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88章 你家三宝真是命大
    ,精彩小说免费!

    跟在司曜身后的一行医生和护士,简直把司曜当成了妙手回春的神。

    尽管相信司曜的医术,但此刻慕少凌依然按捺不住内心的紧张。

    “阮白情况怎么样?”

    司曜慵懒的打了个呵欠,笑着说道:“放心,有我出马,就算嫂子半只脚踏进阎罗殿,我也能将她给拽回来。你们的三宝保住了,她的腿也不用截肢,这个结果,您满意吗?”

    “司曜,谢谢。”感谢的话语,慕少凌完全发自真心。

    平时他就是个感情内敛的人,从来不会对别人说谢谢,可如今为了阮白,他这样三番两次的对自己道谢。

    一时之间,让司曜还有些受宠若惊:“啧啧,难得听到你对我说谢谢。”

    慕少凌心情此刻好上了几分,对于救了心爱女人的司曜,自然不会吝啬:“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都会满足你。”

    司曜还没有开口回答,就看到几个护士推着手术车出来了。

    做完了手术的阮白,依然处于昏迷的状态。

    慕少凌只觉得,胸口的淤气又增加了几分,心口也有种闷闷的疼。

    他情不自禁的上前,想要抚摸阮白的小脸,却被司曜中途拦截。

    他毫不客气的白了慕少凌一眼:“嫂子刚做完手术,现在虚弱的很,人的手上带着那么多细菌,你最好还是先不要碰触她。”

    慕少凌有些无措的放下了手掌,第一次在司曜数落下,没有任何怒气。

    平日那个娇俏柔软的女人,此刻丝毫不能动弹的躺在手术床上,让他抑制不住的心痛。

    “慕先生,我们先把阮小姐送到病房。”一个年轻的护士轻声提醒道。

    护士含羞的望着英俊的慕少凌,暗羡阮白的好运气。

    他们的故事,a市的人都有所耳闻,真真假假谁能说得清?

    但这绝对是灰姑娘跟王子的童话故事,还是令人艳羡的。

    “我来就行了。”慕少凌从女护士手里接过手术车,神色满是怜惜。

    他亲自推着阮白,走向病房。

    几个女护士眸中的羡慕更甚,她们一直以为,t集团总裁慕少凌冷情,寡绝,从来不知道他能这样宠一个女人。从来没有哪个男人,亲自推着手术车,小心翼翼,送自己的女人回病房。

    司曜望着慕少凌推着手术车的坚挺背影,摇了摇头。

    某男这次真的是栽到爱情的深坑里了,栽的太深,拽都拽不出来了。

    晚上,病房。

    窗外,是直射大地的柔和月光,温柔的,静谧的。

    窗内的加护病房内,很安静。

    除了制氧气发出的微弱声响,只有柔和的灯光,还有男人深情注视的目光……

    慕少凌站在阮白的病床前,挺拔的身躯,被壁灯光线拉得很长,长的能覆盖住阮白瘦弱的身体。

    此刻的他,不再冰冷。深邃的眸,紧锁住病床上阖着双眼的阮白,望着她干涸的唇。很久,他才用棉签沾了水,轻轻的为她滋润了一番。

    以前的时候,阮白的嘴唇向来水润,就像一颗诱惑人品尝的清甜樱桃,何时像现在这样干过?

    慕少凌坐在她的病床前,轻轻的为她掖了掖被子,执起她那没有输液的左手,轻轻的放在唇边。

    阮白的指甲,跟她的脸色一样苍白,剔透。

    ……

    司曜走进了病房,身后是跟着他的院长。

    司曜向慕少凌打了个招呼,便查探了下阮白的病情,又记录了下她术后的生命体征。

    然后才笑着对慕少凌说:“你家三宝真是命大。要是按正常来说,嫂子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不但得流掉,就连母体也得刮宫。嫂子体质不算太好,说不定会造成以后的不孕。但没想到它这么顽强的附在母体上。”

    司曜挺惊讶的。

    按理说,阮白出了这样严重的车祸,这个胎儿根本保不住,但那个小家伙的生命力实在太过顽强,在他争分夺秒的抢救下,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流掉,还有胎心。

    慕少凌高大的身躯,这才有了反应。

    他的大掌,隔着被子,轻抚阮白小腹的位置,望着那微鼓的一团,目光温柔了几许。

    他和阮白的第三个宝宝,还未出生,就遭遇这样的厄运。

    等宝宝出生后,他们会加倍的弥补她,宠爱他。

    “今天辛苦你了。”慕少凌回头望向司曜,眸中感激,不言而喻:“她什么时候能醒?”

    司曜笑意潋滟:“不用担心,最迟明天嫂子就能醒来。不过今天我确实挺辛苦的,刚到国外动了一场大手术回来,结果你一个紧急call就把我给召唤来了,我这马不停蹄的奔波,累得都快虚脱了,哥,你给来点补偿吧!比如,给我一个甜蜜的吻……”

    “你可以滚了!”慕少凌眉头皱起,眸中的感激之色淡退。

    司曜笑道:“啧啧,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丢了是吧,你也实在太无情了。”

    “那个,司医生,明天有没有空?能不能麻烦你,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讨论一下学术上的问题……”德高望重的院长,此刻像是跟班小弟一样,为忙碌的司曜递着东西。

    现在的院长,对司曜完全一脸的崇拜。

    他也是a市的权威医生,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有着响亮的医学盛名,故而造成了一身的刚愎自用。但今天,老院长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尤其这个医生,他看起来那么年轻,目测绝不会超过三十岁,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不过,既然他医术这么好,为何在医学界泰斗大会上,从不曾见过他的身影?

    司曜笑意优雅的回望院长:“院长,你不用对我客气,我只是一枚微不足道的小医生罢了。噢,对了,我不姓司,我姓裴。”

    很多人都叫他司医生,司曜也习以为常,懒得纠正。

    其实他真正的姓是裴。

    当然这个姓氏,也是他极不愿意提及的,那是一段藏于心渊深处的黑暗。

    “大哥,嫂子病情稳定了,你不用太担心。我先回去休息了,累死人了……”裴司曜说着,捂着嘴巴打了个呵欠,便离开了病房。

    身后,自然尾随着乐颠颠跟了他一路的院长。

    等他们离开,慕少凌温润的眸子,这才猛然迸发一抹阴寒和戾气,究竟是谁,敢故意伤害他的太太?!

    简直是在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