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世界中的行者〕〔第四帝国之鹰〕〔婚宠无度:总裁大〕〔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一遇男神暖终身〕〔苏可可小神棍全文〕〔农家子的发家致富〕〔下堂将军要亲亲〕〔都市医神〕〔头狼〕〔龙武战神〕〔错嫁替婚总裁〕〔邪性老公太霸道〕〔豪门情缘之代嫁新〕〔乱世枭雄〕〔乱世斗神〕〔夜少的二婚新妻〕〔灰烬之燃〕〔混沌祖龙诀〕〔剑仙在上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第七十四章 逃踪
    ( )当眼前的女人出现时,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面具人几乎想都没想就狠狠刺出,他对自己这一击有着绝对把握,同时也看到了眼前女人瞬间惊恐绝望的表情。这一击无声而又突兀,哪怕对面的女人似乎有着不错的身手,可是因为事起突然,也绝对无法反应过来。面具人喉咙里发出了喜悦的低吼,那是压抑心头的愤懑终于得到瞬间宣泄的反应。短剑刺中了女人,惨叫声在面具人听来却是来自堂的籁和大仇得报的喜悦。但是,为什么短剑的刺杀还会伴随着令人震耳欲聋的巨响?特别是这声大响还是在近乎封闭的走廊里,随着巨大响声的还有瞬间充斥整个走廊的浓烟。面具人甚至能感觉到半边身子好像被人突然狠狠打了一拳似的那种一痛后的麻木,他手里的短剑不由自主的向下划去,随着女人发出的又一声痛苦叫声,他这时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面具人扭过头,他知道有人从旁边袭击了他,至少现在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的右半边身体让他知道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而当他扭头的时候,就看到个让他难以置信地的情景。一张熟悉的面孔,或者是他无数次即便在梦里也想要杀死的那张脸的主人,她就站在走廊另一头一扇半敞的房门前。她的身上穿着件大得有点过分的睡袍,不过现在这件睡衣略微有些歪斜,从睡袍撕扯开的缝隙中透出来的不是原本应该让男人为之神魂颠倒的诱人**,而是隐约可以看到的泛着金属光泽的亮光。那个女人不在这个有卫兵守卫的房间?面具人的眼角掠过已经倒在墙角之前已经被他杀掉的卫兵。那个女人现在就在我的面前,可她手里拿着把火枪?面具人的目光落下看到了被轰掉了两根手指血肉模糊的右手。那个女人居然在睡袍里面套了件护甲?这个念头还在面具人脑海里滚过时,他的身体却已经做出反应。他想都没想就扔掉手里染血短剑,甚至在那股浓烟还没消去时,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拐角的甬道里。到了这时,被这突如其来的火枪声吓到的乌利乌才连滚带爬的从起居室里撞开另一扇门跑出来。他看到的就是满走廊的刺鼻硝烟,还有拿着还在冒烟的火枪向对面房间冲过去的索菲娅。看到歪倒在门前的卫兵,乌利乌又是一声叫喊,他有些发懵。、如果不是索菲娅已经跑过去,他甚至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了。当冲到房间门口,看着被索菲娅搂在怀里满身血渍的女人时,乌利乌的头轰的一下大了!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完蛋了,那不勒斯王后居然在马力诺宫受到了袭击!混乱的局面让那不勒斯王后不安,虽然住在卢克雷齐娅的宫里,她却并没有感到安全,而且之前被刺杀和劫持的恐惧一直在她心中萦绕不去。乔安娜需要一个能让她感到安全的人保护,至少现在在她心目中这个人是纳山。所以即便卢克雷齐娅向她保证自己的波提科宫是全罗马最安全的,而茱莉亚·法尔内更是热情的邀请王后继续做客,可乔安娜还是要纳山来波提科宫陪伴自己。不但这样,在看到情人之后,乔安娜干脆提出要随纳山回马力诺宫。这个要求当然不会被轻易允许,不论是卢克雷齐娅还是茱莉亚发·法尔内都很清楚这位虽然已经过气,可依旧不容忽视的前王后的重要性,所以她们在拒绝了乔安娜请求的同时,也派人把这件事通知凯撒。卢克雷齐娅也许还没有意识到,但是茱莉亚·法尔内已经隐约察觉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头,面前这个一直显得很听话的女人,似乎有要摆脱波吉亚家的迹象。