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73章 阮白她怎么可能是o型血?
    ,!

    阮白听到护士的话,看了周卿一眼,微笑的解释:“你搞错了,这位是林夫人,我们不是母女关系……”

    肖士将针头从周卿的胳膊处拔出来,有些尴尬的说:“啊,不好意思,可是你们长得好像,所以我误以为你们是母女关系……”

    阮白笑笑,不以为然。

    但身边的周卿,却明显的僵了一下。

    她深深的望了阮白一眼,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她和阮白的人,都误以为她们是母女?

    吴姚宏第一次见到阮白的时候这样说,就连抽血的肖士也这样说。

    难道她们俩真的是亲母女不成?

    周卿心头浮上这么一个大胆的猜测。

    但随之她便摇头否认了。

    这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哪能因为相貌有几分相似,就误以为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若按照这个歪理,娱乐圈那么多长得相像的人,难不成都是父子,或者母女不成?

    阮白同样抽血完成。

    她一边用棉签捂住针口,一边关怀的询问周卿:“林夫人,您的身体没事吧?”

    周卿摇头,温和的说:“没什么大碍,只是最近老觉得头晕目眩,所以就来医院检查一下,你这是怎么了?”

    阮白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回答道:“我孕22周了,医生建议我来做个妊娠糖尿病筛查。”

    周卿目光复杂的望着阮白的孕肚,知道那里孕育着她和慕少凌的孩子。

    心里,总归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毕竟,慕少凌当初跟宁宁在一起的时候,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他已经跟阮白一刀两断,可没想到他在跟宁宁交往的时候,竟然还一直和阮白藕断丝连。

    不,应该说他们从不曾分开过。

    只是,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他选择了对宁宁欺瞒。

    慕少凌知道宁宁钟情于他,并深深为之痴迷,而那个男人分明对女儿无情,却又佯装情深的样子跟她在一起,两人甚至都要走到订婚的地步,最后他却又当众悔婚,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对宁宁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周卿对慕少凌向来持赞赏的态度,但这件事是他唯一的污点,也成了卡在她心头上的一根刺。

    想到这对情侣对女儿造成的伤害,周卿的温和的态度,顿时就变得有些冷淡了:“阮小姐,既然你跟慕少凌真心相爱,那就好好在一起,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好好珍惜吧。就算你们以后有了什么矛盾,也不要再打着分手的幌子,来骗取其他人的信任。毕竟,不是每个女孩子都那么坚强。宁宁因为你们受了不小的精神刺激,她到现在还在家里休养着。”

    周卿意有所指,指责慕少凌欺骗林宁,导致林宁精神失常这件事。

    阮白理解周卿作为一个母亲的爱女之心,但她不敢苟同周卿的话。

    她苦笑着辩解道:“林夫人,我想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有些事情您只看到了表面,如果您知道了真相,我想您就不会这么说了。说句不该说的话,林夫人您真的了解您的女儿吗?您知道她在我跟慕少凌之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吗?您知不知道最终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

    一连串的疑问,让周卿有些无言。

    她自然知道,林宁对慕少凌属于一厢情愿的单恋。

    自己也不止一次的劝过宁宁,要她学会放下,可那孩子就是个死心眼,根本不听从自己的劝诫。

    再想一想慕少凌突然对宁宁转变的态度,周卿眯眼。

    她了解慕少凌的个性,只要是那个男人不想做的事情,哪怕威逼利诱也无用,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难道宁宁真的从中做了什么手脚,故意拆散了他们?

    应该不会吧?

    护女心切的周卿,立即否认这个念头,在她的心里,林宁是个非常乖巧单纯的孩子。

    周卿直直的盯着阮白,说:“阮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宁宁我养了她十多年,我是她的母亲,我自然比你清楚。但宁宁在这件事上的确是无辜的,不管怎样,你跟慕少凌都欠她一个道歉。”

    阮白将沾染了一点血丝的棉签,扔到垃圾桶里,从座椅上站起身:“不好意思,林夫人,虽然我和少凌欺骗林宁这件事,的确我们有错,但最大的错误和责任不在我们身上。你该回去问问你的女儿林宁,问她究竟用了怎样卑鄙的手段,威胁我和慕少凌分手……还有,我绝不会向林宁道歉,因为她是罪有应得。”

    说完,阮白深深的看了周卿一眼,便直接向等候室的阮漫微走去。

    周卿望着阮白优美的背影,抿唇不语。

    怀着身孕阮白,从背后看身姿依然窈窕,纤细。

    恍惚中,周卿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吴姚宏总是向她抱怨:“阿卿,为什么我们差不多时候怀的孕,我的腰粗的像水桶,而你腰还是那么细,从背后看你完全是一个少女,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周卿的头,又有了片刻的晕眩。

    她揉了揉太阳穴,决定不再去想这恼人的问题。

    宁宁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好,她得尽快从医院检查完毕,回家照顾着。

    ……

    一个多小时以后,阮白的各种血液检查结果全都出来了。

    刘桂英从头到尾认真的扫了一遍,笑着说:“微微,你侄女身体状态不错,各项检查都在正常范围内。”

    阮漫微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她拍了拍胸口,眼圈有些泛红:“这就好,小白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重要。”

    阮白搂着阮漫微的胳膊,说:“姑姑,我就说我身体没什么,这下你信了吧?相信我,你的身体很快也会好起来的。”

    “嗯,会好的。”阮漫微同样的安慰自己。

    但接下来,刘桂英的一句话,却让姑侄大惊!

    “不过,微微,阮白是o型血,母体是o型血液,胎儿容易发生溶血的症状。这个可得注意了,弄不好会造成胎儿的停育。”

    “什么?”阮白和阮漫微同时紧张起来。

    阮白担忧的,是所谓的溶血症。

    而阮漫微则在听到刘桂英说阮白的血型是o型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大学时读的也是医学专业,只是后来转行了。

    不过阮漫微依然清晰的记得,正确的血型遗传规律表。

    哥哥阮利康是ab型,而哥哥的第一任妻子同样是ab型,按照血型遗传规律表,他们只能生出a,b,或者ab血型的孩子。

    阮白她怎么可能是o型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