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一章 山里来的孩子
    ,!

    世间传说,有神仙法力无边而又长生不老。仙,不曾有人见,但当世却有四大修仙门派,分别为宁天门、紫青派、安远堂、乾坤宗。

    宁天门位于宁天山上,主峰为宁天峰,峰外有峰峰连山、山外有山山连岭、岭外有岭岭有人。

    在这峰外有峰、山外有山、岭外有岭之旁,有一不知名小岭-当地人称为“西山“。西山东边脚下,有一个小山村,村子叫刘家湾,村子里有一百来户人家,大都是刘姓一家。传说这个村子的人家,最初来自同一个祖宗,一个老夫肩挑两个男娃,逃荒来至此处,看此处山清水秀、果树林立、土地肥沃,于是在此安家。一来二去,几百年下来,这里竟然聚成了一山村,因刘姓居多,又在一河水旁边,就被称做了刘家湾。

    刘家湾有一所村学,就在村子西北角。村学里有两名村师,原本是父子俩,老的那位四五十岁的样子,叫刘文民,年轻的那位二十岁出头,叫刘金鸿,村师就是父传子、子又传子,一辈辈传了下来。不过最近刘金鸿交流去了几十里外的邻村村学,刘家湾换了个同样年轻的村师,叫丁杰。村学里村师教村子里孩子采药、打猎,当然也顺便教识字。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刘家湾得天独厚,西面是山,北面是河,东面和南面几十里内是平地,依山傍水,除了种地就是采药、打猎过日子。当然,为了本领传承,部分村民识字还是有必要的。

    现在村学里共有二十来个孩子,小的七八岁,大的十二三,共有七个女娃,其他全是男娃。之所以小的七八岁,因为年龄再小的娃娃,不是村师能够简单应付的,那些小娃都是随着父母。之所以大的才十二三,因为过了十三岁,村里的娃就要跟着父母种田、采药、打猎。并且据一辈辈留下来的说法,村学只教到十三岁。到了那个年龄,能教的东西就都教了,能学会的东西也都学会了,其余的,就不是村学里面的事情了。

    这年冬天,天格外的冷,滴水成冰。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老村师刘文民照例在天蒙蒙亮时起床。将水盆里厚厚的冰打碎,扔到房间外面,老村师快速的洗漱了一番。每到深冬,就算是水放在房间里,也会结出厚厚的冰,老村师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作为村学里唯二的村师,刘文民与丁杰轮流住在村学里,这个月正好轮到了刘文民。

    顾不得回家里吃早饭,老村师拿起墙上的剑,就关好村学的大门,向村子东头走去。半尺多深的积雪,已经铺满了大街小巷。这个时节,连鸟兽都冻的不愿出来,村子里的人们大都在各自的屋子里暖和着,这几天要过年了,孩子们不用去上学,自然也没有大人出来扫雪。

    村子不大,从村学所在的西北角,老村师用了半盏茶的功夫,就走到了村子东头外面,只留下了浅浅的鞋印。

    举目四瞧,老村师就看到南边百步外的积雪,有一小片雪要比周围厚一些。嗯,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了,老村师想着。夜里睡觉的时候,老村师隐隐约约听到村外有异响,不过自认为年龄有点大了,就没有趁夜出来瞧瞧,现在天光一亮,老村师自然决定过来看看。

    左手连剑鞘一起拿着,老村师向南边百步外挥了挥右手。飞雪四散,显露出一个躺着的男孩。那个男孩,十来岁的样子,长的普普通通,外面穿着兽皮,领口处露出青色的单衣。

    老村师又向四周瞧了一圈,没有看到其它异常,于是几个跳跃来到那个男孩身边。弯下腰,用手探了下这个男孩的鼻息,嗯,还有热气,看来应该只是昏倒,也不知道谁家的孩子落到此处。抱起孩子,叹了口气,老村师抱着这孩子向自己家走去。

    老村师的家,就在村学的东边,连院墙都有一面和村学是共用的。

    推开院落的大门,老村师就对里面说道:“老婆子,赶快烧几碗热汤,捡了个昏倒的娃回来。”

    “马上马上,怪不得今天回家这么晚呢。”一个妇人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没费多大功夫,老村师就将这个孩子救醒,问这个孩子话时,这孩子只记得自己十一岁,跟着父母出来的,以前住在大山里面,自己叫地乙,其它的就说不出所以然来。

    醒过来的地乙,对此也是非常惊讶,自记事时就没有见过自己母亲,之前一直在山里随父亲打猎为生,虽说算不上吃好穿好,至少也饿不着冻不到。就在前些日子,父亲突然告诉自己,要带自己离开山里的家,一路匆忙赶路,风餐露宿,结果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老伯家里。

    喝了几口水,地乙打量了一番房间,墙上挂的一把铁叉,与自己父亲用的差不多大,叉头分为三股,长两尺左右,叉柄有一丈来长,看来也是打猎用的,难道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山里?胳膊撑着身子,地乙在床上翘起身子,转了下头,发现床头挂了一柄宝剑。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地乙就想摸摸那宝剑,不过中间还差了一尺多的距离,够不到。

    “孩子,赶快躺下,你现在还是有点虚弱,并且剑乃凶器,最好不要乱摸。”旁边一个慈祥的妇人声音传出。

    “男娃子,哪有那么娇贵!”老村师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地乙你可以坐直身子,靠在墙根半躺着,不过半个时辰内不要下床,等到弄好了午饭再下床。”

    原来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中午了,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老村师从外面河里拎了两条鱼回来。河边虽然结下了厚厚的冰,不过砸冰抓鱼,这对老村师而言,绝对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美美的吃了一顿午饭,地乙觉着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状态好像比自己之前在山里家时还好,不过现在又能干什么呢,去寻找自己的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