凯撒这个时候却没有时间顾得上乔安娜,他正被忽然出现的动乱搞得焦头烂额,在听到茱莉亚送来的消息后,他稍一琢磨却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那个波西米亚人带着一队骑兵吗?”当得到肯定回答后,凯撒当机立断提出条件“如果那个波西米亚人愿意帮助我平息骚乱,我就同意由他保护王后的安全。”纳山立刻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这个条件。在吉普赛人看来,这实在是个上赐给他的发财的机会,而在乔安娜的眼里,这个男人居然为了她肯去冒险,这让年轻的寡居王后一时间感动得几乎当着旁边人的面献上嘴唇。乔安娜被悄悄送到了马力诺宫,这么做是凯撒提出来的,名义上是为了王后的安全,实际上他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其他人知道乔安娜离开了波提科宫,因为这样肯定会引来各种无端猜忌。但是没有人想到乔安娜会遭遇袭击!索菲娅对乔安娜的到来虽然没有显得多高兴,可也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她似乎已经接受了纳山父亲兼贵妇杀手的身份,只是当纳山要带着波西米亚去平息骚乱时,她才多少露出点紧张不安。纳山安慰女儿的方式就是除了吩咐她照顾好那位王后之外,还叮嘱她要保护好自己。“必要时候穿上你的铠甲,至少是穿上件内甲,”去波提科宫一路上看到的情景让纳山并没有像外表看上去那么轻松,他很清楚今夜里发生的情况要比之前那次严重的多,虽然马力诺宫很坚固,但是他还是叮嘱了女儿几句。对面具人来,索菲娅无疑是这座宫殿里最重要的女人,他没有看到乔安娜的马车是从后面花园里进的马力诺宫,所以当他从密道里潜进来后,当看到有个卫兵守在房间门口时,他立刻把这个房间当成了索菲娅的卧室。干净利索的干掉了卫兵,当敲响房门后第一眼看到乔安娜时,聚集的仇恨让他在见到那张脸时,甚至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就举剑刺了过去。然后当他还没有从杀错目标的错愕中反应过来,他就被火枪打断了两根手指。面具人不顾一切的冲进甬道,当对面一个听到枪声闻讯而来卫兵刚一露面,他立刻毫不犹豫的左手握剑向上一挑,那人来不及发出惨叫就仰头跌倒,顺着旁边的楼梯向下滚去。人影晃动,楼下闻声而来的士兵越来越多,面具人却毫无畏惧,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后面那个可怕的女人会追上来。他忘不了那女人用短弩直接射杀他心爱女人的那一幕,可刚刚那女人用火枪打断他两根手指的举动更是让他心惊。不过当一脸煞白的乌利乌端着火枪从另一边穿过甬道时,却只看到一群和他一样满脸茫然的卫兵。“那个人呢,跑哪去了?”乌利乌对着卫兵们愤怒的喊着,他这时候全身颤抖甚至牙齿都在不停打颤。乔安娜被刺杀,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乌利乌不知道,他只知道事情肯定很糟糕,也许他很快就要倒霉了,毕竟保护马力诺宫是他的职责所在。想想当初在大维齐尔老爷的宫殿里如果发生这种事会怎么样吧,先是卫队长和管家的人头会立刻挂在城墙外面的笼子里,然后就是一大群人会丢掉性命。不过那不是乌利乌该关心的了,因为他自己的脑袋都快保不住了。“去叫医生,还有所有能用得上的人,去把他们都叫来!”乌利乌发疯似的大喊,他这时候全身颤抖,口齿不清,但是他的眼睛却依旧是机灵的。“那个人怎么逃掉的?”乌利乌忽然叫了一声,他警惕的看着那些卫兵,似乎是要从他们当中找出某个冒牌货,或是内奸,不过当得知这些卫兵是一起冲上楼上,没有谁有机会能隐藏那个刺客时,他立刻开始绕着圈子在甬道里转起来“他有个藏身的地方,那个家伙不可能就这么不见了。”乌利乌焦急的来回转着,同时几个女仆已经惊慌的冲进乔安娜的房间。“这是要让我被砍头啊。”乌利乌发出声哀嚎,他不顾一切的在墙上地上拼命砸着,试图要找出什么破绽,同时他的耳朵紧张的听着乔安娜房间方向传来的声音。乔安娜被刺的那一刀并不很严重,当面具人刚刚看到她就立刻发起袭击的同时,看到一张虽然熟悉却出乎意料的面孔的瞬间诧异救了乔安娜的命。原本刺向胸口的短剑因为偏差刺到了肋下,而真正救了乔安娜一命的是手疾眼快瞬间开枪的索菲娅。