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二章 识字
    ,!

    作为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地乙也想自己的父亲,也担心自己的父亲,不过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老村师在当时地乙的位置好好探查过,也没有发现明显痕迹,那天实在是风太大雪太大。最终,地乙只能是请老村师拜托村民们帮忙留意一下。

    无处可去的地乙,选择了住在村学里。村学里地方足够大,无论是房间还是空地都有不少,最重要的是,夜里的时候,这些地方基本都空了下来,足够地乙住的。虽然村学里有两位村师,不过丁杰毕竟是从外村交流过来的,过一段时间后就会回本村,这个村学还是土生土长的老村师说的算。本来老村师一家邀请地乙去他们家住的,不过地乙觉着已经很麻烦人家了,就不愿再多麻烦,老村师于是安排了地乙住在村学里。

    对于安排地乙留在刘家湾,村子里是有人有不同意见的,不过老村师称得上是德高望重,满村老少,不是曾经在老村师手里待过,就是在老村师父辈那里待过,要不然就是将要在老村师那里待着,自然大家还是按照老村师的意见来---地乙留在了刘家湾。

    住在村学里,也足够安全,这个月轮着老村师住村学,下个月会是年轻村师丁杰来住。老村师给地乙安排了个紧紧靠着村师居所的房子居住。至于吃饭,地乙是去老村师家里吃。

    这几天,马上要过年,年前老村师的儿子刘金鸿也会回来过年。大冬天的,也没有太多事情做,地乙想给老村师家帮忙,老村师的妻子也不让地乙多伸手。特别是得知地乙不认识字后,老村师这几天就安排地乙识字,说等过完年跟村子里其它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在村学学习。至于地乙父亲的事情,老村师一边安排帮忙留意着,一边等地乙长大一些再自己找。

    以前跟父亲在一起时,父亲从来没有教过地乙识字,不过地乙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识字的,因为自己看到过父亲看书。说是书,实际上只是一块比较大的兽皮,上面横七竖八的画了一些东西,至少地乙看着,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图案而已,不过父亲曾指着其中一小团说,这是地乙的“地”字。那块兽皮,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身上的,并且也不知道多少年月了,上面还有一些破洞。了解那些是字后,地乙也曾提出想识字的要求,不过父亲说没必要,等地乙长大了就知道了。

    “地乙,这是一本《千字文》,上面的字你学会了,基本上就能满足以后的走南闯北了,你先自己看看吧”,这是地乙从老村师那里接过书时老村师的话。

    看着老村师交给自己叫书的东西,地乙傻眼了,难道说每张纸上不是不同的蚂蚁?地乙虽然不识字,可是却是会数数的,每张纸上几十个烟烟的扭七扭八的东西,竟然说是字!

    对着这本书,地乙如老虎吃天,根本无从下手。一直到晚上的时候,地乙只能说每一个单独的烟烟的东西,都仔细看了一遍。至于说怎么判断是仔细的,那就是紧紧盯着一个烟东西看,不带眨眼的看啊看,一直看的眼冒金光了,然后闭一下眼睛,接着看下一个烟烟的东西。地乙发现这本书的确不错,至少比当时父亲的兽皮好了很多,这书上每个烟东西之间,都留下了足够的空隙,并且每个烟东西外围都差不多大,地乙也是凭此来区分这是一个个单独的字。

    想到了兽皮,地乙又想起了父亲,也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这么冷的天,不知道会不会冻着,没得地方打猎,不知道会不会饿着?不过说不准父亲正坐在火堆旁,美美的吃着大鱼大肉呢,想着想着,地乙进入了梦乡,全然不顾嘴角的口水。

    第二天,老村师就开始教地乙识字,不过在学习《千字文》之前,老村师在白石板上,先写下了两个大大的字。对于第一个字,地乙隐隐约约有点印象,第二个字就完全没印象了。

    老村师拿着一个小木杆,指着白石板,说道:“地乙,看到了吧,这两个字,就是你的名字,‘地乙’,先跟我读,‘地~乙~’。”

    稍微楞了一下神,原来自己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啊,地乙跟着读道“地~乙~”。

    老村师道:“好,读的很准,来,自己先用手指着一个个的读十遍。”

    地乙连忙用手指着,“地、地、地”,就这样连续读了十篇,又“乙、乙、乙”连续读十篇。

    “错了,你怎么指的,用一根手指头,指着这个字,并且眼睛看着这个字,说‘地~’,发完这个音后,把手指抬起来,眼光抬起来,然后再把手指下去,正好把手指到字的正下方时,眼睛并看着这个字,开始张嘴说‘地~’,发完这个音后,把手指抬起来,依次重复共十次,然后再一下个字!“老村师用小木杆轻轻敲了下地乙的头,说道。

    “好的”,地乙忙道,于是伸出右手第二个手指,抬起手,然后落在第一个字的正下方,眼睛看着这个字,说道“地---”,稍微拖着点音,然后把手指抬起来,眼光抬起来,接着再把手指下去,正好把手指到字的正下方时,眼睛并看着这个字,开始张嘴说“地”。

    就这样,两个字,地乙各读了十遍。

    老村师道:“好了,读完这两个字了,还要会写这两个字,看过我之前写的样子了吧,照着在下面各写一遍。”

    拿过来炭笔,地乙就有点慌神,老村师之前写的样子啊,还真没有注意看,当时就想着那《千字文》什么时间才能学全了,对了,还有不知道中午饭会吃什么,会不会是昨天想到的大鱼大肉?一想到大鱼大肉,地乙又想起了父亲,哎,也不知道父亲现在怎样,这么冷的天,不知道会不会冻着,没得地方打猎,不知道会不会饿着?

    啪,小木杆清脆的敲到白石板上,吓了地乙一跳。

    “干什么呢,怎么还不开始写,是不是走神了?快点写!”老村师举着小木杆道。

    地乙下意识的伸出左手摸了下自己的头,这么响的声音,若敲到自己头上,是不是很痛啊,看来要认真识字、不想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