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01章 慕湛白的话,令阮白窝心的厉害
    ,精彩小说免费!

    病床上,阮白靠在柔软的枕头上,柔声安慰着女儿。

    等小姑娘累极睡去了,慕少凌抱着她,把她放到了一旁休息的床上。

    一直沉默寡言的湛湛,这才走到阮白的面前,小手抓住妈妈的手,稚嫩的嗓音饱含着一抹迟疑:“妈妈,我好想现在就长大,等我长大了能保护你了,是不是你就不会受伤了?”

    慕湛白的话,令阮白窝心的厉害。

    她轻轻拧了下湛湛柔嫩的小脸,开玩笑的说道:“妈妈只要你跟妹妹平安长大就好,现在你们是妈妈的责任。等妈妈和爸爸老了,我们就是你们的责任了,到时候你跟妹妹可千万别嫌弃我们是拖累哦……”

    “绝对不会的,妈妈。”小家伙甚至还握紧小小的拳头,跟阮白认真的发誓道:“你跟爸爸对我跟妹妹那么好,等我们长大了,一定会好好孝顺你跟爸爸。孟郊爷爷有一句诗‘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就是在教育我们要报答母亲对自己的恩情,湛湛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小家伙眨巴着一双好看至极的眼睛,纯真的望着阮白,让人的一颗心都融化了。

    湛湛的眼型跟慕少凌的一模一样,是迷人的桃花型,却遗传了阮白大而深的双眼皮,小男孩的的双眸,既有母亲的清澈滢秀,也有父亲的冷酷精湛。

    父母的优秀基因,在慕湛白身上,得到了最极致的发挥。

    “嗯,妈妈相信你。”阮白惊叹,儿子这么小就如此迷人,等他长大后不知道会不会成为祸害万千美少女春心萌动的妖孽?

    “我的儿子好乖,好懂事。”阮白揉乱了慕湛白的发,在他小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小家伙竟然有些害羞的脸红了。

    “都是你的功劳。”慕少凌笑了。

    他觉得这都是阮白基因好,所以他们才生出这样一对粉雕玉琢,冰雪聪明的宝宝。

    正当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一道尖锐刻薄的女声,打破了室内的温馨:“哟,真是命大,出了这样的车祸都没事。不过,这腿裹的跟粽子似的,不会是残废了吧?”

    一家人齐齐向声音来源望去。

    踩着高跟鞋,一身贵妇打扮的张娅莉,拎着最新款爱马仕包包,走进了病房。

    她嫌恶似的用手扇了扇鼻前的空气,似乎很厌恶消毒水的味道:“我说儿子,你都两天没在家住了,我以为你公司事务繁忙,还特地到公司去找你,结果去找了两趟都不在,没想到你在这里陪这个晦气的女人!你竟然因为他,连妈的电话都不接了?”

    张娅莉之所以会过来,是因为慕老爷子从董特助那里得知,阮白出了严重的车祸。

    他非常的担忧他的重孙们。

    老爷子本想亲自过来探望一番,但又想到阮白订婚宴上,让慕家颜面扫地的丑事,他拉不下那个老脸,便打发儿媳过来了。

    张娅莉已经跟姐妹团约好了去做脸,她哪里愿意过来?她觉得,阮白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生下来或者生不下来,都没关系。

    毕竟,如果儿子愿意,有大把的女人给她生孙子。

    但碍于慕老爷子的命令,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过来了。

    慕少凌听着母亲对阮白不尊重的话,脸色阴沉而骇人:“妈,阮白是孩子们的母亲,以后也会是你的儿媳,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任何关于她的谩骂。你再这样,就永远也别想踏入我们一家的大门。”

    “什么?少凌,你……你的意思是,你以后还想再娶她?这怎么可以?她把我们家的名声都败坏光了,妈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你这是笃定了心思要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是不是?你是想逼死妈?”张娅莉一听儿子还想娶阮白,还为这个女人威胁自己,她气得双眸发红,那狰狞的眼神恨不得将阮白给撕了。

    阮白脸色难堪至极,她没想到自己都这个样子了,张娅莉还来落井下石。

    但碍于她是慕少凌的母亲,阮白只能忍下,她别开脸,不去看张娅莉的恶毒的脸色。

    站在一旁的慕湛白,听到妈妈被骂,他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

    突然,他扯了扯奶奶的衣服,男孩童稚的嗓音,听起来那么天真无邪:“奶奶,你不要用这样的态度对妈妈,我跟妹妹会学你的。等以后你老了,是不是我们也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对你呢?”

    小家伙神情看起来那么无辜,吐出来的话却气死人,将张娅莉气得半死,这小狼崽子真是白养了,亏得她还这么疼他。

    因为太过于生气,张娅莉的脸,扭曲的甚至有些变形,她的脸颊处忽然传来一阵僵硬的痛意。

    张娅莉这才恍然想起,为了维持美貌,昨天她刚打过美容针,当时美容师特意的嘱咐过她,恢复期要保持好自己的情绪,万万不能动怒或者大笑,否则,很有可能会造成脸部肌肉的变形,让美容效果大打折扣。

    想到美容师的话,张娅莉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让自己变得面无表情:“其他的我就不说了,要是肚子里的孩子还在,那就生下来抱回慕家养着,要是没了的话,那就算了,总之我们慕家容不得她。”

    “妈,我这辈子只会娶阮白一个。我们的孩子很好,等她康复了,我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如果你来参加,我们一家欢迎你。如果你不来,那也没什么,我们的婚礼也会如常举行。”慕少凌冷冽的说。

    一句话噎的张娅莉差点背过气去。

    张娅莉觉得自己再呆在这里,早晚要被气死,她狠狠的瞪了阮白一眼!

    ……

    林家。

    宴会上的林宁,急的团团转。

    因为那个男人威胁,要她在两个小时之内,给他转一大笔钱。

    钱,其实她并不缺,毕竟明星来钱快且容易,她又是林家唯一的千金,每个月做生意的母亲给她的零花钱,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但若是用自己的账号转过去,百分百会出大事。

    可现在她在宴会上根本走不开。

    林老爷子本来就对她有成见,上一次在爷爷的寿宴上,她的提前离去已经惹得他不开心,这次奶奶的寿宴,若是她出现同样的事情,难保她在他面前落下更多的口实。

    她只恨为什么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布置好一切?

    真是越急越想不出好办法!

    正当林宁站在宴会厅的角落,觉得茫然无助的时候,一个身着迷彩服,异常粗犷彪悍的男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她。

    男人的眸中含着对林宁根本隐藏不了的感觉。

    神不知鬼不觉之下,身手诡谲的男人,精明的避过所有的监控,捂着林宁的口鼻,将她拖到了洗手间。

    差点被捂晕的林宁,看到薛浪的刹那,吓得脚底发软,几乎尖叫出声。

    但想到这个男人身后代表的势力,她灵机一动,立即笑靥如花,第一次抛却胆怯和厌恶,主动的转身缠上了他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