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女孩房间里门口的桌边会有一支可以随时使用的火枪。索菲娅乖巧的听了父亲的叮嘱在她的睡袍里面穿上了内甲,尽管这有些难受,同样她也认真的听了亚历山大的话,在自己的房间里随时准备了一件能保护自己的武器。乔安娜的伤势不重,但是受到的惊吓却实在不清,她因为恐惧紧紧把身子缩成一团偎在索菲娅的怀里,丝毫不管这完全不是身为王后该有的样子,更顾不上这个她寻求保护的女孩,甚至可以当她的女儿。因为太过激动,乔安娜甚至不许其他人靠近,她抓着索菲娅手的力气大的出奇,嘴唇颤抖的不住低声着什么,当听不到索菲娅的回应时,她就紧张的抬起头看看,似乎怕她忽然消失不见似的。索菲娅有些不耐烦的看着眼前贵妇人,她没和这样女人来往过,她认识的都是那些野蛮而又彪悍的女人,她们从来不怕刀子,一旦打起架来有时候比男人还要疯狂。而且即便是认识的加杰人当中,也还是有一个同样很厉害的女人。索菲娅虽然很不喜欢亚历山大那个讨厌的妹妹,但是她也不能不承认箬莎至少比那些更让人讨厌的加杰女人好些。至少那个女人生气的时候不会装模作样,实际上却胆如鼠的只敢用冷嘲热讽对付人,而是愤怒之下就去抓火枪和人拼命。可眼前的乔安娜却偏偏是那种最不让索菲娅喜欢的女人,这让她甚至觉得纳山都变得有些奇怪了,因为她实在不明白父亲怎么会对这些女人有兴趣。因为乔安娜的情绪过于激动,索菲娅只好自己给她包扎伤口。那一剑刺的并不重,虽然流了不少血,可实际上只是在肋下划开了道口子。索菲娅先是撕扯开乔安娜的裙子,在看到上后稍微松了口气,然后用女仆送来的清水有些毛手毛脚的给她清洗起来,接着先用布按住乔安娜的伤口,然后不顾乔安娜疼得不住喊叫,用女仆慌乱扯下来的被单把她的伤口围着腰缠了起来。干这些活的时候索菲娅脸上难得显出严肃,当她站起来要离开时,乔安娜立刻不安的忍痛伸手抓住她的裙角。索菲娅虽然很轻却很坚决的掰开了乔安娜的手指,在乔安娜和四周女仆不安的注视下,她扯下了身上的睡袍,露出里面的内甲,然后她抓起一旁没了弹药的火枪嫌弃了看了眼又随手扔掉。早已经有卫兵守在房间门口,看到索菲娅出来他们立刻围拢上来。索菲娅不理会那些卫兵,她神色严肃的走回自己的房间,穿过起居室从卧室床边的桌子上拿起了短弩。熟练的把短弩的皮带绑在手臂上,索菲娅活动了下胳膊,觉得满意之后抓起桌上满满的箭囊,然后走出房间穿过那些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的卫兵。乌利乌这时候还正在甬道里折腾,他命令士兵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在地面和墙壁上敲敲打打,而他自己则紧盯着每个士兵,试图从他们脸上看出些什么破绽端倪。索菲娅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士兵们不由停下来看着站在甬道前走廊明亮入口处的女孩。一件虽然不太合身却很结实的内甲穿在索菲娅身上,绑在手臂上的短弩和挂在腰间的箭囊,都让索菲娅和任何一个他们熟悉的女人不同。向着乌利乌做了个手势,见摩尔人一脸莫名其妙的茫然样子,索菲娅干脆不再理他。在所有人不解的注视下,索菲娅走回乔安娜的房间,端起之前给乔安娜清洗伤口剩下的那盆水,走回到甬道里抬手就向地面上泼去。“我真蠢!”乌利乌用力一拍脑袋“去端更多的水来,泼到地上还有墙上,看看哪里有渗水的地方就给我挖,一定要找到那个可恶的家伙。”密道很快就被找到了,当掩盖入口的大理石被掀开时,乌利乌迫不及待的命令人下去追赶。但是不等他的人下去,密道里却已经传来了动静。就在所有人严阵以待的盯着入口没有一会,一颗脑袋从入口里冒了出来。看着这颗满头白发的脑袋,摩尔人不禁有些诧异的叫了一声:“怎么是你?”很出人意料,这个人俨然是蒙泰罗枢机教堂里那位很吃得开的司铎大人。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紫苏求仙记〕〔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空间商城之农女翻〕〔雷电秩序掌控者〕〔重生商纣王〕〔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未两清〕〔都市第一战王〕〔虚空极变〕〔乡村透视仙医〕〔万兽朝凰〕〔诸天尽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