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499章 慕少凌嘴里吐出的烟圈,似乎都带着不满!
    ,精彩小说免费!

    李妮被慕少凌带回来的时候,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泪痕,看神情似乎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

    阮白一看到她那个样子,顿时火大了起来。

    她拽过李妮的胳膊,从头到脚的将她检查了一遍,声音里有种掩饰不住的怒气:“是不是宋北玺欺负你了?那个混蛋竟然……”

    阮白质问的眼神,随之也落到了慕少凌身上,似乎在责备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好友。

    “绝对没有,北玺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绝对没有伤害她。”慕少凌无辜摊手,看着阮白,说的一点也不心虚。

    他跟宋北玺相交这么多年,自然了解那个性冷寡绝的好友。

    虽然他手段黑了点,但他对女人算是冷漠的,根本不会发生强迫女人的事情。

    毕竟以宋北玺的外貌跟势力,主动扑向他的女人多如过江之卿。

    除了好友心头上的白月光,其他女人即便脱光光主动爬上他的床,宋北玺也会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将她们给扔出去。

    这事儿慕少凌没有撒谎。

    他至今还记得,曾经有个相貌和家世皆一流的豪门千金,自诩仰慕宋北玺许多年,半夜三更主动爬上他的床,结果还没有扑到他身上,就被宋北玺一脚踹飞了出去。

    当时,那千金全身的肋骨被踹断了一大半不说,宋北玺一怒之下还将她家的集团搞得破产。

    这件事让那个千金小姐沦为上流社会的笑柄,更让觊觎和爱慕宋北玺的女人们,对他又爱又畏,杜绝了对他的不纯心思。

    这样狠下来连女人都打的男人,谁要是嫁过去,可不是自找罪受吗?

    但阮白却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自己看到李妮在宋北玺那里受到了惊吓。

    所以,她的情绪也跟着怒焰高涨:“如果不是宋北玺对李妮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吓成这样?”

    阮漫微示意侄女冷静,她给李妮倒了一杯水,心疼的拍了拍她的手臂:“你可算回来了,买个外卖怎么惹到事了?你性格这么好,谁会跟你过不去?”

    李妮跟阮白关系好,阮漫微知道。

    这个女孩阳光,开朗,性子特别直率,跟性格温柔内敛的侄女完全相反。

    虽然她行事过于风风火火,但心地很善良,阮漫微还是很喜欢侄女这个好友的。

    阮老爷子慈爱的说:“孩子,你跟小白是好朋友,我也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孙女,你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说出来,总有个讨公道的地方。”

    李妮接过了阮漫微递过来的水杯,眼眶红红的:“谢谢爷爷,姑姑……小白,我没什么大碍,多亏了总裁及时赶到,宋北玺没有对我怎么样,真的。”

    此刻,李妮只觉得分外感动。

    虽然阮家人跟自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他们对自己的好,不是只表现在言语上,而是在行为上,他们是真的关心自己。

    不像是自己吸血蝗虫一样的家人,除了关心她口袋里的钱,哪怕她生病快要死了,有时也得不到他们一丁点的回应。

    “没事就好。”阮白这才松了一口气,又继续问道:“你为什么会惹到了宋北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李妮闷声说道:“我在商场附近遇到了宋北野跟他的未婚妻,他们离开后,我就把他的车给涂鸦了。没想到却被宋北玺当场捉到,他就把我扣押了下来,要我赔偿他弟弟的车,赔付标准为百分之十。那辆车总价三千万,三百万的赔偿我实在拿不出来。对不起,小白,我又给你跟总裁惹了麻烦……”

    那辆崭新的布加迪威龙实在太贵,她根本赔不起。

    李妮也知道自己不该麻烦阮白,但是她实在没办法了。其实她并不知道阮白认识宋北玺,但总裁却是认识的。她想,能不能让总裁看在阮白的面上帮自己说说情,让她少赔一些钱?

    而李妮之所以被吓成这样,是因为宋北玺那个男人真是变态,养了一屋子恐怖的宠物:恐怖的非洲巨蟒,龇牙利嘴的藏獒……

    因为两人的矛盾冲突,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触怒了他的气点,那个男人竟然将自己扔到了满是蛇的黑屋里,李妮生平最怕那种长长的无骨动物,几乎要把她给吓得失禁了。

    虽然事后证明,那些蛇全是无毒的,但李妮却永远也忘不掉,那种东西缠绕在自己身上,阴冷又黏腻的恶心感觉!

    听完李妮的话,阮白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她脸色黑白交错。

    想到宋北野对李妮造成的伤害,她无语的说:“这件事你没有做错,宋北野那个混蛋,就该得到报应和教训,这次你只是涂鸦了他的车而已,我觉得你还是太善良了,买一桶汽油直接一把火把他的车给烧了都不过分。就是要负法律责任,唉……”

    慕少凌:“……”

    他家这个一向温柔如水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

    “小白,我……”李妮很难过。

    她原本以为阮白会责备自己,没想到她这么义愤填膺的站在自己这一边。

    李妮是阮白心头一道永远的伤疤。

    若是她得不到幸福,阮白觉得,自己会心怀一辈子的愧疚。

    正当大家交谈的时候,董子俊敲了敲门。

    看到病房内的情景,他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然后,他便跟随着慕少凌,走到一边僻静的走廊,拐入一间抽烟室。

    慕少凌烟瘾犯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并递给了董子俊一支。

    董子俊为慕少凌点燃以后,自己也抽了一支烟,直接进入了主题:“总裁,根据小少爷提供的撞伤阮小姐的车型和车牌号,发现那个车牌果然是套牌。但我们调查了a市所有道路的监控,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肇事者是个年约35岁左右的男人,身高175左右。他撞阮小姐前接了一通电话,但是那个电话用了明显的变声器,而且,手机卡事后也被销毁,幕后主使者是个很精明的人。”

    慕少凌冰冷的勾唇,嘴里吐出的烟圈,都似乎带着不满:“所以,你们这是无功而返?”

    董子俊被老板噎的说不出话来,他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也不全是。肇事者行踪很隐蔽,而且他特别狡猾,推测应该学过反侦察。但半个小时之前,景轩监测到肇事者的通讯信号,并以卫星锁定了他的地理位置……”

    景轩,就是阮白的司机,负责跟董子俊一起调查事故的真相的司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