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625章向周卿坦白一切事实
    酒店。

    饭局。

    酒过三巡,往来迎送,一瓶瓶酒喝下肚,即便满口苦涩,依然得陪着笑意,这其中的个衷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

    酒桌上,慕少凌陪林书记一行人喝了不少酒。

    他的酒量向来不错,虽然绝大部分都四两拨千斤的挡了回去,但是架不住在场那么多人的劝酒。

    在场没有一个等闲之辈,全是政界高层,慕少凌也不敢推拒的太狠了。

    即便现在他有些微醺的醉意,但大脑还是清晰的运转着:“林书记,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t集团向来谨遵守法,一切项目流程都是按照各局批准审核的要求走的,各种审批文件,还有施工作业流程,公司上上下下查核了不下三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想知道,集团哪里违了规,让林书记勒令城改项目停工?”

    他为林文正斟了一杯酒:“还望林书记多多指教。”

    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庞,此刻一片淡漠的醉意,但他那双幽深犀利的眸,却迸着誓要问到底的倔光。

    林书记并没有喝那杯酒,他也并没有直接回答慕少凌的问题,反倒是意味深长的回望了他一眼:“少凌,今天的饭局,我们不谈任何公事,就聊聊彼此平淡的生活,怎么样?”

    慕少凌深知,林书记不是那种喜欢和别人闲聊的人,他亦不是。

    像他们这种人,时间就是金钱。

    但考虑到林书记的(身shen)份,慕少凌依然耐心的点头。

    他将酒杯举起,和林书记碰撞了下:“好,今天不谈公事,我敬林书记一杯。”

    半个小时以后。

    慕少凌何其精明,尽管不再和林书记谈工作,但他还是很巧妙的从林书记那里,(套tao)出了他给t集团下绊子的原因。

    林氏夫妇知道了母亲偷换掉了他们的孩子,竟然想以此威胁,想从母亲口中(套tao)出他们亲生女儿的下落。

    慕少凌知道,林氏夫妇正直,善良,向来极为不屑那种权压人的手段,但此刻却背弃一切原则,只为找出林家的千金,看来,他们是真的无计可施了。

    但此刻,他又是踌躇的。

    其实他私心不想让阮白被认回林家,但看到林家夫妻因为寻找女儿而着了魔,就连林书记的鬓发都微微泛白了,他又不知道自己的隐瞒,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不过,既然(套tao)出林书记的目的,慕少凌知道,接下来动他处理起此事来,那就容易多了。

    ……

    张娅莉亲自到t集团“考察”了一番,发现事实果然如董子俊说的那样。

    因为项目被迫停工的缘故,财务状况分外严峻。

    她急的上了火。

    儿子的公司不能出事。

    这些年她过惯了挥金如土的奢侈生活,不想再回到曾经那种落魄窘困的(日ri)子。

    查看完毕,张娅莉心烦意乱的拎着新款包包,从t集团走了出来。

    她刚要给儿子打电话,就看到一辆瞩目的商务车,停到了集团大厦前。

    一名黑衣保镖恭敬的打开了车门,长(身shen)玉立的慕少凌,从后车座走了下来。

    “少凌!”张娅莉看到儿子,唤着他的名字,非常激动。

    慕少凌看到母亲出现在公司门口,眉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妈,你怎么过来了?”

    张娅莉顿时不高兴了:“你是我儿子,我就不能来公司看看你吗?”

    闻到慕少凌(身shen)上浓郁的酒味,张娅莉非但没有一点心疼,反倒是一顿数落:“大白天的你喝什么酒?难道你不知道喝酒伤(身shen),误事?亏你还是掌管一方集团的老总,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qing),你不急?”

    慕少凌烦躁的瞟了母亲一眼,对她的指责一声不吭,他揉了揉太阳(穴xue),直接迈开步伐,向公司大厅的旋转大门走去。

    张娅莉看到儿子在众目睽睽下,丝毫不给自己面子,她眼底划过一丝受伤:“你这孩子……”

    慕少凌大步的在前面走着,而张娅莉踩着高跟鞋,急赶赶的跟着:“儿子,等等妈。”

    尽管两个人是亲生母子关系,但却生疏的似陌生人。

    张娅莉一直跟在慕少凌(身shen)后,一路喋喋不休:“儿子,妈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此次城改项目被迫停工,会不会影响到t集团的正常运营?董特助说公司现在连一千万都拿不出,这不会是真的吧?难道公司要破产了?你倒是吱一声啊……”

    一直跟到总裁办,张娅莉依然在不停的啰嗦。

    慕少凌实在受不了母亲,他吩咐人直接给她开了一张支票,扔到了她手里:“妈,公司里的事(情qing)你就暂时先别管了,我会处理。这是一千万,你先拿去用。”

    张娅莉接过支票,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欣喜若狂,眉眼间有了忧虑。

    她艰涩的问:“儿子,这次财务危机真的很严重吗?”

    慕少凌敛眸,半真半假道:“这次财务危机是有点严重,我也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能渡过这个难关。妈,我要工作了,你没事就先走吧。”

    他目光寒凉,直接下了逐客令

    张娅莉眼神黯淡,第一次觉得手里的支票有些烫手,她犹犹豫豫的说:“少凌……如果真的那么严重,这钱……要不,你先留着?”

    慕少凌坐到办公椅上,已经开始工作:“不用了,我要工作了。你走的时候,记得关上门。”

    张娅莉望着儿子认真工作的严肃模样,看到他下巴的青龇长了出来,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眸也因为工作的压力而泛了黑眼圈,神色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疲倦。

    她突然觉得心酸,无奈,而更多的则是茫然。

    从头到尾,她总是打着(爱ai)儿子的名义,打着对他有生养之恩的旗帜,对他从来只有索取,从来没有为他付出过什么。

    此次项目被迫停工这件事,张娅莉深知其因,她咬了咬牙,((逼))迫自己做了一个决定。

    她决定,向周卿坦白一切事实。

    反正纸里都包不住火,事(情qing)早晚都有败露的一天。

    早一天让那女人知道真相,又能怎么样?

    她可不在乎林家知道真相后,认不认回阮白,但她绝不能让t集团,因此事而受到牵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