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10章 呵,这可真是个“惊喜”的发现!
    ,精彩小说免费!

    林宁听到阮白的腿保住了的时候,满脸的阴寒。

    但又听说她的胎儿没有保住,她的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

    不过,林宁狐疑的眉还是皱的老紧:“妖娆,你确定那贱人肚子里的那块肉,没有保住?”

    许妖娆拿出两支烟,分别给林宁和自己点燃,她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确定啊,医院妇产科主任跟我关系还不错,她告诉我的事情绝对假不了,何况,她也没有那个胆子跟我说假话。宁宁,你不用担心,阮白的孩子绝对保不住。

    孕妇体质本来就比常人差,普通人就算摔个跤,都有可能把胎儿流掉,何况她出了那么严重的车祸,就算她侥幸的保住了双腿,孩子也肯定保不住,说不定因为这次流产会导致她子宫内壁变薄弱,以后都生不了孩子了呢!”

    许妖娆的话,让林宁的唇角高扬,一想到阮白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她就通体舒畅。

    “那女人现在还在医院吗?”林宁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这真实的一面,她也只有敢在许妖娆面前流露了。

    许妖娆吐了一口烟圈,接着说:“没有,昨天她刚出院,至于去了哪里,这个我不知道。对了,宁宁,你现在是跟慕大少交往吗?”

    “嗯,现在他是我的未婚夫。”提到慕少凌,林宁脸上不自觉的便晕上一层娇羞的色彩。

    许妖娆目光,直直的落在林宁小脸上,似同情,又似慨叹,满目的复杂。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觉得我们不般配吗?以我的才貌,家世,还有地位,如果再配不上他,你觉得a市还有哪个女人能配的上他?”

    许妖娆探究的眼神,让林宁有些恼怒,她直接将烟灰,弹到了许妖娆白皙的胳膊上,继续若无其事的抽自己的烟。

    一闪一闪的火星子落到许妖娆身上,她也不敢在林宁面喊疼。

    本来,她想提醒林宁,其实这一段时间,慕少凌一直在医院照顾阮白,但林宁一直当自己是她的一条听话的狗,在她面前自己没有任何的尊严。

    她为林宁办了那么多的事,林宁却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许妖娆不免寒了心。

    本来到嘴边的提醒林宁的话,许妖娆吞咽了下去,张嘴便是言不由衷的夸赞:“宁宁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这样漂亮的大明星,有才有貌又有家世,a市所有的名媛加一起都比不上你一根头发丝,我一个女人都被你迷得不行,何况男人呢?男人都是视觉和生理动物,慕大少肯定也不例外,我想他一定会被你吃的死死的,你们在一起,可是天作之合呢!”

    她的马屁拍得很溜,让林宁笑的很灿烂。

    林宁一副志得意满的傲气模样,根本没有看到许妖娆艳丽瞳孔深处的嘲弄。

    外面的暴雨依然密布,电闪雷鸣。

    透过闪电的照应,隐约能看到林宁那双布满阴霾的眸子……

    养母居然去探望了阮白,呵,这可真是个“惊喜”的发现!

    ……

    外面下着倾盆大暴雨,路上尽是积水,开着车的李妮,视野一片混沌。

    尽管有雨刷不停的刷着玻璃,可也不行,她只能将驾驶的速度降到最低。

    李妮不禁有些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在这个天气出来接单。

    没错,她就是想兼职挣个外快。

    正因为她的存款被母亲搜罗干净,还不停的向自己要钱,上个月李妮只能狠下心买了辆五六万的二手小车,然后利用上下班前后空余的时间,还有节假日出来跑滴滴,每个月也能多挣个几千块钱。

    今天李妮看天气预报,知道有暴雨,本来不想出车,但又想着暴雨夜,下单的乘客可能会更多,说不定能挣更多的钱,于是咬咬牙她就出来了。

    反正自己一直在车里呆着,又提前备好了雨衣,不怕暴雨。

    只是,李妮没想到晚上的暴雨这么大,还有震天响的可怕雷鸣,街道上行人寥寥,乘客没接到几个,反倒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

    想到今早母亲堵在小区门口,哭闹撒泼跟自己要钱频频惹来小区居民们的围观和侧目,李妮就头疼的几乎要爆炸。

    为了救出监狱里的哥哥,母亲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但她真觉得哥哥应该在监狱里好好劳教一番,不是她狠心,是李宗确实需要被教育。

    也许是花花世界的又惑太多,在她心里那个温和又儒雅的哥哥,变了。

    变得猥琐。

    她想不通一个人的变化怎么可以那么大?

    正当李妮想着家里各种糟心事的时候,暴雨帘中,她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她急忙踩了急刹车!

    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车子的惯性,车子飞一样的重重撞了过去。

    然后,她的车又滑行了几十米,才缓慢的停了下来!

    李妮大脑有瞬间的懵逼,怎么车速极慢踩了刹车还能冲出来?

    低头,她才发现自己失神慌乱之下踩的是油门!

    耳中依然是暴雨的怒吼,刚才,她似乎看到了一个人。

    是她的错觉吧?

    她慌忙的下了车,眼睛几乎被暴雨淋的睁不开,但她的的确确看到,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正躺在她的车前。

    男人的旁边,还有一辆纯白色的,被打开了前车厢的玛莎拉蒂。

    李妮脑袋蒙的不行,她的车速已经最低了,就是唯恐撞到人,没想到还是大意了,踩错油门,出了这样的意外。这个人,被撞死了吗?

    “喂,先生,先生!你还活着吗?”

    李妮蹲下身,颤抖着双手,将手指放到男人的鼻息下,却感受不到一点气息。

    雨太大,根本无法辨别对方是否有气息。

    她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脸,几乎要吓哭了:“大哥,你要活着的话,好歹你吱一声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男人没有任何的回应。

    不会是被她撞死了吧?

    李妮用力的回想着交通运输管理法,有证驾驶,却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或者死亡,是要判刑的。

    她还这么年轻,有大好的青春和未来要过,她还不想坐牢!

    李妮吓得呜呜的哭了起来,不禁再次埋怨自己,不该在这样的天气出车,现在倒是好了,直接要将自己给送到派出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