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七章 上苍指路
    ,!

    周围的树木乱石,正好挡住了躺在石块上睡觉的地乙身影,使得地乙没有被人发现。在老村师向喊叫救命声的方位奔去,而丁师也带着众多孩子下山后,此处就剩下了地乙在睡觉。

    入夜了,淡淡的月光洒在山林中,远方依稀可见几颗星星,不知什么时候,风也起来了。风一阵比一阵的大,吹得草木发出烈烈的声音,地乙被冻醒了。

    虽然已过了年,可此时的夜晚,仍是名副其实的冬夜。虽然外面穿着兽皮,却护不住手脚和头,地乙一个颤抖,就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眼睛睁开一条线,“这是哪里?”地乙小声念叨了一句。

    坐起身子,转转头看看四周,揉了揉眼睛,地乙想起来了,今天是跟着老村师他们来郊游的。记得吃过午饭时,自己仅仅是找了石块坐了一阵,结果就变成了月高风吹、四周无人。看来自己是睡着了,可是老村师他们呢?怎么没有人喊自己呢?

    再次揉揉眼睛,擦了下似有似无的鼻涕,地乙站了起来。

    “老村师!老村师!丁师!丁师!”地乙一边向四周瞧,一边喊叫。

    回应地乙的,除了呼呼的风声,就是不知名的虫鸣。

    虽说地乙住惯了大山,现在却有些心里发抖。以前一般都是与父亲在一起,若是父亲不在身边,自己也会在房子里,现在孤单一个人在山里,地乙感觉由内向外的发寒。

    唰!唰!

    地乙听到远方传来异响声,斗着胆子看过去,却看不出什么异常,地乙也不知道是希望有异常还是希望没有异常。

    四下瞅了瞅,看到不远处有一截木棒,四尺来长,两寸来粗,看来或许是哪个枯木掉落的,地乙连忙走了过去。一边翘着头,一边弯腰,利用眼睛的余光,地乙一下就用右手握住了木棒的一端。

    稍微提了提木棒,地乙将木棒另外一端向地面一按,还好,木棒没有断,说明还算比较结实,地乙就连忙起身,并同时握稳了木棒。

    又一次的看看四周,坏了,地乙发现找不到路了,更糟糕的是,也分不出方向了。

    迈出的半只脚,地乙又收了回来,用力摇了几下头,再看看树木草石,抬头望望天,看看月牙与星星,地乙还是分不清东西南北。不说方向了,现在地乙连具体是什么时间都不知道。

    山泉,对了,附近是有山泉的,想到这,地乙连忙蹑手蹑脚的四下找了起来。

    还好,山泉并不算难找,没费太大功夫,地乙就找到了山泉。一眼泉水,从两块大石之间缝隙里流出,汇成一个小水潭,然后形成个不到半尺来宽的小溪,向不知方向的下方流去。

    顾不得其它,地乙先弯腰用左手接了几口水喝,然后再用左手捧着水洗了几把脸。甩甩头,地乙感觉现在清醒多了。路还不知在何处,风还是那么的寒,站起身子,地乙开始找路。

    转了一圈,地乙还是没有认出来时的路。

    对了,俗话说“人向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刘家湾在山下,那自然是低处,那么沿着这山泉形成的小溪,是不是就能够走到刘家湾呢?

    除了这,地乙一时也想不到其它办法,就决定沿着山泉形成的小溪走。

    哗哗啦啦,地乙竟然听得这溪水流淌的分外响。一脚深、一脚浅,地乙沿着小溪边的草丛走着,时不时有不知名的小飞虫或小跳虫被地乙惊起。伴着或远或近的是不是鸟鸣或者兽叫,地乙紧握着右手里的木棒走着。

    走了半个时辰的样子,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坑坑洼洼、高高低低,特别是还要不时的用木棒拨开草丛来小溪,地乙觉着竟然比跟着父亲打猎还要辛苦。突然,地乙发现小溪不见了。仔细观察一番,溪水流至一棵大树树根处,竟然直接入了地,不在地面上流了。

    是谁说的“水向低处流”呢?

    回头看来处的路,深草、乱石、大树,哪里又有明显的路呢?并且即使能够做到原路返回,可不还是要陷入无路可走的地步?至于前方,除了茂密的树木就是茂密的树木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乱石杂草。

    挥了挥手里的木棒,地乙有点想哭,怎么就这么苦呢?先是不见了父亲,后是不见了老村师等人,现在连选择的方向都不见了?

    眼泪在眼圈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落地。

    看着手里的木棒,地乙突然有了个想法,既然不知道怎么走才好,那就向上苍问路吧,当然有人也称之为听天由命。一弯腰,地乙捡起了一个小树枝,这个小树枝还没有小拇指粗,长度最多五寸。拿着小树枝,地乙踏到小溪消失处,在还有溪水的地方洗了三两下这树枝。

    将小树枝举到眼前,稍微打量了一番,还好,看起来还算干净。选准小树枝的一端,地乙就一口咬了下去。没有太过用力,地乙怕把这树枝咬断。

    咬过一下,赶紧张开嘴巴、拿开树枝,呸呸吐了两下,地乙再看向这树枝,果然在这端有了一排清晰的牙印。看了看天上,月牙儿已到头顶正上方,再瞧周围的星星,地乙仍是分不出方向。

    放下木棒,地乙右手竖提着小树枝,使得被咬过的一端在上头、没有咬过的一端在下头,默念一声“走你”,地乙就将这小树枝竖着扔向了头顶上方。扔过之后,连忙一错身,地乙双眼紧盯着小树枝的移动位置。

    小树枝竖立着向上方升了五六尺的样子,然后向下落了起来。啪嗒,小树枝躺在了地乙脚边的草丛里。

    地乙连忙蹲下身子,仔细看向小树枝,看到有自己牙印的一端指向了一个未知方向。顺着这个方向看过去,仍然是深草、乱石、大树,看来这就是听天由命给自己指出的路了。

    地乙也知道靠这种方式来找方向的方式不靠谱,只是一时也想不出来其它办法,想着反正只能乱走一起,才选择了这种不是办法的办法。

    站起身来,好好看了一番这上天给指出的路,地乙决定牢牢记在心里。

    抄起之前放下的木棒,地乙就沿着上天指出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