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三章 写与画
    ,!

    说是不想父亲,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地乙又回想了下老村师怎么写那两个字的,好像只是刷刷点点几下就出来了,看那速度,似乎一点都不难写。右手拿着炭笔,地乙就要对着白石板画起来。白石板,是贴在墙面上的,有五尺宽,一丈来长,之前老村师写的字正好在地乙头顶高度,也是地乙轻松用手指上去的高度。

    “地乙”这两个字下方,有很多可以写字的空间,地乙直接将炭笔点在了白石板上“地”字的下方一手掌之处,又停了下来。地乙想,我这炭笔应该是向左边拐,还是像右边拐呢,或者是直接上下画?算了,也不管那么多了,我就怎么顺手怎么来吧,地乙心道,于是正式开始画了。

    之所以说是画,是因为地乙就完全按照上面老村师字的架势来一点一点的移动炭笔的。就这两个字,地乙画的满头大汗,花了两盏茶的时间,终于把这两个字画完,地乙终于长出一口气,呼…

    这么长的时间,老村师一点也没有等的不耐烦。待地乙错开身子后,老村师看着地乙写的那两个字,忍不住心里点了下头,不过仍然板着脸道:“终于写完了啊,还以为你要写到吃午饭的时间呢,你看看你写的,这也算是字啊?”

    地乙瞧了瞧老村师写的,又看看自己画的,差不太多啊?地乙低了低头,没有说话。

    啪,老村师点小木杆又打在了白石板上,并开口道:“你的这两个字,横不是横,竖不是竖,简直是一无是处!”

    地乙抬起头,又看了看白石板上的四个字,觉着自己有点委屈,不服气的看了一眼老村师,不过并没有说话。

    “怎么,不服气是吧,你好好看看,看看差在哪些地方?”老村师道。

    “老伯,我觉着我写的也还行吧,您瞧,第一个字您写了四指高五指宽,我也是写了四指高五指宽,第二个字您写了四指高三指宽,我也是同样写的四指高三指宽,差不多吧?”地乙连忙道

    “哈哈哈”,听到这话,老村师乐了,道:“字占的地方大小差不多,就叫字写的不差啊?哪里来的这种道理?”

    “可是,可是…”地乙想说又不太敢说了。父亲虽然没教过自己识字,可是父亲给自己说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己一定要像尊敬自己的父亲一样尊敬老村师。

    “不要可是了,想说什么你就说出来。地乙你要记着,在我们这里,只要有什么想法你就要表达出来,表达出来后,万一要是有道理呢,对吧?”老村师随之轻笑了两声。

    “可是,我觉着我画的和您写的差不多,如果把您写的字,向下移动一下,可以正好落在我的字上。”地乙鼓起勇气道。

    “这也是我要说的你写的字的唯一优点了,当然,听你说是画,就是乍一看,与我写的有点像,不过你要仔细看呢,仔细看问题就多了。”老村师道。

    “仔细看问题多吗?”地乙挠了挠头,有点不太服气的小声嘀咕道。

    “挠什么头,挠头是有意见啊?你就拿我写的这一笔来说吧,我这是横,从左到右,一气呵成,你那是什么?”老村师指完了自己写的一处,又指向地乙写的一处。

    原来这就是横啊,地乙感觉又学到了一些,不过跟自己画的差不太多吧。

    “还是没看出来,也没有听出来?我这横,是一气呵成,你看你画的,一段一段的,中间至少有四十八个断点,才连成了这像横的样子,我没说错吧?”老村师挥了挥手里的小木杆道。

    不是吧,这也看的出来?是四十八个断点吗?我只记得这个地方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炭笔点一下,抬抬头看一看再向前移动下炭笔的,头抬了有四十多下的样子吧,看来与老村师的差距也太大了一些,地乙心道。

    看着地乙不说话,老村师道:“一定要记得,每一个笔画,中间不要有停顿,一气呵成,你再多写几遍试试。”

    认真看了下老村师写的字,体会了下什么是一气呵成,地乙又写起来。“地~乙”,一边写,地乙一边在心里念叨着不要断点。结果,越是想不要断,手腕竟然不由自主的想抖,写到后来,地乙用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才把乙字写完。没办法,拿惯了飞禽走兽的手,拿这炭笔就是有些不适应。

    “好了,就先这样吧,虽然还有断点,可速度快了一多半,以后有时间再多练习吧,现在我先教你读《千字文》。”老村师道。

    读书,自己自然是不怕的,地乙心道。

    翻开千字文,老村师用小木杆指着,道:“跟我念,天~地~玄~黄~。”

    地甲连忙也拖着音道:“天~地~玄~黄~。”

    老村师一边指又一边念道:“宇~宙~洪~荒~。”

    地甲连忙也拖着音道:“宇~宙~洪~荒~。”

    这一本《千字文》,读了一遍就耗掉了地乙一天的时间。

    第二天是除夕,天刚亮,老村师的儿子刘金鸿就回来了。

    地乙还在梦中看《千字文》的时候,就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然后是“地乙、地乙”的陌生大喊声。第一天真正的学书,地乙不好说自己学的怎么样,可是保证自己是很认真的,认真到一上床就开始做梦。一夜就做了两个梦,上半夜一个梦,下半夜一个梦,每个梦做的时间是半个夜晚。

    上半夜的时候,地乙做梦是写自己名字,下半夜的时候,又做梦跟着老村师读《千字文》。迷迷糊糊还有百来个字就读完一遍的时候,外面的吵闹声就把地乙喊醒了。

    地乙使劲挣了睁眼,不过眼皮实在太重而没能睁开,没好气的叫道:“谁啊?大半夜的就敲门喊叫?”

    “是我,你隔壁的小刘师。还半夜呢,早就天大亮了,赶快起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回道。

    睁开眼睛,地乙发现果然天亮了,不过还不太算大亮,“小刘师”,难道是老村师的儿子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