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35章 这样真的很恐怖的好不好!
    ,精彩小说免费!

    “阮白!”门外,传来慕少凌歇斯底里的叫喊声。

    此刻的慕少凌,心焦,暴怒。

    他拿着猎枪疯了一样的扫射着那些毒蛇,一边射杀着,一边叫喊着阮白的名字。

    阮白听到慕少凌的声音,踉跄的来到落地窗边上,趴在上面拼命的拍击着玻璃:“少凌,我没事,外面好多毒蛇,你一定要小心……”

    阮白看到慕少凌眸光赤红,整个人几乎疯狂的样子,她硬生生的将恐惧压了下去。

    他似乎比自己还要害怕。

    看到他的刹那,她只觉得心安。

    慕少凌看到阮白好好的站在房间内,紧绷的心弦顿时松懈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电子门咔擦一声打开,慕少凌率先冲到了房间,他颤抖的将阮白抱在了怀里,就连手都在哆嗦:“对不起,对不起……”

    差一点,差一点点他就可能失去她了。

    “这跟你没关系,你不要自责。”阮白瘫软在他怀里,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慕少凌只是狠狠的搂住她,几乎要将她给嵌到自己的骨子里!

    突然,想到还在昏迷的林叔,阮白挣脱开慕少凌,转身走到林叔的面前,愧疚的说:“这次多亏林叔救了我,否则我真的就会被毒蛇咬了。林叔为了救我,中了蛇毒。我已经为他注射了血清,只是我不知道管不管用?要不是因为我,林叔也不会中毒,现在怎么能帮他……”

    说着,她后怕的才开始掉眼泪:“我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平时就连虫子都很少见,怎么会突然出现毒蛇?还这么多?”

    自从怀孕后,阮白要比平时情绪化,此刻更甚。

    慕少凌皱眉,说道:“我一定会将这件事彻查清楚,你和林叔都是受害者。我很感谢林叔救了你,他会没事的,等他醒后,我会给他一笔丰厚的报酬,你不要多想。”

    外面,警笛声响起,一声比一声更甚。

    此时,阮白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又开始一阵痉挛般的疼,疼得她双眼晕黑。

    伴随着喧嚣的警笛声和人声,另外两道高大的身影也赶到了。

    “老板……”张景轩和董子俊满头大汗的跑进了房间。

    当他们看到地板上昏厥的林叔,还有慕少凌怀里虚弱的阮白,他们冷汗涔涔,脸色煞白。

    张景轩自责的问:“太太和林叔没事吧?”

    他们不会来晚了吧?

    “林叔被毒蛇咬了,已经注射了血清,立刻送他到医院。”慕少凌冷声吩咐道。

    阮白抚摸着自己疼痛的肚子,她死咬着下唇,防止自己出声。

    可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轻哼了出来:“少……少凌,我肚子……痛……”

    阮白只觉得肚子疼的不行,隐约感觉到下腹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女人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肚子里的宝宝有危险,可她真的不甘心啊,这是她小心翼翼呵护的宝贝,她不能让孩子出事!

    “阮白……”

    昏迷前,阮白好像听到慕少凌惊恐的嘶吼声,但她却陷入了黑暗中,再也听不到了。

    “该死的,为什么救护车还不来?!”慕少凌抱着阮白就往外跑去。

    张景轩则背起昏迷的林叔,快速跟了上去……

    别墅外,几辆警车停在花园四周,几十名警察忙里忙外。

    十几条被弄死的黑色毒蛇,浑身沾染着腥臭的血迹,被一顺溜的摆在地上,看得人心惊肉跳。

    慕少凌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那些毒蛇,目光阴狠!

    警长谄媚的走上前,看到慕少凌阴冷的目光,他后退了一步:“慕总。”

    “徐警长,你知道怎么做吧,嗯?”慕少凌声音极冷。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查出始作俑者……但作案者非常狡猾,盗取了别墅周围的监控,得需要点时间……”徐警长搓搓手,硬着头皮扛着慕少凌的低气压。

    别墅内大大小小的监控有几十个,可是,临近别墅的监控,却都被盗走了。

    “这里所有的监控难道全都被盗了?你们这些保卫科的人是干什么吃的?”董子俊冷眼扫过保卫科的警卫们。

    他们羞惭的垂下了脑袋,实在是不怪他们没发觉,真的是这次的作案嫌犯手法太高明了。

    慕少凌狠厉的说:“这些毒蛇全部拿去化验,我要尽快的知道化验结果!给我调查所有的监控,我不信查不出蛛丝马迹!”

    “是,慕总。”向来威风的警长,在慕少凌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阮白跟林叔被送往医院,慕少凌一起陪同。

    董子俊跟警察们周旋,录口供。

    张景轩则继续留下查探监控。

    医院。

    司曜真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前些天被一个性格刁蛮古怪的丫头撞断了腿不说,他好不容易放松休养了一个月,这边腿还没好利索呢,就被自家大哥从病床上揪起来,逼迫自己给嫂子保胎。

    本来就火大的司曜,见慕少凌态度特别不好,他死皮赖脸的说自己腿没好,硬是不过去。

    结果,慕少凌阴测测的威胁他,不去也行,他会将他另外一条完好无缺的腿也给打断,让他这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余生!

    吓得装病的司曜,直接从病床上蹦了下来,立马滚到阮白的病房,打起一万分精神为她保胎。

    他心里委屈的直叫唤——大哥你不要动不动就威胁人,这样真的很恐怖的好不好!

    司曜知道,慕少凌可是个说到做到的主儿,万一惹急了他,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哎,陷入爱情的男人,真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智障!

    病房外,男人高大清俊的身影伫立,他一直一直地吸着烟,根本无视墙壁上贴的不许吸烟的禁令。

    尽管他眉头紧锁,依然无法折损他的完美与冷傲。

    “老板。”董子俊站在慕少凌身边,他心弦紧绷,扬起手中的调查报告递给了他:“化验结果出来了,那些毒蛇因为嗅到一种致幻药剂才导致它们的发狂,而那种药恰巧就存在喷洒的花植上,是混杂在芍药花的灭蚜松乳剂里面……”

    慕少凌一惊,想到阮白下午的时候,她向自己抱怨芍药花生病了,喷洒农药后恢复了生机。

    冰色瞳孔骤缩,邪冷拂过他冰寒的唇:“立刻去调查那个药农,不惜一切力量也要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