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29章 真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当他们一行人了解到会议室里的男人是慕少淩,是一家中等规模公司的负责人,而非t集团总裁慕少凌的时候,他们眼睛几乎都瞪直了。

    真是见了鬼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就连名字都可疑的相像?

    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半个小时后,一行干警将带着手铐的史书记,带到了会议室。

    史书记是个年约五旬的男人,那种长期上位者的气势犹存,但此刻他却面容憔悴,眼神黯淡无光,就连身材也瘪瘦的厉害,看样子在监狱里他身体和精神上受到的双重折磨并不小。

    “史丕航,你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当初跟你有过交易的慕少凌?”男检察官厉声质问道。

    史丕航有气无力的抬眸,开始审视眼前意气风发,吊儿郎当的英俊男人。

    看到他的脸的刹那,史丕航浑浊的眸光闪了下。

    过往的记忆,一幕幕浮现。

    这么多年来,向他行贿的人,多如过江之卿。

    史丕航收敛了多少非法钱财,他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

    为了避免东窗事发,甚至为了让那些行贿的人,跟自己成为系成一条船上的蚂蚱,他动用了手段。

    基本上,那些对自己行贿的人,他全部都偷偷留了各种证据。

    那些行贿者们贪婪的面容,大部分在史书记脑海里,一片模糊,唯有慕少凌让他印象深刻。

    这不仅仅是因为当时他向自己提供非法钱财的时候,是行贿者中间最年轻的一个,更因为他那张英俊到不可思议的脸,让人过目难忘。

    十年前,他任命a市市委书记,仕途一片光明。

    一个年轻清秀的男青年,提着一箱子茶叶过来找他。

    那个男青年,彬彬有礼,思维清晰,特别能言善辩,目的就是想要从他手里,拿到几大块荒地。

    史书记混迹官场那么久,老油皮的他,当然明白那箱子上面覆盖的茶叶,只是幌子罢了。

    令他讶异的是,茶叶下面那一叠叠码的整齐的钞票,足足有五百万。

    史丕航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他当时问慕少凌买地皮的用途,结果那个精干的小伙子,眼皮眨也不眨的说,他打算搞房地产,建造大型商业中心,还有高档住宅。

    慕少淩的回答,让史书记觉得,这年轻人是不是疯了?竟然用五百万来买几大块废弃的地皮,还妄想在那里建商业中心和住宅,真是一个败家的!

    要知道,他要的地皮远离那时候的市中心,周围也很荒凉,只有蓬生的杂草,泥泞的水洼地,俗称鸟不拉屎的地方,那里怎么可能建成商界区?

    原本,史丕航打算将那些荒地,批建污水处理厂。

    但他只负责收钱批地。

    收钱将那些地卖给慕少凌以后,至于地皮的用途,则不在他的过问范围。

    而且,史丕航在a市并没有任职多久,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他便利用手里头的关系,调到了京城。由此,他的势力逐渐开始向京城渗透,对a市的关注逐渐变少了。

    可没想到一晃几年过去了,那些荒地的周围,渐渐的开通了四通发达的地铁。而慕少凌买的地皮,恰好位于地铁脉络线的中间,加上周围各线快速brt的开通,那些原本不起眼的地皮,瞬间成为开发商们最炙手可热的争抢对象。

    但为时已晚,那附近百分九十的地皮,已经被慕少凌全权拿下。

    其他投资者们只能往而兴叹,恨自己没有及时出手。

    仅仅几年间,在慕少凌魄力的带领和开发下,那些荒地一跃变成高楼林立,鳞次栉比的特色建筑遍地开花,成为a市最繁华的新兴商圈之一,荟萃着现代都市的精华,彰显着国际巨擘,一等品牌随处可见,让都市人领略着最时尚,最别致的生活。

    十年前,这里的房价均价才八九千而已。

    可现如今,高档住宅区均价已飙升到十万上下,还在呈逐年上涨的趋势。

    十年的时间,这里的房价,翻了将近十倍。

    远在京城的史丕航,有时候也会关注a市的发展,他不得不佩服慕少凌的高瞻远瞩,更是从来没想到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有这么深远的眼光,怪不得他旗下的t集团发展势如破竹,如日中天!

    直到后来,史丕航大肆敛财被人报复,被秘密举报落马,他最终锒铛入狱。

    他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a市,没想到自己几天前被干警从京城带到a市,要他确认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当初对自己行贿的慕少凌。

    因为对慕少凌记忆深刻,即便过了很多年,史丕航依然能一眼便能辨认出,这个男人的确是向自己行贿的年轻人,只是令他错愕的是,这个跟相貌跟慕少凌如出一辙的男人,他的名字是“淩”,而非“凌”。

    检察官让史丕航回想,当时他签订非法协议男人,名字的究竟是两点水,还是三点水。

    “是两点水的凌,我记得很清楚。”史丕航努力的回想着。

    他清晰的记得,当时慕少凌跟他签订的,是两点水的“凌”。

    史丕航一向行为谨慎,就连他签订的协议,都会看个至少四五遍,确认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检察官们犀利如箭的眼神,“唰”的一声,射向南宫肆。

    南宫肆无辜的摊摊手,慵懒的打了个呵欠,站起身走向史丕航,在他耳畔轻声说了一句什么。

    史书记整个人如堕冰窖,浑身抖如筛糠。

    他望着南宫肆温润如玉的眸,只觉得这个俊美无俦的男人,真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思考再三,史丕航努力压抑住胸腔的恐惧和愤怒,他讪笑着对检查官说:“不好意思,我记错了,是三点水的淩。”

    接着,便是严厉至极的审问。

    但无论检查官们怎样威逼利诱,史丕航都一口死死咬定,当初跟他签合同的是三点水的淩。

    而史丕航跟慕少凌的签约协议上,他那个“ling”字写的分外潦草,三个点是连体的,猛一看是两点水,但仔细看却是三点水,根本让人分不清,它究竟是“凌”,还是“淩”。

    史丕航的口头指认,这时候就显得至关重要。

    但检察院根本想不到,不管怎样审讯,史丕航都死咬着,当初跟他交易的,就是会议室的男人慕少淩,而非t集团的总裁慕少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