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90章 一口一个“慕太太”,阮白还不适应
    ,精彩小说免费!

    检查完阮白的身体后,院长这才惊叹的开口:“慕先生,慕太太的腿算是保住了,只等着后续康复就行了。当然,她肚子里的胎儿,生命力也很顽强,只是好不容易保住了,慕太太要避免情绪激动,不然的话,很容易造成二次流产……”

    院长一口一个“慕太太”,阮白还不适应。

    自己并没有跟慕少凌结婚,并在订婚典礼上让慕家蒙羞,她觉得很尴尬,但看到慕少凌默许的态度,她也没多在意。

    “谢谢你,院长,辛苦了。”得知自己的宝宝保住了,阮白欣喜的对院长道谢。

    “慕太太,你谢错人了,救你的人,其实是裴司曜医生,我只是辅助帮忙而已。”院长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行医救世这么多年,医术竟然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这传出去确实有些难以令人启齿。

    不过,院长虽然自负,但他也是极爱才的,更不会随便抢夺别人的功劳。

    阮白真诚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的命都是你们救下来的,道谢是应该的。只是,院长,我的腿大概什么时候能好?”

    院长和蔼的说:“太太不要着急,你的腿伤的比较厉害,尤其是右腿粉碎性骨折,如果休养的不好,很容易会造成走路高低腿的状况。所以,你出院后在家休养的时候,不能下地,一个月以后试着脱离拐杖走路运动。等半年过后,你再来医院拍张片子,查探下骨头愈合和骨痂状况。一般等骨缝愈合了,那基本上就没什么大事了。”

    说完,他又为阮白细致的检查了一番,接着便交代了她一些注意事项,并为她换了药,然后便跟护士们一起离开了。

    等院长离开后,松懈了下来的阮白,靠在慕少凌怀里,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缠着纱布。

    她苦笑道:“我都快被缠成木乃伊了,这次车祸真的好险,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对了,软软没事吧?”

    想到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阮白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如果当时出事的是自己的女儿,她想,她更接受不了。

    “软软没事,就是受到了惊吓。”慕少凌抚着她的背,低声道:“这些天你好好休养,不要胡思乱想,其他的事情全都交给我处理就行了。我一定会找到肇事车主,为你讨个公道。”

    阮白的手,下意识的放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三个月的时间,她的小腹已经有了微微的隆起,二胎的缘故,显怀比较早。

    手指搁放在上面的时候,阮白有些轻颤,差一点点,她就失去第三个宝宝了。

    幸好,老天垂帘,为她留下了宝宝。

    正当他们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慕少凌吩咐人点的外卖到了。

    他签收了以后,便打开外卖盒,里面有皮蛋瘦肉粥,脆皮热狗肠饼,葡萄干吐司,还有煎蛋等等。

    食物来自一家有名气的老粥店,味道做的极好。

    刚一打开嗅到饭香,阮白就觉得,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更饿了。

    慕少凌端起皮蛋瘦肉粥,用勺子喂她,像是在哄一个小孩:“乖,张嘴。”

    阮白试图想要从他手里接过粥盒:“我受伤的是腿,又不是手,不用你喂我。”

    慕少凌眸含宠溺,执意的将舀了粥的勺子,递到她唇边:“我是你老公,喂你吃饭难道不是应该的?不让我喂,你还想让谁喂,嗯?”

    阮白拗不过,只能随了他去,当慕少凌喂她吃到一半的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敲响。

    慕少凌以为是董子俊,他说:“进!”

    门打开,进来的却不是的董子俊,而是打扮光鲜亮丽的夏蔚。

    夏蔚那一头波浪发扎成了马尾,额头没有留刘海,艳丽的容貌一览无遗,她脚下足蹬七厘米高跟鞋,衬托的她本就高挑的个子,愈发显得亭亭玉立。

    “夏总监。”慕少凌看了她一眼,接着,便自顾自的继续喂饭的动作,一点也不在意,在下属面前跟自己的女人秀恩爱。

    夏蔚手里提着一篮子礼扎水果,望着细心的喂阮白粥的慕少凌,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总裁,听董特助说,阮小姐出了车祸,我过来看看,没事吧?”

    阮白看到夏蔚的刹那,心里咯噔了一下。

    对于这个私下找自己谈过话,心机很深,又偷偷觊觎着自己男人的总监,她心生不出任何的好感。

    但毕竟人家前来探望自己,阮白不能给人家冷脸,她面色柔和的说:“谢谢夏总监来看我,我没什么大碍,只是右腿骨折,要在家休养几个月。不过,夏总监你人过来就行了,带什么礼物?”

    当夏蔚听阮白车祸只造成了骨折这个结果后,她略有失望。

    甚至暗暗想着,为什么那场车祸不直接要了她的命呢?

    真是太令人遗憾了!

    尤其,当夏蔚看到她眼中尊贵的总裁,放下清傲的身段,亲自端着粥喂阮白,她心里的嫉妒的酸水,几乎要破出。

    她心目中那个宛若神祇一样,高高在上的总裁,竟然对一个女人这样宠溺,呵护,这让苦苦暗恋了他十年的夏蔚,根本接受不了。

    掩藏下眸底真实的情绪,夏蔚将水果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她笑濛濛的说:“这是应该的,哪有探望病人空手而来的?”

    她站在阮白的病床旁边,目光清冷的扫视着她,冷艳的唇角微勾。

    就这么个女人,除了相貌还行,她真的看不出阮白哪里有更多的闪光点。

    现在的阮白,穿着宽松的条纹病服,病床上的她,看起来那么的孱弱无助,楚楚可怜,所以,就是这样惹人心怜的神韵,才让总裁对她起了保护欲吗?

    难道男人都喜欢这种惺惺作态的绿茶?

    夏蔚兀自猜测着,并暗中跟阮白一较高低。

    就实际情况,不论自己容貌,能力,还有家世,她远远的都甩开阮白一大截,可这样的自己,慕少凌却从来没有在她身上落下过多关注的目光。

    他与自己的交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这让夏蔚非常的不服气。

    暗中攥紧了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