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八章 坠入崖底(恭贺大家新年快乐)
    在靠“水往低处走”找路方法失败之后,地乙想到了上苍指路的方法。在或真或假的上苍给地乙指路之后,地乙就又开始行走了。

    嗒、嗒、嗒、、、

    地乙一脚踩下去,既担心有声音又担心没有声音。

    深草、乱石,能迈过去的就迈过去,能踏过去的就踏过去,能爬过去的就爬过去,对于大树,地乙就只能绕过去。至于说绕大树的时候,会不会方向有偏差,地乙却没有想到这些,只是想着向前向前。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地乙的身子突然向前晃了一下,赶快用手里的木棒向地上抵了一下才没有摔倒,原来正好是踩断了一根枯枝。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地乙突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四周早已无虫鸣鸟叫声,更不提小兽吠叫了,怎么如此安静?

    停下身形,将握着木棒的右手稍微松了一下,然后再次紧握木棒,地乙抬头向四周打量。些许的月光透过树木的枝叶缝隙,多多少少的还能看见两三丈内的情况。

    奇怪了,怎么这么安静了呢?一直顾着走路了,也没有在意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安静的,要不是因为走的实在太累了想着歇一会,还没意识到周遭的安静,地乙心道。

    除了树木就是树木的影子,除了杂草就是杂草的影子,地乙看不出什么明显异常。望一望来时的路,也称不上路,只是自己走过而已---只有一片杂草与低矮的树枝,连个脚印都看不出。要不是三尺之内的杂草还在向两旁倾斜着,地乙连来时的方向都看不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走?

    擦一擦头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汗水,地乙决定还是顺着之前的方向走。

    再走没几步,地乙照例向前迈出了左脚,啊?一脚踏空,身不由己的前倾,地乙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倒了过来,然后两耳生风,整个身体呼呼的向下坠去。

    开始的时候,地乙啥都来不及想,只是听风与听风。结果落了好一阵,感觉身体仍然在下落,地乙这才意识到不好,有些像是坠悬崖了。

    怎么这么巧,就坠悬崖了呢?难道这就是上苍指出来的好路?

    眼睛强忍着山风,睁开一条缝,只看到了下方的黑乎乎,然后双眼就流出了眼泪,完全模糊一片。赶紧闭上眼,地乙这个时候想起了父亲,不知道父亲在干什么呢?会不会做梦梦到自己坠崖呢?

    不行,不能就这样坠下去,总要做点什么,地乙两只手就四处乱划拉着,试试能不能抓住什么东西。

    之前捡的木棒,早已不知道被扔在了何处,地乙一直划拉着手,可仍是啥也抓不到。

    砰!咣!

    随之全身发疼,地乙发现已经停止了降落,落在了类似泥潭的地方。抬抬手,伸伸脚,发现除了火辣辣的疼外,手脚竟然都可以活动。

    看看黑乎乎的四周,努力把身子摆平衡,认准了一个方向,地乙向前划拉着。还好,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地乙就感觉踩到了坚硬之处。

    再向前走几步,伸出的手落在了水里,地乙赶忙挪动几步,使双腿也站在了水里。还好,水不过及腰深。

    捧着水,地乙胡乱洗了两把脸,这时候隐隐约约看见了所处位置。自己正站在水里,向前几尺外就到了岸边,而身后是暗红色的河泥。

    这个时候,天已蒙蒙亮。顾不上害怕,地乙先走上了岸边。

    再次洗洗头、洗洗身上,也不管湿漉漉的衣服,地乙就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冷不丁一晃头,对了,这是到底到了哪里?

    先是来西山郊游,然后是睡着了,结果睡醒后已入夜,并且看不到村师与学伴,又迷了路分不出方向,接着顺着小溪走后又靠上苍指路的,结果七走八走之下好像是坠崖了,哦,现在是在崖底下。

    一抹金灿灿的阳光洒了下来,地乙终于能看清了,来过的路,几尺宽的清澈河水,留到了低洼青色石碓处就不见了,应该是入了地下。三尺来宽的石碓,上方紧挨着看不出多高的青色崖壁。

    河水另一侧是暗红的淤泥,淤泥看上去有几十丈或者更宽的样子,一直伸向了远方缝隙深处。

    几十丈淤泥上方,就是陡峭如刀削的崖壁,这处的崖壁一侧与石碓处的崖壁连着,另外一侧沿着河流的上游延伸着。崖壁下方与淤泥之间,大概半人来高的山缝,山缝一直伸到里面看不清的位置。

    地乙的前方,是一处类似广场的空旷之处,地上布满了小石子,没有草也没有树木,更不提飞禽走兽与虫豸。

    打了个冷颤,地乙这才想起来应该晾晾衣服。身子缩在一团,一边忍着饥饿,一边等着衣服尽量干一点,地乙同时四处打量着。

    广场有四五十丈宽,至于长度,一侧是到河流消失处的崖壁,另外一侧也是沿着河流的上游延伸。乍看像个广场,实际上应该是宽一些的通道,不过四五十丈宽的通道,地乙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了老大一会儿,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地乙就摸向了平铺在石子上的来晒的外衣,竟然热乎乎的可以穿了。

    穿好衣服套上鞋子,地乙决定找找看有没有能够上去或者出去的路。

    首先是看看广场的边沿,地乙一边慢慢走,一边看两边地面,自己拇指指头大小的石子铺满了地面,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厚以及怎样形成的。

    弯腰捡了两颗石子,青色的、亮亮的,除了棱角分明与大小都一样,看不出与村子里的石块有其它多大区别。

    手指缝一张,让石子落到地面,地乙继续前走。四五十丈的距离,没费多长时间就走到了尽头。

    说是尽头,实际就是没有石子地面了,变成了一堵高高的崖壁。高不见顶,与地乙落下的位置处崖壁高度应该差不多。崖壁也是青色,上下相当光滑,就像镜面一样,并且还能映出自己的影子。

    崖壁顺着河流的方向向两侧延伸,不知道更远处是否会有变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