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55章 哇,竟然是A市新贵慕少凌!
    ,精彩小说免费!

    正当阮白看慕少凌演讲的视频的时候,安静突然勾着头,凑了过来:“阮白,你在看什么呢?”

    当她看到视频里俊美儒雅的慕少凌的时候,安静脸上全是爱慕的神情:“哇,竟然是a市新贵慕少凌!他真的好帅啊!这个男人就是我的偶像,他一手创建了t集团,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去t集团上班,在那里做一个朝九晚五的小员工!阮白,你想去t集团工作吗?我们两个一起加油考试,争取一次性过了一建师,然后一起去t集团应聘怎么样?”

    阮白有些受不了安静的叽叽喳喳。

    这个女孩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淑女,没想到一张嘴,就跟个小麻雀似的。

    “我家太太她原本就在……”

    张景轩想为阮白解释,却被阮白眼神阻止了。

    阮白说:“希望我们都能考个好成绩。”

    安静猛点头,她还想再跟阮白一起看偶像的视频,却发现她已经关了网页。

    她有些失望的说:“阮白,你怎么把视频关了?”

    阮白看了看手表,从石凳上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们要提前进考场,你在哪个考场?”

    安静说:“我在d楼302,你呢?”

    阮白惊讶:“那我们是同一个考场。”

    安静兴奋的道:“没想到这么巧,我们竟然在同一个考场,真是有缘分!我是5号座位,你几号?”

    “我在16号。”阮白回答。

    安静拉着阮白的手,就要往考场的方向走:“那一起去考场吧,我太高兴了,原以为自己孤军奋战,没想到竟然遇到一个同考场的同伴。”

    阮白不好意思拒绝热情的安静,她有些歉意的对张景轩说:“考试时间比较长,也不准非考生进去,麻烦你先在考场外面等一会,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出去办事,或者在四周逛逛。等我考试完了给你打电话……”

    “行。”张景轩说。

    ……

    财经学院很大,阮白和安静走在校园大道上。

    很多考生步履匆匆的,和她们一起往同一个方向走。

    安静有意无意的护着阮白,让其他考生避免近距离接触到她。

    阮白心里有些感动。

    女孩一边护着阮白往前走,一边跟她交谈:“阮白,考试的时候我们都不要紧张,先做简单的题,难的放到最后面。考试时间很紧张,千万不要浪费了。”

    “这个我知道。”阮白笑道。

    正当这时,阮白的手机响起,看到慕少凌的电话,她顿时接了起来:“喂……”

    这个男人不是在演讲,怎么有时间给他打电话?

    男人似乎能猜到她所想,用磁性好听的嗓音跟她解释道:“现在马上要到你考试的时间了,我推测你现在正在去考点,我抽出几分钟给你打电话。小白,好好考,我相信你!”

    阮白会心一笑:“好。”

    阮白挂了电话,安静好奇的问:“你老公的电话?”

    阮白腼腆的笑笑。

    慕少凌现在还不是她老公,但她又不好跟安静说自己未婚先孕,便点了点头。

    “你老公对你真好。”安静有些艳羡的说。

    通过各种小细节,她推测出阮白嫁的男人非富即贵。

    但随即一想,现在这社会年轻貌美的女孩,傍大款和富豪的太多了,阮白这么年轻就嫁了人,说不定她就是嫁了家世好,但其貌不扬的男人呢?

    毕竟,这个社会高富帅太少,想攀附的女人又太多,稍微有点小帅的富二代都眼高于顶,她不信阮白有那个好运气,能嫁给那种顶级富二代。

    想到这里,安静又有些坦然。

    反正,不管阮白嫁的谁,但看得出她老公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好好跟她联络着,以后她就是自己事业进一步发展的关系和人脉。

    于是,她对阮白的热情又多了几分。

    阮白对安静过分的热情,有些不适应。

    但看到对方小心的护着自己,一直用胳膊将自己跟其他考生隔离开来,她对安静也充满了感激,就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到了考场。

    考场有两个男老师监考。

    一个老师监督考生将资料放在考场外面,另外一个则用扫描仪对学生进行检测。

    教室外放着一个长方形的课桌,专门供学生放资料或者包包。

    所有跟考试无关的东西,都得搁在上面。

    阮白将自己的资料,还有手机,都放到了自己的包里,挨着安静的包放下。

    然后,她才跟安静一起,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一名监考老师,拿着扫描仪在阮白身上扫过一遍,确定她身上没有作弊的工具,才放她进了班级。

    阮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等着考试的到来。

    这时,她无意的向门口扫了几眼,突然看到他们设计部的部长徐蕾,在考场门口出现了。

    阮白愣了一下,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徐部长。

    整个考场那么大,考点也有无数,她怎么就那么恰巧的跟徐蕾分配到同一个考点了?

    她和徐蕾的眼神对视了一下,里面的含义却大不相同,一个诧异,一个冷漠。

    阮白想起徐部长在公司的时候,对自己的针锋相对,她不由得咬唇,总想不明白为何徐蕾老是跟自己过不去?

    但现在根本不是想无关紧要的事的时候,阮白不再看徐部长,转而检查自己的答题工具。

    ……

    徐蕾将自己的包放到了桌上。

    突然,她看到阮白的包包,上面挂着一只幼稚的小白熊。

    徐蕾记得很清楚,阮白几乎每天都背着这个包包上下班。

    她之所以确定那个包包是阮白的,就是因为那只造型特殊的小白熊挂偶。

    太土气了!

    趁着人别人不注意,徐蕾侧身挡着别人的视线,偷偷的拉开了阮白包包的拉链。

    她的手在包里面摸了摸,随意的抽出一张资料,便快速的拉回拉链……

    徐蕾的动作很快,还有她刻意的隐蔽,加上其他考生都一窝蜂似的急着进教室,并没有人发现她的小动作……

    考场内一片肃然,气氛紧绷,阮白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高考的时候,无声的战场让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徐蕾坐到了阮白后面的座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