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83章 阮白就是那个被偷换掉的女婴!
    ,精彩小说免费!

    查到的资料上说:当年林夫人周卿在小诊所生产的时候,陪伴在周卿身边的人,就是他的母亲,张娅莉。

    看到这里,慕少凌的手,微微停顿了下。

    翻开资料下一页,他继续快速的浏览起来。

    上面的资料,记录的非常详细。

    事情涉及到二十多年前所有能查到的细节。

    据知情者透露,周卿当年在奔波的过程中,因过度劳累,以及孕妇身体本身的原因,导致肚子里的胎儿早产。

    当时送医院已来不及,地处偏僻,医院太远。她只能暂留附近一家籍籍无名的妇科小诊所。

    为周卿接产的女医生,名叫林音蓉。

    周卿生产时大出血,被女医生要求签订了生死协议,陷入昏迷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最终产下一名健康的女婴。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娅莉跟那个叫林音蓉的女医生,做了一笔不道德交易,以优厚的条件诱惑她,让她以死婴替换周卿的女儿。

    后来,林音蓉带着大笔金钱出了国,而那名女婴则不知所踪。

    慕少凌将那份资料看了不下两遍,最终才将资料放下。

    这个世上,除了死人,压根儿就不存在嘴上绝对牢靠的人!

    能查到这些,虽然废了一番周折,但也容易。

    慕少凌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手臂搭在窗栏上,望着落地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阳光射到他身上,显得他挺拔的身形,愈发的修长。

    男人俊雅绝尘,宛若神祇,那太过完美的侧容,即便是董子俊,也有片刻的凝滞。

    他舒缓了下说:“慕总,这件事,跟夫人有关。”

    想到调查的结果,想到此事涉及到母亲,慕少凌有些烦躁,烟瘾突然犯了。

    转身,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

    董子俊为他点燃。

    “那个叫林音蓉的女人,现在何处?”慕少凌问。

    “林音蓉前些天回来探亲了,但现在她已经回了国外定居的地方。”

    董子俊慢慢的说:“据调查,夫人曾在一个月前见过林音蓉一次,中间不知道跟她交谈了什么,第二天林音蓉便匆匆的回了国外。对了,慕总,我在寻找真相的时候,受到过两股莫名势力的干扰,很显然有人并不想让我查到什么。”

    抽烟的慕少凌,神色有种莫名的凌厉感:“那两股势力,查清楚底细了吗?”

    董子俊:“一股势力来自林书记的养女林宁,另外一股则来自……夫人。”

    慕少凌狠狠的抽了一口烟。

    董子俊知道,老板此刻的心情并不好。

    慕少凌自然心情不好,林宁阻挠董子俊查清楚真相情有可原,但他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也从中插了一脚。

    他一直以为,母亲只是自私自利,爱慕虚荣,不曾想,她竟然做过那样卑鄙的事情,以死婴偷换掉周卿的女儿,让周卿痛苦了那么多年,现在还暗中阻挠别人查探真相。

    周卿当年痛失爱女,导致精神有些失常,一直到领养了林宁以后,精神才恢复正常。

    通过吴姨的叙述,慕少凌知道母亲跟周卿,还有吴姨,曾经是很好的闺蜜。

    家里还有几张她们几人亲密合拍的旧照,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当年那样做。

    尽管一切资料都没有直白显示,阮白跟这件事有关,但是慕少凌这么聪明的男人,各种蛛丝马迹串联一起,他不难猜测出,阮白就是那个被偷换掉的女婴。

    从母亲对阮白那种莫名其妙的敌视态度,从母亲极力反对他跟阮白的婚事,甚至为了拆散他们编造出他们是亲兄妹的谎言。

    慕少凌知道,母亲曾嫁给过阮利康为妻。

    那一段曾经被她视为耻辱的生活经历,她连提都不想提起,所以当她说他跟阮白是亲兄妹的时候,慕少凌自然是不信的。

    后来他跟阮白的dna检测结果,更是证实了她的谎言。

    但那时候,他沉浸在和阮白非血缘关系的喜悦中,并没有查过她的真实身世。

    对他来说,只要他和阮白非亲兄妹,一切足矣,其他的一切他根本不在乎。

    但现在想来,阮白的身世的确存有问题。

    他从来没想过,阮白很可能会是周卿的亲生女儿。

    各种疑惑逐渐一一解开后,慕少凌将烟灰弹到了烟灰缸里,说道:“去查一下林音蓉的身份背景,并查查她在国外的具体地址。必要的时候,你亲自去一趟,我要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林音蓉是当年目击一切,并参与其中的策划者。

    如果阮白真的是周卿的女儿,如果她想认回自己的亲人,那林音蓉必须得回来作证。

    “好。”董子俊领命,离开。

    慕少凌直直的站在窗前,整个人融入一片金色的光线中。

    男人俊逸的面庞,此刻却平静的犹如没有一丝涟漪的湖面。

    他现在在思考。

    阮白毕竟在阮家生活了二十多年,从她对逝去的阮利康,生病的阮姑姑,还有阮爷爷的态度来看,她对他们分外的依赖和信任,一旦她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世,估计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何况,这一切都是他的生母从中作祟,才让她的生活如此坎坷。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他不太确定,她会不会有心结。

    但不管如何,阮白有知晓真相的权利,到时候无论她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会坚定的站在她身边。

    ……

    转眼,又到了15号,慕家每月聚餐一次的日子。

    慕少凌带着阮白,回到慕家老宅。

    因为去的时间有些早,阮老爷子去外面晨练尚未归来,蔡秀芬也一起陪同未归。

    慕睿程不到饭点,根本不见踪影。

    沙发上只有张娅莉一人,在悠闲的喝着早茶。

    “少爷,你们回来了。”保姆从从鞋架上,殷勤的拿出一双男性拖鞋,放到慕少凌面前。

    她刚想拿出女士拖鞋给阮白换上,张娅莉却将茶杯重重的砸到了茶几上。

    她对着保姆就是一顿训斥:“李妈,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入慕家,某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用不着你伺候。”

    张娅莉挟枪带棍的讽刺,让保姆尴尬在原地。

    瞧着慕先生阴沉的俊脸,她手里拿着的那双女士拖鞋,如烫手的山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阮白沉静如水,一双明眸定定的望着张娅莉,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恶劣态度。

    “李妈,你先忙去吧,这里有我。”慕少凌从保姆手里接过拖鞋,亲自蹲下身,温柔的将拖鞋给阮白换上。

    张娅莉望着儿子那一副“妻奴”的模样,简直要被气死!

    从小到大,她儿子都没有对她这么贴心过,却对这个女人俯首帖耳,阮白果然是个狐狸成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