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18章 无论他做什么决定,我信他
    ,精彩小说免费!

    别墅。

    慕少凌在客厅沙发上陪两个宝宝打魔兽游戏,阮白则在卧室跟李妮煲电话粥。

    李妮向阮白抱怨,前些天她出了车祸,撞了一个怪男人,不但脾气臭的像是茅坑里的石头,现在更是天天折腾她,要负责他的衣食住行不说,更将她当成了他的女佣奴役。

    她简直要被那个男人给弄疯了!

    阮白安慰了李妮好一阵,她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些,可见她被气得真不轻。

    阮白哑然失笑。

    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李妮一向淡如水,就连情绪都偏向死气沉沉,很久没看到她如此活力的一面了。

    两个人聊着,李妮突然声音压低了一些:“小白,你……最近看新闻了吗?”

    阮白说:“最近我忙着看一些资料,还有一些前辈们留下来的设计样稿,没怎么关注过新闻。妮妮,怎么了?”

    那边停顿了好一会儿,李妮才吞吞吐吐的说:“没……没事……”

    阮白总觉得,李妮今天有些不太对劲,她刨根究底:“到底怎么了啊,你的语气不太对劲,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对你太了解了,你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李妮想到大老板对自己的警告,又想到阮白对自己的好。

    最终,她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小白,你知不知道,明天总裁就要跟林宁订婚了……”

    “哦,他们要订婚了啊?”阮白明知道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也明知道他是在敷衍,但心还是微微抽痛了下,她的眼神很复杂:“这件事我知道的。”

    李妮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抓狂:“小白,你男人要跟其他女人订婚了,你怎么反应这么冷淡?你不是应该去质问他吗?你怎么这样没心没肺?不过,总裁不是对你一往情深吗,怎么会跟那个林宁订婚?这男人变心也忒快了吧?”

    李妮一阵噼里啪啦的数落,为阮白鸣不平,而阮白这边异常的反应,令她觉得很奇怪。

    阮白轻轻的说:“有些事情,我一时之间跟你说不清楚,有时间我会跟你慢慢解释。但我相信少凌,无论他做什么决定,我都知道,他是在为我们两个的未来在努力。我信他。”

    挂了电话,阮白有瞬间的迷茫。

    她打开卧室窗户,清晰的看到客厅里,父子三人温馨互动的一幕。

    软软输了游戏,一会儿在慕少凌怀里撒娇,让爸爸帮忙嬴一局,一会又跑到哥哥的面前,故意对他做各种淘气的鬼脸,干扰他玩游戏。

    慕少凌和慕湛白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对小姑娘都格外宠溺,不但纵容着她,还时不时的逗得她捧腹大笑。

    望着一家人灿烂的笑脸,阮白觉得分外满足。

    如果说,刚开始听到慕少凌跟其他女人订婚的消息,她心脏处有些微的疼,那么现在她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她相信慕少凌能处理好这些事情,更相信他们一家的幸福,会永远这样持续下去。

    ……

    林家。

    林宁手攥着那张,几乎一整块版面都介绍林家跟慕家联姻的报纸,只觉得讽刺无比。

    她愤怒的将报纸撕成了碎片,疯狂的砸着自己房间里的东西。

    尖叫,哭泣,整个人仿佛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将她摔得粉身碎骨。

    林宁披头散发,脸上精致的妆容被泪水冲花,手更是被花瓶的碎片划破,流了鲜血。

    这是一种莫大的羞辱和恐慌,让她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她呆呆的坐在自己的卧室,又哭又笑,整个人宛若一个疯子。

    林嫂怕林宁做傻事,打电话通知了周卿。

    二十分钟后,周卿从公司火急火燎的赶回家,而忙于公务的林文正,也被她紧急唤了回来。

    看到林宁房间一片狼藉,而她的手还在淌着鲜血,周卿心如刀割的抱住了林宁:“我的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搞成了这样?”

    周卿慌乱的为林宁包扎着伤口,心疼到了极点。

    这个是她最宝贝的女儿,是她的骄傲,她从来没有见过女儿如此失态的时候。

    林宁抽出了受伤滴血的手,反而攥住周卿的胳膊,苍白的脸上净是狰狞的笑容,仿佛得了失心疯,让人看了害怕。

    周卿又疼又惊的为她擦眼泪:“女儿,你不要吓妈妈,到底怎么了?宁宁,你醒醒啊……”

    林文正望着林宁,也是很心疼:“宁宁,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爸爸,爸爸一定会为你做主!”

    林宁眼泪大颗大颗的,嘴唇一直在哆嗦,眸中空洞的没有一丝神采:“爸,妈,慕少凌明明答应跟我结婚,会断了跟阮白的一切关系,可是,我没想到他一直在骗我。我今天看到,他将阮白藏到偏远的别墅,他们一家几口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你们知道,当我看到那个画面的时候,我有多疼吗?”

    “宁宁,你说的是真的?!”林书记满腔怒火,他不敢置信的问道:“他真的还跟那个阮白在一起?”

    林宁讽刺的哈哈大笑,语气又悲又苦:“我亲眼所见,这还能有假?原来慕少凌对我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原来他答应跟我结婚,只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真是可笑!”

    林文正怒火更甚:“岂有此理,慕家简直欺人太甚!我林家放在手心里的女儿,岂是他们慕家能欺负的!宁宁,别哭了,爸爸会为你讨个公道,我们先把这婚事给退了,并要求慕家登报给你道歉!”

    林宁一听父亲要退婚,她当即吓得眼泪都流不出了,她慌忙的连连摇头:“不,不,爸爸,我爱慕少凌,我是死都不会跟他退婚的!虽然现在他的心不在我身上,但等我们结婚了,时间长了,他自然会对我产生感情,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好不好?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要将阮白那个小三赶离a市,只要她走了,慕少凌的心自然会回来的……”

    “你这孩子真是鬼迷心窍了,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周卿不住的叹息。

    她不知道女儿究竟着了什么魔,竟对慕少凌如此迷恋。

    周卿本来还想劝她,放弃这段求而不得的感情,但看到女儿绝望空洞的眼神,她最终心软了下来。

    由此,周卿温婉的脸,第一次出现冷厉的表情:“老林,今晚我们就去慕家一趟,无论如何,都要向慕家讨要个说法。明天慕少凌和宁宁订婚在即,我不想中途出现任何差错!”

    从小到大,宁宁想得到的东西,她总会想方设法的帮她得到,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那个阮白,看来也没必要在a市继续留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