,她变得爱发脾气,爱吃醋。

    她喜欢听他用温柔的嗓音哄着自己,喜欢他用宠溺无度的眼神望着自己,喜欢他把注意力凝聚在自己身上……

    阮白觉得自己变得好无聊。

    果然,女人一旦陷入爱情,就变得零智商,成为一个甜蜜的智障。

    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恃宠而骄?

    阮白有些发愣,正冥思之际,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她被慕少凌给抱了起来。

    阮白连忙抱住了他的脖子:“该睡觉了,你要做什么?”

    慕少凌用自己的额头,亲昵的摩擦了一下阮白的前额:“帮你洗澡,我也一起。”

    他厌弃的嗅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香水味道,尽管跟林宁没有直接的身体接触,但那个女人的香水味实在太重,飘的他一身都是,他现在一刻都闻不得,想立刻冲掉其他女人留下的痕迹。

    说完,他便在卧室墙壁上,按了一个乳白色的按钮。这个按钮可以控制浴室浴缸的浴霸和水流。等他们到了浴室,浴缸里的一切,都会由这个自控系统设置妥当。

    阮白淡淡的“嗯”了一声。

    别墅里虽然有两位阿姨照顾她,但洗澡这种事阮白还是接受不了别人伺候在旁边。她过惯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模式。

    慕少凌不一样,他是她最亲密的男人。

    此时,浴缸里已经注满了洗澡水,温度适宜。

    慕少凌动作轻柔的将阮白的睡衣褪掉,将她放到了浴缸里。

    然后,他褪去了自己的衣服,随即也迈入了浴缸。

    浴缸很大,阮白小小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里,小腹有些微微隆起,但还是不太明显。

    温热的水流几乎将她给湮没,她那太过白皙的身体,在水中若隐若现,纤侬适度。

    白嫩无暇的肌肤在水温下呈现淡淡好看的粉色。长长的睫毛沾染了水雾,湖水般的清澈双眼正望着他,让人忍不住想去疼惜一番。

    慕少凌只觉得喉咙一阵难受,浓眉皱起,薄唇紧抿,那张看起来禁浴十足的俊脸上,分明写上了“我想吃掉你”几个大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