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620章 董特助,你也在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小素在病床上输着点滴,望着身旁刚出生的女儿,想到刚才经历的危险一幕,她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就连呼吸都分外困难。

    她温柔的用手抚摸着在自己旁边憨睡着的大宝宝,唇瓣发凉的跟阮白说:“这个是我的大宝,二宝发育的没有大宝好,这次因为我被强制催产,导致二宝性命垂危,现在还在急救室抢救……”

    想到孱弱的二女儿,周小素就心如刀割,仿佛有一根无形的丝线,毫不留情的缠绕着她的脖子。

    说着,她的眼泪再次滑落了下来。

    阮白见状,慌忙抽出纸巾帮她擦拭掉眼泪:“周姐,你的宝宝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刚生产完,不能哭……产妇的眼睛是最脆弱的,哭坏了眼睛怎么办?你别以为我这是危言耸听,以前我读书在国外的医院做兼职的时候,亲眼见过这样真实的案例,那时候有个英国产妇因为患上了抑郁症,每天都流泪,结果她的眼睛都哭瞎了……你可不能让自己变成那样,你还有两个可爱的宝宝要照顾。”

    阮白的安慰,让周小素恍然醒悟。

    是啊,这个时候她再怎么绝望,都不能让身体垮掉,不然,谁来帮她照顾宝宝……

    ……

    李妮从阮白那里得知周小素住院的消息,她提着一个水果篮,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在医院走廊的入口处,她看到董子俊像一个雕塑似的,矗立在某个病房的门外。

    他在闷闷地抽烟,脸色十分不好看,似乎有着无尽的心事。

    “董特助,你也在啊……”李妮跟他打了个招呼,便指着他正对着的病房的门,问道:“周姐是住在这个病房吗?”

    “嗯。”董子俊的目光落到那扇门上,心里有一丝绞痛。

    看到他想进去,但又踟蹰不敢进去的样子,李妮觉得甚是奇怪,忍不住反问道:“董特助,你怎么站在病房外面,为什么不进去呢?”

    董子俊有些支支吾吾说:“我……不用了,我想在外面抽根烟,病房内不允许抽烟。你先进去看看周小素吧,她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周小素醒来之后,就对他恨意满满,一直大喊大叫让他滚。

    可病房里的她,那么虚弱,他们的另外一个宝宝尚在抢救中,他怎么忍心扔下她们母子三人离开。

    因此,他一直都守在她的病房外,在宝宝抢救室和她的病房外徘徊,但却不敢进去面对她指责和恨意的目光。

    看到董特助执意不进去,而后又看到他脚步凌乱的向抢救室的方向大步走去,李妮摇了摇头,径自进了病房。

    当李妮看到病房里的周小素,完好无损的时候,气喘吁吁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将水果篮随意的放到了桌子上,李妮立即凑上前,关心的询问周小素的情况:“周姐,你还好吧?阮白说你出事了,吓得我不行,匆忙的就从家里赶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突然就生了?不是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

    因为时间紧迫,阮白在电话里并没有跟李妮解释太多,所以当她看到周小素突然早产,觉得一头雾水。

    阮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说了一遍。

    暴脾气的李妮听完后,当即气得跳脚:“白蓁那女人实在太过分了!她眼里究竟有没有法制观念?仗着自己家里有权有势,就可以随意的欺负周姐吗?要是我当时在场,我肯定要招呼那女人几个耳刮子,有她这样欺负人的吗?!”

    周小素看到李妮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忿忿样子,忽而淡淡的笑了,她语气分外坚定的说:“李妮,我没事了,今天的事情发生的有些意外。以后我会好好的看护好我的宝宝,白蓁别想再碰她们。”

    阮白想了想周小素现在的情况,开始给她出主意:“周姐,我看白蓁根本没有死心,这次她没能取到宝宝的骨髓,她肯定还会另寻机会掳走宝宝……你看这样行吗,我让少凌给你找两个可靠的保镖,这段日子就先委屈你和宝宝了,可能对你们的自由会有一些限制……”

    周小素怔怔的望着阮白,感动的泪花在瞳孔闪烁:“谢谢你,阮白,我真的一点都不委屈,只是麻烦你跟总裁了。”

    通过此次事件,她深知白家的背景势力很强,若身边没有贴身保护的人,自己的宝宝随时可能再次被抢走,那时再发生类似今天的事情,她很有可能就没有今天这样的好运气了。

    白蓁那女人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变得丧心病狂,为了两个宝宝的安全,她不得不接受阮白的建议。

    “哇……哇……”

    睡得正香的小家伙,突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宝宝娇弱的啼哭声,打破了病房的寂静。

    李妮好奇的依偎上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婴儿。

    忍不住戳了戳她的小脸蛋,她满脸的惊奇:“周姐,你女儿的皮肤好白啊,跟你一样白,就是现在看不出她的模样像谁?”

    阮白阻止了李妮在宝宝脸蛋上作乱的手,将宝宝抱起来,柔声哄了起来:“宝宝乖,不哭哦,妈妈现在身体很虚弱,乖宝宝不能让妈妈再伤心了……”

    她轻柔的拍着宝宝的背,动作非常的小心翼翼。

    因为刚出生的婴儿大脑不容易固定,而孩子颈部又太柔软,缺乏支撑力,成年人动作稍微过大,就可能会导致宝宝的脑部受到伤害,因而阮白的动作轻柔万分。

    周小素看到女儿在阮白的诱哄下,逐渐的止住了啼哭,但小嘴巴却一张一张的,她担忧的问:“阮白,宝宝这是怎么了?”

    阮白说:“宝宝大概饿了,周姐,你给她喂点奶水吧。不过,你刚生产完,需要宝宝帮忙吮吸通乳,这个过程可能会有点痛苦……”

    她将宝宝递到了周小素的怀里,掀开了她的衣服,低声的示意她该怎么做。

    天性的本能,让宝宝直接吸住周小素的,滋滋有味的吮了起来……

    偌大的病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