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十章 玄剑出世
    ..,

    ,

    地乙一弹手指,敲响了歪脖子树上的铜钟,“当”、“当”,两声清脆的钟声响起。敲过铜钟之后,地乙就找了个路边的大石坐了下来。

    等了差不多一刻钟,从山上由远及近飞来两个人影,看来就是紫青派的执勤弟子了。那两名弟子,面色年轻、潮气蓬勃,大概最多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收了所骑飞剑,两弟子就站好身形。

    其中一名弟子道:“刚才是谁敲钟?打扰我们修炼,该当何罪?”

    另外弟子一指地甲所坐的方向,道:“在那边呢,看满头白发的样子,肯定耳朵不大好用,我们走近点吧。”

    “要走还是你走过去吧,我先喘口气,这乘飞剑飞行潇洒是比走路潇洒了,竟然晃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先前那位弟子道。

    “就你矫情娇气。”说完这话,后面这位弟子就朝地乙的方向走来。

    地乙坐在大石上,从之前两位弟子的方向看过来,只能看到侧影的满头白发。若不是一身道袍,后面这位弟子也不想走过来。满头白发的一身道袍,肯定是资质相当的差,过了百岁还没有到金丹期的,说不准现在还没有到金丹期呢。

    “哎,快点过来。”后面那位弟子猛然停下脚步,对前面那位弟子喊道。

    “喊啥啊?”前面那位仍停在远处不耐烦的回道。

    “过来就知道,我怎么看这位有点面熟啊?快点!”后面那位道。

    前面那位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

    “哎,还真有点面熟。难道说我们苍明大陆流行天下第一人的装扮了?那头发、那衣服、那面相,还真相当的像啊”前面弟子道。

    看两位弟子走近了,地乙站起身来。

    “你别说,站起来后就更像天下第一人了,如果脚下踏着祥云,那就不是一般的像了。”后面那位弟子,指着地乙对自己同伴道。

    地乙微微一乐,拨了拨挡在脸前的几缕白发,道:“是这样的祥云吗?”说完这话,地乙就飘了起来,脚底下踏起了祥云。

    “对对,就是这样的祥云,这样肯定是像天下第一人的第一人了,这样的话、、、”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这位弟子的嘴巴就被前面那位弟子给捂住了。

    前面弟子见后面弟子住口了,就松开手,向地乙一躬身施礼道:“紫青派执勤弟子明月拜见地乙前辈。”

    啊?这真是地乙前辈?后面弟子连忙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躬身施礼道:“紫青派执勤弟子和风拜见地乙前辈。”

    地乙又落下祥云,笑道:“你们怎么知道本座就是地乙呢?也许只是装扮冒充的呢?”

    前面叫明月的弟子忙道:“众所周知,乘云之术是地乙您老前辈的不传之秘,全天下只有前辈您会。再说了,凭您的英明神武,谁敢冒充您呢。”

    “对对,凭前辈您的英明神武,谁敢冒充您呢。”叫和风的也在旁边附和道。

    看这明月、和风两弟子的表现,地乙心道,紫青派不愧为除宁天门外的最强派啊。

    得知地乙到来,紫青派的掌门与第一太上长老亲自下山来迎接。接到紫青派的会客大厅,双方落座,上过茶水,紫青派掌门道:“不知地乙前辈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大家都知道,地乙说话、做事都不喜欢拐弯抹角,都是直截了当、有一说一。别人跟地乙谈话的时候,也就直截了当、有一说一。并不像有的人,见面后先谈谈天气不错之类的,都能因谈的口干舌燥而耗掉三壶水,还不知道到底谈话主题是啥。

    喝了一口水,放下茶杯,地乙道:“说来惭愧,昨日本人因故受伤,经天机显示,要想恢复,需要贵派一物,特来寻求,不胜感激。”

    “啊?前辈也会受伤?”旁边紫青派的第一太上长老道。

    地乙点了点头。

    “不知前辈所需何物?”紫青派掌门道。

    “天机显示,需要贵派灵兽之王之舌,当然你们放心,不需要整条舌头,最多半条就够了。”地乙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说完这话,地乙就感觉,好像自己若吃不到这灵兽之王的舌头,还真有可能自己舌头落下病根。

    “啊?灵兽之王的舌头?前辈可知道在紫青派建派之初,灵兽之王就作为护山神兽存在我们门派了。这么多年来,为紫青派立下汗马功劳,是我等小辈拍马都不及一二的,不妥啊。”紫青派掌门直摇头道。

    “本座不会白要的,这自然会让你们放心。”这个时候的地乙,就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了,说的还相当的理直气壮。

    “不妥不妥。”紫青派掌门仍旧道。

    旁边的紫青派的第一太上长老忙向紫青派掌门使了个眼色,并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前辈先去客房休息休息,我们明天再讨论这个事情?”

    看看天色,的确不算太早,已经傍晚,地乙道:“好,别忘了给本座准备些美食,本座可以付灵石的。”

    “这个现在就可以说定,肯定会准备美食,并且不需要前辈任何灵石。”紫青派的第一太上长老忙道。

    在四大修仙门派,大家都知道只有地乙还保持着一日三餐的习惯,据说就算是在打坐修炼过程中,到了饭点,地乙也会中止修炼去吃饭。

    待地乙离开了会客大厅,紫青派第一太上长老忙施展了个法术,来防止大厅外的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太上,地乙前辈想要我们灵兽之王的舌头,不管是今天讨论,还是明天讨论,都是不妥啊。”紫青派掌门道。在紫青派,第一太上长老也是被尊称“太上”。

    “本座也知道不太妥,这地乙前辈很可能是要先礼后兵啊,我们总要想想对策吧?”紫青派第一太上长老道。

    “想想对策?有啥好想的?难道还能对付的了这天下第一人,是我还是太上您啊?”紫青派掌门有些垂头丧气的道。

    “自然不是你对付这这天下第一人,也不是本座对付,可是我们可以出难题啊,难道出难题都不会吗?”紫青派第一太上长老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