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98章 嫉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墅里,顿时一片死寂。

    慕老爷子一直皱眉不说话,他心里知道,即便将户口本藏了起来,但孙子如果真坚持结婚领证,就有的是方法弄到户口本。

    他一直想干涉孙子的婚姻,就像当初控制儿子慕震一样,只想让他联姻,以商业利益为主。

    但慕老爷子却又深深的知道,少凌这孩子不像他那个懦弱的父亲,他强势又有主见,并不是个好控制的。

    况且,孙子现在羽翼已丰,成为了新一代的商界霸主,而他这个爷爷却是老态龙钟,身体一年不如一年。

    慕老爷子此刻也想开了,孙子跟阮白领证了也好,结了婚的男人会更有责任心。

    他们俩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他再阻止只会引来孙子的反逆!

    事已至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见公公一直不说话,张娅莉不好的预感加深。

    她捂着绞痛的胸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儿子怒斥:“你想气死我是吗?我告诉你,就算你跟她领了证,我也绝不会承认她这个儿媳,你们都死了这条心吧!慕少凌,你要是想让你妈多活几天,你就马上去民政局跟她离婚!”

    看到张娅莉想撕了自己的眼神,阮白的情绪异常黯然。

    她知道张娅莉一直讨厌自己,但没想到竟然讨厌到这种程度。

    在她刚出生时就把自己从生母那里偷出来,给她安排了另外一种暗淡的人生。

    阮白真的想不通,张娅莉为何对自己敌意这么深,就连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都不放过!

    慕少凌感受到她的异样,拥紧了她,对自己的母亲道:“我绝不会跟阮白离婚,你接受,我就不说什么了;你不接受,也改变不了我们是合法夫妻的事实。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开阮白的。”

    张娅莉指着慕少凌和阮白的手指,一直在颤:“少凌,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跟妈决裂吗?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你怎么就对她如此鬼迷心窍?她就是个祸害,你知不知道?你娶了她,早晚有一天要被她给连累到,儿子,你前途无量,你好好的找个千金小姐结婚生子多好?”

    慕少凌冷漠的盯着自己的母亲,起身,走到她面前:“妈,我有话想问你,我们单独谈谈。”

    张娅莉狠狠的瞪了阮白一眼,便随慕少凌去了二楼。

    “刘妈,我累了,扶我回房。”慕老爷被气着了,他也没管一旁的阮白,在保姆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蔡秀芬和阮白两个。

    蔡秀芬看了一眼阮白的肚子,眸中的寒气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阮白刚要开口,想打破两人尴尬的气氛,就听到蔡秀芬阴阳怪气的说:“瞧你弱不禁风的,没想到肚皮倒是挺能生的,好好的安胎,毕竟这生出来的可都是金疙瘩,每一个都能分到不少家产呢!”

    阮白护着自己的腹部,直视着蔡秀芬,细声细语道:“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宝贝,我只求它能健康,快乐就好,其它的并不都奢求。”

    “呵,当初你婆婆张娅莉像狗一样跪在我的面前,她也是这样说的,说她会安分的做慕震的女人,她发誓不会觊觎我的一切!”

    蔡秀芬回想到过往,整个人陷入一种癔症的疯狂中:“结果,那女人母凭子贵,夺走了我的丈夫,夺走了我的地位,而她的儿子也夺走了属于我儿子的东西。现在就连你肚子里的这块肉,也想夺去我孙子的一切吗?呵,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平安的生下来!”

    她的目光化为带血的匕首,一刀一刀凌迟着阮白的神经。

    而蔡秀芬唇角诡异的笑,看起来也格外的瘆人。

    阮白看她精神恍惚的模样,怕她伤害到自己的宝宝,不禁往后挪了下:“您想多了,我向您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蔡秀芬看到阮白吓得失魂的模样,突然又恢复了一贯的端庄。

    她慢条斯理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优雅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俯身靠近阮白,伸手想要触碰她的肚子。

    阮白本能反应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蔡秀芬的手明显的落了个空,她冷笑着撇撇唇:“怎么?怕我伤害你的孩子?你放心,虽然我恨不得扒了张娅莉的皮,但孩子是无辜的。再说这里是慕家老宅,我能对你做什么?不过,张娅莉还真是好命……”

    然后,蔡秀芬嘴里边喃喃自语着什么,边哼着一首悲伤腔调的老歌,上了三楼。

    阮白心有余悸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只觉得背脊都沁出了冷汗。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蔡秀芬的精神,似乎有点不太正常,看来她得提醒一下慕睿程,让他平时多关心一下自己的母亲,不然照这个程度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正当阮白想着蔡秀芬反常情绪的时候,二楼传来一阵猛烈的摔门声,夹杂着张娅莉声嘶力竭的喊“滚”的声音,还有张娅莉若有似无的哭声。

    接着,便传来慕少凌的脚步声。

    阮白站了起来,要去二楼,但她还没有上楼,就看到慕少凌阴寒着一张脸,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慕少凌便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声音里有一种沉重的压抑感:“我们走。”

    张娅莉站在二楼,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楼上的她哭得悲怆,她一边痛哭,一边大骂:“慕少凌,我就算做错了事,我也是你亲妈,你凭什么为一个外人质疑我?既然你执意相信外人,那我们就断了关系,从今往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们给我滚!以后你再敢踏入这个家一步,我打断你的腿!”

    阮白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哭花了一张脸的张娅莉,问走在前方的男人:“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妈会发那么大的火?”

    慕少凌全程俊脸冷漠,听着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却没有回头。

    他只是机械的牵着阮白大步往外走,心里一直回想着跟母亲的对话。

    他已经知道了母亲当年偷换阮白的原因,只是……

    慕少凌苦涩的闭上了双眸,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阮白说出口。

    造成她命运多舛身世的原因,只缘于他母亲简单的——“嫉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