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59章 被慕少凌强硬的,死死地揽在怀里!
    ,精彩小说免费!

    晚上。

    办公室的审讯,依然在严格的进行着。

    不过,这一次的审问,考官们对阮白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阮白身旁现在多了一个自愿为她作证的安静,这让她稍稍觉得没有那么无助了。

    但徐蕾还是死咬着阮白不放:“我不管她怎么狡辩,她就是作弊了,我亲眼看到纸团从她的手里飞出来的!”

    “考官,我没有作弊。”

    阮白的话刚落,一旁的安静立即点头:“考官,我可以为她作证,她的话都是真的,我有看到阮白将资料纸放到包里。”

    徐蕾见状不妙,立即嚷道:“考官,我怀疑这两个人的关系,她们肯定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在为阮白作假证!”

    安静对考官一本正经的说:“没有,我跟阮小姐的确是在考场上认识的,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我之所以选择给她作证,只是因为我看不惯某些人对她的栽赃诬陷。我亲眼看到徐蕾小姐将资料纸,扔到阮小姐的座椅底下。”

    徐蕾心底暗叫一声不妙,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目击者,这对她可不利!

    眼珠子转了转,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徐蕾用手重重的拍桌:“你们俩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考官,为何全班那么多学生偏偏只有她看到了?如果她真的有看到,那在教室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说,到了审讯室她反而说看到我陷害?真是笑话,我陷害她的动机是什么?”

    安静默然,被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她并不了解徐蕾跟阮白有什么恩怨,但她在教室的时候选择沉默,是因为不想惹祸上身,但打了一通电话后,她鬼使神差的自愿卷入这场风波。

    阮白冷静的说道:“诸位考官,我跟这位徐蕾同时就职于t集团建筑设计部,她的工号是2703,我的工号是2789,我们两个人平时在工作上真的有一些私人恩怨,我完全怀疑她这是在对我趁机报复!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打电话向t集团人事部查询,一查便知。”

    有了慕少凌的安慰和保证,此刻的阮白,显得很冷静。

    而一旁的安静,则吃惊的稍稍张大了嘴巴。

    她没想到阮白已经就职于t集团,亏得她考试之前还怂恿人家,跟自己一起去t集团应聘……

    此刻,安静只觉得自己双颊火辣辣的发热。

    考官们则互相对望了几眼,其中最中间的那个说:“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有私人恩怨,回头我打电话到t集团,调查一下便可得知。”

    徐蕾右眼皮又猛地跳了一下,忽的从座位上坐起身,尖刻的嚷道:“考官,我跟她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有竞争关系,怎么可能有私人恩怨?我的确看到她作弊,作为一名有道德有纪律的考生,我是看不过眼才举报的,绝不会随便冤枉她!考官先生,我现在必须得回去了,要不然我爸妈会担心!”

    说完,徐蕾拎起自己的包,便作出要走的举动。

    她现在必须尽早脱身,不然,所作的努力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几个审讯的考官此刻也都疲惫了。

    他们盘查了半天,也没有查个所以然来,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徐蕾先走。

    徐蕾傲慢的踩着高跟鞋,惺惺作态的说:“麻烦考官们一定要严惩阮白这种作弊的行为,她这人人品有问题,怀着孩子还作弊,真不知道她的孩子生下来,会不会以她为耻?如果不严惩这样的考生,对其他莘莘学子太不公平了。”

    “徐蕾,你不要血口喷人!”

    阮白被她侮辱的言辞激怒,她同样的站起身,揪住徐蕾的衣袖死死不放手:“你不能走,在这件事弄清楚之前你绝不能离开!”

    “放开我,死三八!”徐蕾力气很大,轻蔑的瞟了阮白一眼,轻易的扯开了她的手,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向门口走去。

    阮白知道,如果放任她这样离开,她想翻案就更困难了。

    情急下她追了上去,一把拽住徐蕾的胳膊,因为激动甚至失去了冷静:“徐蕾,这件事本就不是我的错,你怎么能在冤枉了我以后置身事外?”

    “我冤枉你?真是可笑!少在这给我装可怜,我可不吃你这套!记住以后可要遵纪守法,不要以为抄抄就能过一建师了,无耻!”

    徐蕾用力的甩开阮白的手。

    因为急于摆脱她,所以力度很大,竟然将阮白甩出了门外。

    阮白脚下一打滑,差点趔趄倒地。

    这时,一双结实的手臂忽地环住她的腰,将她纳入自己的怀抱,避免了她摔倒的危险。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进来的男人极高,相貌英俊无比,坚毅完美的脸部轮廓,高挺有型的鼻梁,整个人不怒而威。

    他目光寒戾,神色幽暗,整个人有一种疏离的矜贵,只淡淡的睨人一眼,便让人觉得通体发寒!

    他身后跟着一名身材略胖,满头大汉的中年男人,一脸的讨好和谄媚。

    “慕先生,李督查……”考官们愣诧督查竟然过来了,更没想到慕少凌亲自赶来学校。

    徐蕾吓得脸色苍白,恨不得立刻遁地逃掉。

    而安静则看呆了。

    这个男人不是她最迷恋的偶像慕少凌吗?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阮白的老公就是他?

    “少凌,你回来了……”阮白看到慕少凌的刹那,强忍了一晚上的委屈,终于倾泻而出。

    她死死的抱住他的脖颈。

    慕少凌揉了揉阮白的脑袋,声音有一种天生的磁性:“不要怕,我来了。”

    随即,他的目光转向在场的众人。

    尤其在触到徐蕾的时候,男人刀锋一样的目光,寒气逼人:“不过就是一场一建师考试而已,阮白就算不参加考试,她依然是优秀的,可以就职于最好的公司,拥有业内最高的职位,证书对于她来说,又有何用?但她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辛苦复习,大着肚子过来参加考试,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作弊?”

    阮白被慕少凌强硬的,死死地揽在怀里!

    他的出现,无疑是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每次都会在她遇难的时候,恍若天神般突然降临,让她惊喜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