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84章 慕湛白蹲在被鲜血染红的阮白身边
    ,精彩小说免费!

    今天周末,阮白出门的时候两个小家伙闹着要一起。

    挂念着爷爷,她也没多余时间和耐心哄她们,只好把孩子也带过去。

    车子行驶到a市中央广场旁商厦的时候,后面儿童座椅上的小软软,忽然对阮白说:“麻麻,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想去洗手间……”

    昨晚,她不听麻麻的劝告,多吃了几块哈密瓜,导致现在有点肚子疼。

    见女儿可爱的小脸,因为不舒服皱在了一起,阮白便让司机小张将车停在了附近的停车场,让他和湛湛在车里等候,而她则陪软软去了商厦里的洗手间。

    等软软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是十分钟以后了。

    阮白牵着软软的小手,在十字路口等人行横道绿灯,浑然不知,危险,近在咫尺!

    林宁坐在另外一辆毫不起眼的车子里,神色阴鸷的盯着手牵慕软软的女人。

    果然是阮白。

    她没想到,自己找了那么久的女人,居然出现在商厦这边。

    慕少凌将她秘密保护了这么久。

    在林宁的心里,阮白始终是身份低微且不堪的女人,父亡,没有母亲,后妈入狱,还有一个累赘爷爷,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每次看到慕少凌对阮白宠溺的模样,林宁心里就像是有团烈火在燃烧。

    她心里一直窝藏着一股气,那股气让她憋得难受,她一直在寻思着,怎样将阮白赶离a市。

    尤其,当她听到阮白再次怀孕的消息,更恨不得立刻让她消失!

    阮白牵着的小女孩,那是慕少凌的宝贝女儿,慕软软。

    那个漂亮的小孩,跟阮白穿的是母子装,她的眉眼跟阮白极为相似,活脱脱一个翻版的小阮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们是亲母女。

    林宁怒不可遏。

    尽管jk传媒早报道过,阮白是双胞胎的生母,但她一直都不相信这个事实。

    但是每当眼睁睁的看着这相似的母女俩,林宁都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她们大概真是母女关系,无疑了。

    而现在,阮白肚子里又多了一个和慕少凌血脉相连的骨肉,这让林宁愈发的嫉妒,更多的则是憎恨,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怀上慕少凌的种?

    她以后嫁给了慕少凌,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她绝不会让阮白再多个孩子,来和自己的宝宝争夺宠爱与财富!

    林宁盯着阮白,看到黄灯闪了一下,绿灯马上就要亮了,她立即打了个电话。

    那边收到指使,简短的“嗯”了一声,林宁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直接抠掉了手机卡,将其折成两半,扔到了车厢内的垃圾箱里。

    阮白跟软软说着话,小心的牵着她过马路,并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套牌车。

    那车,一路不疾不徐的跟着她们母女。

    直到她们穿过繁嚷的热闹大街,走到一条僻静的小路。

    小路的对面便是私人临时停车场,母女两人只顾着说话,并没有感觉到,风雨欲来的危机。

    当阮白和软软走到小路中间的时候,那辆黑色套牌车,突然猛加油门,朝着她们母女俩狠狠的撞了过去!

    整条小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除了阮白母女,还有寥寥几个零散的路人。

    当套牌车冲向阮白的时候,有人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

    声音犀利而尖刻,几乎划破厚厚的云层!

    尖叫声令阮白右眼皮直跳,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猛地回头,就见一辆急速行驶的黑色车子,直直的向自己撞了过来。

    阮白的瞳孔急剧的收缩,因为车子行驶太快,根本让人来不及躲避。

    危机时刻,因着一个母亲的本能,阮白只来得及将小软软给推远!

    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也是危机面前,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砰——”

    套牌车重重的撞上了阮白,轻盈的身体被撞飞了几米远,就像是被剥落了翅膀的蝴蝶,在地上狠狠的滚了几圈。

    尽管阮白拼命的用手臂,护住自己的小腹,但仍是很快有大片大片的血,从她的下半身流出来,在石子路上蜿蜒出一道骇人的嫣红痕迹……

    “麻麻……”

    软软吓得尖叫大哭,她跪在血流不止的阮白面前,脆弱的小手想触碰她,但看到妈妈身下大片的血,只会惊恐的大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路人聚集,引起注意。

    “妈妈!”

    “太太!”

    湛湛和司机是被围观的人吸引,下车后过来才看到这一幕。

    路边的行人叫嚷着,有好心的路人上前帮忙……

    套牌车主人戴着低檐的帽子,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能看出是一个阴郁的男人轮廓。

    当他看到被撞的奄奄一息的阮白,眸中闪过一丝狠意,但很快的便消失不见。

    怕待久会惹更多麻烦,很快,也就十秒钟,那个男人便驱车极速逃离了现场!

    慕湛白反应过来后,狠狠的盯着那辆逃逸的车子,小家伙纯真清澈的眸子,突然迸出一抹不属于他年龄的戾气。

    杀意,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

    记忆力极佳的他,记住了车牌,车型,只是很遗憾,因为肇事者戴着藏面的帽子,湛湛并没有能看清楚他的真实模样。

    此刻,阮白已经昏厥了过去,头发四散,身下蜿蜒着一滩刺目的血迹,就连她的头皮那里,也有细密的鲜血,不停的渗出,染红了她苍白的面颊。

    她就那样躺在一滩血泊里,似乎没有了呼吸……

    “太太,你醒醒啊,太太……”

    小张第一时间打了120,吓得发抖,他伸出手想从地上抱起阮白,但慕湛白却镇定的拦住了他:“张叔叔,别动麻麻,我立即联系爸爸!”

    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和往昔无异,似乎毫不慌乱,但他白皙额头上却渗出丝丝冷汗,不难看出,其实他很紧张。

    慕湛白蹲在被鲜血染红的阮白身边,小手颤抖的拨打爸爸的手机,简短的向他说明了危急情况……

    他知道,这次妈妈出车祸很严重,但是不知道,妈妈究竟伤到了哪里?

    老师曾给他们讲过救护常识,在不知道车祸受害者伤到哪里的时候,万万不能轻易移动她,那样会加重受害者的伤势,后果会更加严重。

    小家伙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他有一股不详的预感,那种莫名的要失去的恐惧,几乎让他承受不住,他毕竟还小,还是个小孩子,第一次处理这样可怕的车祸。

    可是妈妈,她不能出事!

    慕湛白拳头,攥的死紧,那双酷似慕少凌的眸子,隐藏着一抹可怕的锐气,看起来跟平时那个阳光帅气的小王子完全迥异。

    慕湛白,你一定要冷静,这是你的妈妈,万一处理不好,就不能挽救妈妈的命了。

    ……

    救护车很快便过来了,阮白被送到了医院。

    而接到湛湛电话的慕少凌,得知阮白出了车祸,他震惊至极,直接放弃正在洽谈的上亿合作案,立即赶向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