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611章 全落到了林宁的身上!
    林宁的脑袋有瞬间的发懵。

    她明明将录了视频的u盘,偷偷存放到自己的保险箱,可为什么这老东西会拿到这么重要的证据?

    林宁绞尽脑汁的想破了头皮,忽然想起,为了方便威胁隋主任,她copy了一份视频保存到自己的电脑文件档里。

    但那个文档她层层加密,难道这证据就是从自己的文档里丢失的?

    而根本不容林宁多想,此刻大厅内的各种议论声,已经纷纷传到她的耳朵里——

    “没想到林家这个养女这么表里不一,天啊,小小年纪,对方的年纪都足够当她爷爷了,真是够无耻的!”

    “就是啊,我原本还想着把我家二少介绍给她。幸好我没有冲动,否则可真把我家二少给推到火坑里了,谁娶了这样腌臜的媳妇,那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你说林书记和林夫人两个如此正派的人物,怎么会教养出这样恬不知耻的女儿?”

    林宁恨不得堵上所有人的嘴!

    她望向养父母,看到他们对自己也是一副失望之色,一张苍白的小脸,顿时白的像是透明一样,仿佛一碰即碎。

    在大厅会场的人群里,林宁看到了阮白,

    那个女人的神态,眉眼,几乎都和养母周卿那么的相似。

    而她唇畔的那一抹笑,似对自己的嘲讽,又似在奚落,让林宁的满心的嫉妒和恨意,几乎倾巢而出!

    林宁知道,此时不是跟阮白计较的时候,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除了狡辩,别无他法。

    唯一的能够保全自己的方式,便是死不承认视频里的女人是自己。

    眸子转了转,林宁用手愤怒的指着视频,悲戚的对林氏夫妇道:“爸,妈,这个视频里的女人只是露出了一部分身体而已,这如何能确定是我?虽然这个女人的声音跟我很像,但是以现在的技术,想要模仿一个人的声音,简直轻而易举!这就是一个陷阱,是隋主任想陷害我,肯定是他跟其他人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交易,然后想将脏水泼到我的身上!隋主任,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

    隋主任被气笑了,他冷笑着道:“林小姐,此事之前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无冤无仇的我陷害你做什么?还有,我陷害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即便栽赃陷害,我会蠢到拿自己的职业和前途开玩笑?”

    隋主任一字一句的问话,怼的林宁哑口无言,她无力的辩解道:“我……谁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说不定你就是想用这种伪造的视频,来威胁我们林家……”

    隋主任苍老的声音,带着一股笃定:“林书记,林夫人,人倒是可以伪装,声音也可以伪装,但我之前从未见过林小姐,不可能连她的身体是什么样都知道吧?视频里,那个女人的右边胸口,左下3寸处,有颗美人痣。林夫人,你养了林小姐这么多年,应该最清楚视频里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你说,是,还是不是?”

    周卿复杂的目光,一直凝在林宁身上。

    宁宁成人礼的那天,她亲自为她换礼服,发现她的右胸处有颗不大不小的美人痣,跟视频里的女人美人痣的位置一模一样。

    她不信那个假冒林宁的女人那么神通广大,不但脸蛋像,声音像,就连身体的部位都一模一样,这也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现在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宁宁真的威胁了隋主任,逼迫他改掉了鉴定结果。

    只是,周卿实在是想不通,宁宁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宁看到周卿张了嘴巴,万分害怕养母会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但她脑子一时之间却变成了浆糊,根本想不出应急之策。

    情急之下,一旁的经纪人琳姐掐了掐林宁的胳膊,在她耳畔焦急的低语:“快,宁宁,佯装晕过去……”

    琳姐在娱乐圈混迹十多年,应付这种突发梗还是蛮有经验的。

    今天来现场的自然有不少娱记,都是她花钱请来的,本想着借着此次曝光机,会对林宁逐渐洗白,没想到又发生这么猝不及防的意外,让她也是心累的很。

    林宁听了琳姐的吩咐,立即捂着胸口,像是呼吸不过来一样,嘴唇也不停的哆嗦着,像是承受不住沉重的打击一样,突然晕厥了过去。

    她是个演员,演这种昏迷的戏码信手拈来,若不细心观察,旁人根本看不出来她其实是在表演。

    琳姐及时的接住了晕过去的林宁,并夸张的大喊道:“宁宁,你这是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林宁的突然昏迷,让周卿慌了神。

    毕竟是亲手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对她还是真心疼爱的。

    “宁宁……”周卿一边喊着林宁的名字,一边慌乱的从琳姐手里接过“昏迷”的林宁,失态的对着林文正大吼:“老林,快叫救护车——”

    林文正叹息了一声,立即吩咐秘书,拨打医院救援电话。

    然后,他便沉稳有力的对众人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诸位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林家的认亲宴,只是今天林家突发意外状况,让大家见笑了。这次的确是林某考虑不周,还请大家多多担待。今日诸位可以继续留在此处用餐。”

    一场本来欢天喜地的认亲宴,原来只是一场乌龙罢了。

    林宁被救护车送往了医院,这场闹剧由此而终止。

    阮白目睹了这一切,望着周卿对林宁关怀备至的模样,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作为一个局外人,她都能看出来,周卿对林宁的十分疼爱和在乎。

    她有些心酸,甚至忍不住在想:倘若某天当她回到了林家,妈妈知道林宁三番两次的陷害自己,想要自己的命,她还会对林宁这么好吗?

    慕少凌牵起阮白的手,道:“好戏已经落幕,我们走吧。”

    他们的目的已然达成,再留在酒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此刻,没有人注意到,躲在舞台角落里,兀自垂泪的安静。

    半个小时之前,她还是被众豪门千金和少爷羡慕和恭维的对象。

    可转瞬,她却穿着华服孤零零的,没有一个人理会,身边尽是对她的奚落声。

    而她头顶戴着的那顶钻石皇冠,仿佛是对她华丽公主梦破碎,最有力的嘲笑……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